返回

第93章“我要做爹!”

首页
  第93章“我要做爹!”

  “郭富成和张柏芝都没压住《荒岛奇幻之旅》,破两千万是铁板钉钉了啊!”

  华艺兄弟公司的会议室里,王宗军对暑期档的结果感慨不已。

  不算好莱坞电影的话,这个暑期档比去年《特务迷城》上映前的贺岁档都一点不差。

  去年贺岁档,除了《一只鬼的故事》,就《夏日么么茶》、《飞天舞》两部接近一千万的片子。

  那几部贺岁喜剧,和张一谋的《幸福时光》,都是100-500万,数量多,但是票房不高。

  而暑期档这几部电影,数量少,票房却一点不差。

  《我的兄弟姐妹》靠着观众的眼泪,很有可能也破两千万。

  《浪漫樱花》也可能拿一千万,《谁说我不在乎》也能拿五六百万票房。

  就这样,《荒岛奇幻之旅》目前来看,两千万票房也稳了。

  “谁说不是呢,这个唐言还真有两把刷子,一年策划了两部电影,都赶得上冯导的片子了。”

  制作部门总监张军直摇头,他们公司有冯晓刚坐镇,基本上每年一部三四千万票房的电影。

  这在国内也是蝎子拉屎独一份,什么张一谋、程凯歌都做不到。

  可是呢,一个年轻人,一年策划两部电影,全都大卖。

  虽然都比不了冯晓刚的电影,但是数量多啊,两部电影加一起,就抵一个冯晓刚了。

  一旁宣传总监杜洋补充而来一句:“准确地说是三部,还有一部科幻片《源代码》,贺岁档上映,从《一只鬼的故事》到《源代码》正好一整年。”

  乖乖...张军连连咋舌:“要是这个《源代码》也破两千万,一年可就六千多万票房了。”

  六千万是什么概念,国内市场连着好几年总票房都是八亿多。

  八亿多里面,还有一半是进口片。

  照这么算的话,唐言一个人就做到了国产票房的15%了。

  “杜洋你怎么知道那个《源代码》定档贺岁了?”王宗军问道。

  “对了,还忘了和王总汇报,之前听冯导说的,唐言前几个月去了趟《大腕》剧组,和冯导聊天提起来了。”杜洋回道。

  “这档期不要撞了,我得去找韩总说说。”

  王宗军皱了皱眉,倒不是怕那个《源代码》,虽然有个科幻片的噱头,但是一两千万拍个锤子的科幻片。

  关键唐言现在是韩总跟前的红人,500万成本的《荒岛奇幻之旅》都发行了130多个拷贝。

  这《源代码》一千多万成本,小两百个拷贝砸下去,就占了一半市场了。

  中影掌握着进口片发行,各省电影公司为了进口大片的拷贝,都得求着中影呢。

  一般情况来说,中影发行的电影,只要票房不差,相比其他公司的片子,各省电影公司都会给予优待。

  当然,要是有大爆的片子,各省电影公司还是优先看票房的,也不会为了讨好中影去舍弃自己的利益。

  《大腕》就是可以让各省电影公司不卖中影面子的片子!

  可关键的是,唐言策划的两部电影都大卖,这个《源代码》如果有《一只鬼的故事》、《荒岛奇幻之旅》同样的表现,各地的电影公司难免会关照一下。

  反正都能大卖,顺便卖中影一个面子,何乐而不为。

  毕竟《大腕》只是挂名在中影旗下,《源代码》才是亲生的,韩三坪又那么看重唐言。

  到时候票房一般般两千来万,占着那么多排片。

  没有足够的场次,本身能卖5000万票房耳朵《大腕》,结果只卖个4000万,损失就大了。

  不过,杜洋接下来的话,又让王宗军收回心了。

  “冯导也和唐言透露了《大腕》的档期,定在12月底,建议唐言12月初上映,免得到时候被《大腕》波及。”

  “也是应该的,唐言帮了我们不少忙,万一档期撞一起去了,咱们也对不住他。”

  王宗军一副我都是为了唐言好,大家都是朋友的模样,心里也松了口气。

  “对了,《源代码》是胡君主演,花姐你可以多和唐言联系联系,咱们的经纪公司刚刚成立,演员们都需要角色。”

  王宗军笑着看向王菁花,国内著名经纪人,刚刚结束了大家庭作坊式的模式,带着旗下艺人集体加入了华艺,胡君也是她带的艺人。

  王宗军说的,王菁花怎么不知道,只是有些苦恼:“唐言是北影出身,他那些同学,还有中戏的同学,关系都挺好,我们终究是外人呐。”

  三部电影的主角,只有一个胡君之前跟唐言没多大关系,这还是因为他的同学都太年轻,没人适合这个角色。

  “那就把他的同学都签过来!”

  王宗军也是异常果断,正好准备不惜代价把唐言挖过来,先从旁边的边边角角开始挖起。

  王菁花有些可惜地摇摇头:“已经晚了,黄小明被世纪元素签了,陈昆被周汛拉去荣新达,还有一个玩得好的祖枫在教书,赵微也早就有经公司了。

  中戏那边,刘晔前脚刚被常季红签走,那几朵金花也都有了公司,《源代码》的女主角曾藜倒是没有签经纪公司,但她的关系在总工会文工团。”

  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得了,王宗军想起唐言好像在《大腕》剧组塞了一个小群演。

  “把那个...那个叫什么的群演签了。”

  “王保强。”王宗磊补充道,他就这点强项,交际能力强,见过面的人,都能记得住,更别说王保强还挺有特点。

  “对,就那个憨憨的傻傻的,挺讨喜的那个。”王宗军有了些印象。

  ......

  开完会,王宗军把王宗磊叫到办公室来,商量了一下,怎么才能说动唐言。

  不过商量来商量去,无非钱、权、色三方面。

  色可以满足,最不缺的就是这个,环肥燕瘦什么样都能给他找来。

  钱嘛,冲着唐言质量不如冯晓刚,但是质量、数量一加,一年创造出的票房比冯晓刚还高,可以考虑给冯晓刚同等待遇。

  权...这就没办法了,想给也没得给。

  商量了好一会,王宗军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个和唐言有关系的人。

  “对了,陆钏不是唐言的师兄吗,不知道他们关系怎么样。”

  王宗磊回想了一下,《寻枪》当初开会,唐言来的时候,陆钏明显是认识的。

  “关系应该不差,唐言还挺热情的。”

  “那你去问问陆钏,顺便催一催他,唐言这边马上第三部电影上映了,他《寻枪》别还没做完后期。”

  说到这,王宗军有些烦躁,好歹500万资金投进去,也不是小数目。

  人家唐言,500万都都滚了两圈,一圈赚上千万,陆钏这一圈都没滚完。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都是北影的,陆钏还是导演系硕士,多读好几年书,差距怎么那么大。

  王宗磊也很无语,前天陆钏还打电话来诉苦、告状,让他管管江文。

  他拿头管,光电都管不动江文!

  不过一直拖着也不是个事,王宗磊就来了趟北影,陆钏和江文在机房剪片子。

  也没有惊动江文,王宗磊给陆钏发了个信息,出来谈。

  一见面,申请有些憔悴的陆钏又开始告状了。

  王宗磊听着头大,耐心等他说完,语重心长地劝道:“陆钏啊,不管是做妾还是做姨娘,总要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寻枪》就像是生孩子,一路难产,都十月怀胎了,还憋着生不出来。

  陆钏没想到王宗磊竟然让自己让步,猛地一下站起来,像是炸毛了的刺猬一样大喊:

  “凭什么我不是做妾就是要做姨娘,我要当正妻...不对,我要做爹!”

  做爹...我叫你一声爹行不!

  王宗磊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又意味深长地劝他:“再怎么拖下去也不是事啊,你那个师弟唐言,从去年的七月份到现在,两部电影都上映了,还全都大卖,马上下一步电影《源代码》也要跟着上映。”

  “《源代码》要上映了?”

  陆钏吃了一惊,他也挺关注这个文学系师弟的。

  同时也对唐言的速度感到惊奇,大家一起拿到的投资,这边刚拍完电影,他两部电影拍完都上映了。

  王宗磊最擅长人际交往,一看陆钏这样子就知道有戏。

  年轻人,最受不了比较,尤其是受不了自己不如比自己年轻的人。

  哪怕是朋友、关系好,潜意识的自尊也会有影响。

  “快了,好像11月就能上映了,你这个师弟能力没的说,速度也快。”

  12月上映,被王宗磊说早了一个月。

  陆钏计算了一下日子,《寻枪》的剪辑加后期,有江文在捣乱,照这个进度的话,起码还要三个多月。

  那就要十月底才能出成片了,审核也要大半个月,到时候恐怕真的要在《源代码》之后才能上映。

  而且12月《大腕》上映,肯定不能自己人打自己人,最快也要明年1月了。

  那时候,《源代码》都下画了。

  同时筹备的电影,师弟唐言三部电影下画,票房都很好,而自己这个师兄,还没上映。

  尤其是想起去年那天在中影门口遇见的时候,自己还口口声声说让唐言来《寻枪》剧组帮忙,跟着学习学习,陆钏脸上就火辣辣的。

  成了!

  王宗磊见陆钏这脸色不断变化,心下打定,到底是年轻人,受不了刺激。

  可是,陆钏的话又让王宗磊脸拉了下来。

  “不行,《寻枪》是我的电影,谁也不能抢走它。除非我死了!”

  陆钏梗着脖子,语气无比强硬。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没的商量”四个大字。

  你特么属驴的啊!

  没辙了,愣头青根本劝不动,打一顿都没用。

  王宗磊只能又去机房找到江文,大家都是熟人,大院子弟,也就直说了。

  “老江啊,《天地英雄》那边还等着你呢,就别跟陆钏在这较劲了。”

  江文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投影在小型监视屏幕上的画面,头也不回地说道:

  “《天地英雄》不急,拍那片子就为了赚钱,换人也无所谓,但《寻枪》是我的热爱!”

  ...一个搞艺术电影的,张口就是为了赚钱。

  王宗磊无语,语重心长地劝道:“但是说到底陆钏才是导演啊,你这么欺负他,传出去别人怎么想,说江文霸陵年轻导演?”

  “我怎么欺负他了!”

  江文回过头,直直地看着王宗磊,手指头指着自己:

  “《寻枪》的剧组是我帮他筹备了,钱是我给他找的,剧本我是帮着修改的,又给他当演员,还当监制,这是欺负么?”

  说着,江文有些生气了,一巴掌拍在剪辑台上,右手指着大门口:“如果这算欺负,一大把年轻导演都巴不得被我欺负!”

  “是,你确实为了他好,我都明白,可陆钏他不这么想,这半年没少跟我们诉苦,圈子里都在传你欺负他。”

  “放屁!”

  “你是不知道,陆钏有一次大半夜的,苦着给我给我打电话诉苦,你说我能怎么样,要是他爸、他姑姑知道了,我怎么说。”王宗磊开始编故事了。

  “...他哭了?”江文沉默了。

  “哭了,虽然忍者,但是听声音听的出来。”王宗磊叹了口气,脸不红心不跳。

  “算了算了,剪辑我不管!”

  江文一把从椅子上站起来,放下手里的剪刀,感觉无比烦躁。

  人家都哭了,再继续下去也没意思,这不成强尖了。

  况且《鬼子来了》让华艺赔了一大笔钱,江文自己不在乎,但是多少也有些愧疚,就算是还个人情吧。

  王宗磊要是知道,《鬼子来了》赔的那一大笔钱,就换来这么一个不痛不痒的人情,估计会后悔劝江文。

  “你也别跟他计较,就孩子气,以后懂事了会念你的好的。”

  “行了,你把他叫来,我走了。”

  江文就这么有些不舍地离开机房,前脚走,王宗磊立马给陆钏发信息。

  见江文真的走了,陆钏大喜,连连向王宗磊道谢。

  “陆钏啊,这次可是你自己当爹又当妈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劝住了江文,电影后期好好做。”

  王宗磊一副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江文的样子,陆钏越发感激了起来。

  “对了,我问你个事,你跟唐言很熟吗,在学校关系怎么样?”王宗磊说回正事。

  唐言?

  陆钏如愿以偿当爹了,也没意识到王宗磊问这话的意思,想了想,拢共就见过五六次吧,也就如实说了:

  “不是太熟,在学校也就见过面,这一年就是他两部电影首映礼、庆功宴我去了一趟。”

  不熟?

  王宗磊简直日了狗了,费劲巴拉地帮你搞定江文,结果给我来句不熟?

  ......

  唐言倒不知道有人想方设法地要“设计”,知道了也没闲工夫管别人怎么样。

  离开《源代码》剧组一段时间之后,那边转移到了魔都拍摄外景戏份,也快杀青了,唐言也飞了趟魔都。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