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9章可怜的娃

首页
  第9章可怜的娃

  北五环的北沙滩大杂院,住着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北漂群演。

  一到晚上,群演们都回来了,院子里就满是人间色相。

  舍家弃业的北方大汉,酷爱武术,有事没事就对着电视剧练招式,最后却只能靠给人搬货填饱肚子。

  有自诩眼睛比赵微大,身材比赵微好的女孩,誓死不从潜规则,最后去了夜总会坐台。

  有人整天抱着一本斯坦尼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动不动就拉着别人切磋演技。

  今天大杂院里有些安静,所有人都聚在一起,看着破电视里放的《喜剧之王》。

  “有没有有台词的角色啊?”

  “没有。”

  “没有台词,露一张脸也行啊。”

  “没有。”

  “完全看不到的有没有?”

  “我现在就看不到你啊!”

  群演们看着周星池恳求角色,看着看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

  电影看完,群演们各自散去。

  王保强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重复着过去一个星期做的事,不断在糊墙的报纸上写着自己的名字。

  有室友不理解:“我说保强,你在那练什么字呢?”

  王保强认认真真地写着自己的名字,头也不回地说道:“我练签名呢,要是以后当大明星了,要给人签名的!”

  室友们全都愣住了,接着哄堂大笑。

  有人凑了过来,笑道:“大明星,给我也签个名呗?”

  “现在不行!”王保强道。

  “为啥?”

  “我字难看,等我练好了才能给人签。”

  那人又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王保强是不是认真的。

  “那你咋就那么有信心能火呢?”另一人问道。

  这次王保强转过头来,一脸认真地说道:“连葛忧老师都摸了我的头,那么多人呢,不摸别人的,偏偏摸我的,而且还有一个不认识的老师也拍了我的肩膀。”

  “你当时武侠小说,给人摸骨呢,一摸就知道有没有天赋。”

  众人“切”了一声,言语里还是有些羡慕。

  王保强充耳不闻,继续练习着自己的专属签名。

  .....

  第二天,王保强一大早继续在北影厂门口蹲着等活。

  一大早,又是没活的一天,过去一个星期,他只接到了一个活,剩下的时间都去大厦做清洁工,也没有再碰到葛忧和那个年轻的老师了。

  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摸我?

  这个问题,王保强思考了好几天,可是一直没有答案。

  就在他苦思冥想的时候,突然余光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连忙起身,一路小跑迎上去,一边还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

  一个急停,在来人面前刹住了车。

  “老师您好!”

  “...你好。”

  唐言被吓一大跳,还以为王保强要对他来个滑铲呢。

  刹住车的王保强抬头看着唐言,把手上的照片递过去,有些结巴着说:“老师,我叫王保强,在少林寺学过六年武术,这是我的照片,您要是有适合我的戏可以找我,我一定能演好!”

  看着王保强那招牌般的表情,稍微低着点头,眼睛往上瞅,露出眼白...唐言笑笑,接过照片,问道:“你平时都这样都见人发照片?发了多少了?”

  见唐言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看都不看就扔了,王保强连忙道:“我也不知道,应该有几百张吧。”

  “别人怎么回你的?”唐言看了眼王保强口袋里露出一个角的几张照片。

  “他们说我普通话都说不好,身高也矮,当不了演员。”

  王保强说着眼神一黯,紧接着又充满了斗志。

  “我想演戏,老师您给我一个机会吧!”

  唐言摇摇头,扬了扬手里的照片:“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就给我塞照片?”

  王保强老老实实地道:“不知道,不过我看见您和葛忧老师有说有笑的。”

  不知道是该说机灵还是单纯...唐言想了想道:“这样,明天早上有个剧组会开车来拉一批群演,你跟他们走。”

  ......

  北影厂的会议室里,唐言和冯晓刚、石槺、李小明将《大腕》第三稿的剧本从头到尾再次理了一遍。

  一个星期前确定了剧本的整体架构和剧情、人物之后,这一个星期里石槺也把第三版的剧本写出来了。

  石槺的能力没的说,要不然冯晓刚不会找他来写剧本了。

  基本上和唐言印象中的成片没多大区别了,可是关于结局,冯晓刚还是不怎么满意。

  “这个故事太疯狂了,前期铺陈很大,不光是尤忧无法脱身,我们也没办法结尾了。”

  冯晓刚有些可惜地说道,剧本里最终尤忧无法收场躲进了精神病院,他也何尝不是如此呢。

  “那,要不然来个戏中戏?”石槺建议道。

  “也只能这样了。”冯晓刚点点头,忍不住又转头问向唐言。

  “唐言你有什么好想法吗?”

  这第三稿的剧本,大部分就是在石槺的第二稿剧本,加唐言的提议结合得来的,非常对自己胃口。

  结尾搞不定,冯晓刚下意识地就问唐言。

  我能有什么好想法....唐言其实没有多思考《大腕》,都是以成片为基础提建议的。

  不过想了想,唐言灵机一动:“要不然戏中戏中戏怎么样。”

  一开始的结局是尤忧他们躲进精神病院,石槺的戏中戏是躲进精神病院,成了泰勒电影中的一部分。

  而戏中戏中戏就是,泰勒拍葛忧躲进精神病院,也是一部电影里的一场戏,是泰勒在国内经历的纪录片的一场戏。

  就是套娃,套了一层又一层。

  有点绕,冯晓刚愣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忍不住一拍大腿,一脸的兴奋。

  “妙啊,这样观众都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了,这究竟是泰勒在国内经历的纪录片,还是安排好的情节,都不确定了,正和那些虚假的广告一样,没有一样是真的!”

  这个结局一下子就升华了主题,冯晓刚简直太满意了,看唐言也越发地顺眼了,他忍不住说道:“唐言,要不你来我工作室吧。”

  来自“贺岁档之王”的亲自邀请,可是冯晓刚没有从唐言脸上看到任何惊喜。

  “谢谢冯导,我在规划中心挺好的。”

  开玩笑,堂堂穿越者,去给冯晓刚当编剧,脑子被门挤了。

  也就是这时候冯晓刚还没以后那些黑点,唐言才尽心尽责地履行自己的工作义务,要不然才懒得说这么多意见。

  冯晓刚长年在大院子弟身边当跟班,现在功成名就了,也是个心气特别高的人,就没有强求。

  不过,《大腕》唯一一点瑕疵的结尾也补上了,这比什么事都重要。

  事情办完了,就该吃吃喝喝了。

  去酒店之前,唐言找到冯晓刚的选角副导演。

  “黄导,明天故宫群戏的群演订好了吗?”

  “还没呢,明天一大早我派人来北影厂们口拉就行了。”选角副导演黄帝说道,群演这种小角色都不用他出马,派个助手就行了。

  没错,冯晓刚的选角副导叫黄帝,和上古时代五帝之手的黄帝同名。

  唐言刚认识的时候都惊呆了,亏他父母想得出来这种名字。

  “我有个朋友也是群演,到时候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把他也带上。”

  说着,唐言把王保强的照片递给了黄帝。

  “没问题,明天我亲自来拉群演,让他在电影厂门口等着就行。”

  多大点事,一个跑龙套的角色,黄帝一口就应下。

  “谢谢黄导,有没有镜头无所谓,有活就行。”

  唐言也没有给王保强争取什么角色,他不需要帮忙都会成功,况且没有系统地学习,没有人教,就少不了这段艰苦的群演经历。

  后来很多演员名气越大,演技反而越退步了,30多岁演的还不如20岁刚出道的时候,很大一方面是缺少了阅历。

  年轻还有灵气,年纪越大就完蛋了。

  ......

  中午唐言没喝什么酒,《大腕》的工作忙完了,他该忙自己的事了。

  休息了一会,就拿着《一只鬼的故事》的剧本,直奔中影而去。

  巧的是,又遇见熟人了。

  上次还把忐忑写在脸上的陆钏,这次确满脸春风地从中影出来。

  “唐言,这么巧又碰到你了。”

  还不等唐言打招呼,陆钏紧接着又笑道:“正好我新电影的投资落实了,男主角找了江文,很快就开始筹备了,到时候你等我通知,来我组里帮忙。”

  ...啊这。

  我都忙的要死,哪有功夫去你那《寻枪》剧组凑热闹。

  而且,肯定是请到了江文主演,才能拉到投资,到时候电影一开拍,估计就该哭了。

  可怜的娃啊。

  不过看陆钏那脸上藏不住的笑容,唐言也就随口应下,反正自己到时候没时间去。

  “恭喜师兄,那我就等着了。”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