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7章 富在深山有远亲

首页
  第47章 富在深山有远亲

  “《一只鬼的故事》票房破千万,成贺岁档最大黑马!”

  “处女作票房破千万,新生代导演宁昊填补贺岁档空白!”

  “贺岁不喜,四部喜剧电影全部折戟,鬼片《一只鬼的故事》脱颖而出,上映仅八天票房已破千万。”

  “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十五年间国产恐怖片近乎爵迹,《一只鬼的故事》能否带动盛极一时的国产恐怖片走上另一个新台阶?”

  “最天才的新人导演,最悲情的男主角,最惹人怜爱的女主角,《一只鬼的故事》另辟蹊径,在市场萎靡的今天,用创意为国产小成本电影展示了新的方向。”

  ......

  这个年代电影相关的新闻总是充满了滞后性,直到下午,三大门户网站才开始报道《一只鬼的故事》票房破千万的情况。

  一千万票房,都能排进2000年票房前十五名了,至于华语电影里,也排在第7名。

  去年一年,只有7部国产电影破千万。

  其中只有《生死抉择》、《一声叹息》这两部,是纯正的内地电影,另外几部都是港片。

  而《生死抉择》是主旋律,《一声叹息》是冯晓刚导演的。

  尤其凸显《一只鬼的故事》这种三无电影的难得,为此韩三坪在集团会议上,还和几位副总吵了一架。

  “我坚决不同意增加拷贝!”

  主抓发行的副总经理马东明一口否决了韩三坪,在原有117个拷贝上,继续增加拷贝的提议。

  至于理由也很充分。

  “虽然《一只鬼的故事》票房很漂亮,不过已经上映快10天了,部分首轮电影院即将下画,接下来临近过年,观众减少,117个拷贝足够应对第二轮放映。

  况且《特务迷城》马上就要上映,我们的300个拷贝会把市场填满,根本没有《一只鬼的故事》的生存空间!”

  所谓的首轮,并不是以前统购统销,按省、市、县层级发行的意思。

  一般来说,内地是这样的,比如一个省会城市有二三十家电影院,而拷贝不可能让二三十家电影院同时放映,就会挑地段好的几家,或者十几家,做首轮放映。

  过一个星期左右,这些电影院就不放了,给其他电影院。

  交替放映,然后省会放映了一段时间,就把一部分拷贝下发给其他地级市,最后是县城。

  要不然所有电影院同时放映,需要太多拷贝了,毕竟那么国内两百多个城市呢,下面还那么多县城。

  甚至很多省会首轮都轮不到,一些省会可能东部沿海地级市都放映了,那边省会才开始放。

  所以放映周期特别长,国庆节上映的《一声叹息》、《卧虎藏龙》至今还在一些小城市H县城放映。

  后面放映的,票价也不一样,首轮都是十五二十块,好莱坞片更高,甚至京城、魔都四五十的票价都有。

  时间越往后,越小的地方,票价越便宜,轮到小城市H县城的时候,很多都是五块了。

  先看的贵,后看的便宜,就是这样。

  后面票价便宜,加拷贝就划不来了,毕竟洗印厂的成本就快8000了,中影买来要一万一个。

  没有毛病的理由,也没有人反驳,董事长杨部亭也点点头,看向韩三坪,不过没吭声。

  韩三坪沉声道:“即便还剩下一个星期的黄金黄金周期,我们也不能就此放过了,哪怕效果降低,也要尽可能最大限度地挖掘票房潜力!”

  马东明据理力争:“现在市场上已经出现了盗版,以他们的速度,很快盗版会比拷贝先一步铺满全国!”

  上映不到10天出盗版,准确地说,自从票房盖过《幸福时光》开始,元旦那天就有盗版了。

  “连盗版商的商业嗅觉都比我们敏锐,一步慢步步慢,还被别人走在前面去了!”

  韩三坪气急反笑,本来元旦他就想直接一次性把拷贝扩大到150个,但是在会上没有被通过。

  他管的是电影制作,抓制片环节,发行方面没有绝对的话语权。

  见韩三坪说的有些过分了,董事长杨部亭轻咳两声,也开口了。

  “老韩啊,我们是国企,不要光看钱,更多的要承担社会责任,对行业负责、对领导负责......”

  说了一堆,杨部亭来了句不过:“听说各省电影公司都在要拷贝,这样,就加20个,我想应该也够了。”

  一把手的话,也算是对这场争论画上句号。

  20个就20个吧,总比没有好。

  韩三坪带着闷气回到了办公室,想了想拿起电话。

  “领导,关于开放民营企业电影制片、发行经营许可......”

  ......

  千万票房是一个分水岭,更何况是八天破千万,《一只鬼的故事》也彻底引起了整个行业的关注。

  不管是《幸福时光》扑街了的张一谋,同是新人导演却扑街了的丁盛。

  同是爱情片,受影响比较大的《夏日么么茶》。

  主演《防守反击》的曾志韦,即将上映的几部港片,一些香江导演、演员,都惊讶于内地什么时候又出了部大卖的电影。

  《大腕》剧组拍戏的冯晓刚,得到消息的时候也愣住了。

  王宗军也立即对唐言和宁昊展开了调查,王宗磊更是直接飞往横店,找到了正在拍摄《天下无双》的赵微。

  “唐言?”

  看着这位风尘仆仆的王总,京城民营电影公司的数得着的人物,大老远跑来向自己打听唐言的消息,赵微都愣住了。

  难道不认识?不可能啊...王宗磊之前偷偷地打听了一下,唐言虽然是文学系的,不过一直和表演系走的很近,还有人笑白瞎了一副帅气的长相,应该去表演系才对。

  96届表演系,赵微名气最大毋庸置疑,唐言既然和表演系玩的挺好,不可能和赵微不熟啊。

  “唐言我倒是认识,不过就是同学,王总找他干嘛?”赵微有些奇怪道。

  这下轮到王宗磊懵逼了:“赵小姐你们是同学,难道不知道《一只鬼的故事》,是唐言编剧、监制的?”

  《一只鬼的故事》?

  赵微想起来了,他们还去客串一把龙套,自己当时抱着拓展人脉的想法,想去认识一下那位导演去的,结果搞的特别尴尬。

  刚拍完《少林足球》,又进了《天下无双》的组,忙的要死,贺岁档也没有冯晓刚,赵微就没怎么关注。

  宾馆也没电脑,报纸也没怎么看。

  难道?

  赵微隐隐想起在剧组听到有人说,张一谋的《幸福时光》首日才40多万票房,输给了一部恐怖片。

  在那之前,圣诞节《飞天舞》和《夏日么么茶》首日都是一百万左右,她也就没关注过这部恐怖片。

  赵微渐渐有了些怀疑:“王总,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剧组封闭拍戏,那部电影怎么了?”

  我特么...这叫玩得好?

  同学主导的电影大卖了,八天卖了一千万票房,竟然一点都不知情?

  以为拍了周星池的《少林足球》,和刘德桦、梁超伟搭档了《决战紫禁之巅》、《天下无双》,就看不上其他人了?

  不过,也不像是装的啊。

  王宗磊当下就把大概的情况和赵微说了下,主要是八天破千万。

  嘶!

  八天破千万?

  大冬天的,赵微倒吸一口凉气。

  这下也大概知道王宗磊来找自己干嘛了,不过自己确实和唐言不太熟,甚至还吵过架。

  不过,还是一口应了下来,答应做个说客。

  王宗磊走后,赵微想给唐言打个电话,不过拿起手机,又想了想。

  去和导演刘振伟请了假,直奔横店的电影院。

  横店的电影院还没轮到拷贝,问了下义乌、金桦也没有,只能从义乌机场直飞宁杭。

  花了好几个小时,一路奔波,找了家电影院,蒙的严严实实看了场《一只鬼的故事》。

  这片子她还没看过,首映礼的时候还在拍戏,加上之前在片场有点尴尬,也就没去。

  认认真真地看下来,赵微不得不承认,片子拍的确实好。

  只是,那场客串的戏,自己怎么没露脸?

  不过赵微没有深究,看完电影,组织了一下语言,给唐言拨了过去。

  “喂?”

  那个有些讨厌的声音响起,在学校里就不把自己当大明星看,没少吵架。

  不过如今唐言操盘了一部八天破千万票房的片子,赵微倒觉得没那么讨厌了,有能力就有傲气的资本。

  “唐言,恭喜《一只鬼的故事》票房大卖啊,这几天忙着拍戏,也没向你祝贺,电影拍的真好,我看了五六遍,哭的不行,实在是太感动了......”

  赵微挑了些刚才看的比较感人的情节说了说,刚看完记忆深刻还没忘。

  “谢谢,这么忙还特意打电话过来,耽误你拍戏了吧,改天回京城有空吃饭”

  改天、有空。

  有些人,屁股一撅就知道拉什么S。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客套了一番,唐言挂掉电话。

  “谁啊?”靠在唐言怀里的高媛媛听到了女孩的声音,仰头噘着嘴问道。

  “赵微,富在深山有远亲呐,这不探亲来了。”

  不过,听她的话,好像还真看了好几遍《一只鬼的故事》,情节记得那么清楚。

  唐言摇摇头,低头在高媛媛诱人的红唇上啄了一口。

  一听是赵微,高媛媛立马放心了,没好气按住一直在作怪的大手。

  “接电话也不正经。”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