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5章破千万

首页
  第45章破千万

  “《幸福时光》票房惨淡,张一谋遇滑铁卢。”

  “首日票房仅43万,张一谋初涉贺岁档不敌新人导演宁昊,《一只鬼的故事》首周末326万票房称霸贺岁档!”

  “贺岁档集体预冷,《一只鬼的故事》一枝独秀,年度最凄美的爱情,引发观众共情!”

  “《一只鬼的故事》在京城各大高校引起强烈反响,年轻的大学生们对电影推崇备至,更称是看过的最感人的爱情片。”

  “陈昆、高媛媛共谱史诗爱情,引爆泪腺,赚足了眼泪!”

  “一只披着床单有些滑稽的鬼魂,陈昆不露脸、不出声,演绎了年度最悲情角色。”

  “爱人离世,清嘴女孩高媛媛绝望落泪,长达三分钟的长镜头令人动容,观众纷纷表示心疼。”

  ......

  《一只鬼的故事》不光是压倒了张一谋的新片,也是目前唯一一部单日票房破百万的电影。

  虽然之前两部好莱坞电影都破千万了,上映了一个星期的《飞天舞》和《夏日么么茶》票房都超过了五百万。

  不过《一只鬼的故事》更明显才是目前贺岁档最具票房潜力的电影。

  这个成绩,也让业内人士大跌眼镜,没有人能想到,张一谋第一次参加贺岁档,就如此惨淡,还是被一部新人导演的电影完败。

  各省电影公司也没想到,不过这时候可是后悔到了极点,纷纷打电话给中影要求增加拷贝。

  有的直接连夜赶到京城,堵在了洗印厂。

  “韩总,先给我来10个拷贝吧,电影院那边催的急啊,观众都都在投诉了。”

  说话是辽沈电影公司的副总,之前沈洋和滨城各要了一个拷贝,前两天还勉强够用,可是31号已经有很多观众都买不到票了,有的堵着电影院骂人。

  “哟李总,之前不是还嫌两个都多吗,这次您干脆也让给我们算了,反正你们东北人主要看赵本善。”西川电影公司的女老总揶揄道

  辽沈公司的李总也是心里苦啊,本来想着《幸福时光》是赵本善主演,在东北大本营肯定受欢迎。

  他一口气要了15个拷贝投放在辽沈省,结果这15个拷贝产出的票房,比《一只鬼的故事》两个拷贝都多不了多少。

  大大地失算了!

  算了,不跟女人一般见识,李总一本正经地道:“本来让给沈总是没问题的,不过辽沈四千万老百姓辛辛苦苦一年,马上过年了,都等着电影看,下次,下次让给沈总。”

  “别下次了,《幸福时光》让了你,这次10个拷贝先给我们。”

  崇庆电影公司的周总着急忙慌地擦着汗,他们那一个拷贝五家电影院共用,结果因为时间太急,这家电影院晚了几分钟,那家又出点什么事,全特么乱套了。

  “你吃得下10个拷贝吗,屁大点地方!”

  周总挺着大肚子反驳:“我们崇庆人多,山也多,拷贝运输不方便,大家体谅一下,都不容易。”

  “咦...我记得崇庆公司不是有摩托车吗,难不成摩托车也堵车?”

  “别吵了别吵了,我离得远最急,各位先让让我,香江同胞都跑来深镇看电影了,千难万难难自己,都不能让同胞失望啊。”

  说话的是粤东电影公司赵总,广洲和深镇两市也只要了两个拷贝。

  原因嘛,《夏日么么茶》是港片,《防守反击》是曾志韦主演,过几天还有程龙的《特务迷城》和梅兰芳的《钟无艳》。

  可是《夏日么么茶》一部片子撑不起两大城市,《防守反击》扑街了,在粤东首日才拿到2万块钱票房,跟《一只鬼的故事》完全没得比。

  “还香江同胞,你怎么不顺便给米国唐人街要几个拷贝?”

  “都别和我抢,谁跟我抢我跟谁急,你们动不动要十个八个的,我要6个拷贝就够了。”

  “我要五个,剩下的你们要多少我都不跟你们抢了!”

  ......

  二十多家电影公司的老总吵成一团,除了之前十五个城市,还有其他没有轮到首轮放映的省会城市,也全部来抢拷贝了。

  听他们在那争吵,洗印厂厂长倒是很高兴,没有别的,就为了听他们吵。

  不过韩三坪高兴之余就有些头疼了,连忙制止了他们:“洗印车间已经开足了马力,各位还是去招待所休息,拷贝先各家拿几个应应急,后续会不断曾加。”

  胶片拷贝制作也需要时间,五十道精密工序呢,不是那么简单的,要不然也不会一个成本就8000块钱了,比电脑都贵。

  各个电影公司老总也明白,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离开洗印厂。

  “韩总,休息就不用了,我就在这车间门口等着,省的有些人不守规矩!”

  “周胖子你说谁呢?“

  “谁急眼了我说谁!”

  “别指桑骂槐啊。”

  “不知道哪个狗日的当初抢了我《甲方乙方》的拷贝!”

  “多少年前的事了,而且我那叫抢嘛,你自己来晚了,我帮你保管一下,反正都是给老百姓看的。”

  ....爱等就等吧,韩三坪可不招待他们,现在是他们求着要拷贝了。

  “多久没有碰到这种情况了,上一次还是冯晓刚的《甲方乙方》吧?”

  洗印厂的老厂长有些感慨,一般这种情况,都是出了大黑马,一开始没几个拷贝,又来票房大卖,全国各地的电影公司都抢着要。

  “是啊,上次出了个冯晓刚,这次不知道以后会怎样”韩三坪笑笑道。

  其实,就连他都完全没想过,《一只鬼的故事》能有现在的局面,说横扫贺岁档有些过了,不过在程龙的《特务迷城》上映前也差不多,其他电影根本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千万票房是肯定的,哪怕不加拷贝,也随便破,就看最终能卖到多少了。

  老厂长好奇道:“哦,这个叫宁昊的,有冯晓刚的本事?”

  “不是导演,是编剧,上次那个唐言,准确地来说是监制,有点好莱坞的制片人的意思,我突然发现,国内不光缺导演,也缺专业的制片人。”韩三坪想了想道。

  “国内还有制片人啊,有能力的不是闷头搞艺术,就是当官去了,你那同学黄剑新当初怎么样,还不是被第四制片公司总经理的位置给迷住了,一心想着当官。

  这个小唐有能力,不过你也别把他往官路上引,会毁了一个电影人的!”

  老厂长嗤之以鼻,虽然年纪大了,也在体制内,不过也是经历过八十年代国产电影巅峰时刻的,说起话来也是丝毫不客气,

  “是是是,改天您好好骂骂他。”韩三坪苦笑着连连应道,不过唐言本身就在体制里。

  ......

  京城这边各省电影公司老总在等着拷贝,十五座城市的各大电影院,依然面临着排片不够的局面。

  又是一轮新的争吵发生在各省电影公司里,各家电影院经理为了排片争的面红耳赤,就差干起来了。

  唐言这时候已经和宁昊、陈昆、高媛媛开始了路演之旅。

  路演,也是需要电影本身有名气的,要不然扑街电影路演,一个人都没有,也没效果。

  现在《一只鬼的故事》,如果忽略掉张一谋对《幸福时光》名气的加成,已经是贺岁档名气最大的电影了。

  第一站先是京城,首都电影院。

  这个年代的路演还没那么疯狂,更不会有35天500场路演的恐怖记录。

  电影院太少,飞来飞去机票都承受不了。

  行程不怎么紧张,唐言他们就直接坐在放映厅的角落里,和观众一起看电影,顺便看看反响。

  “人还不少啊,几乎是满座。”

  高媛媛脑袋凑过来说着,小肉脸上看起来很开心。

  “现在拷贝紧张,而且排的都是地段好的电影院,又是元旦节,基本上都满场。”唐言理所当然道,抓着白嫩的小手,握在手里揉捏着。

  再一次现场看观众的反应,和之前一样,所有观众都很投入,沉浸其中。

  不过,放到接近40分钟的时候,大银幕立马一黑,然后出现了“拷贝正在运输,请稍等”几个大字。

  正全情投入的观众立马不干了,封闭的电影院爆发了一阵不满的谩骂。

  “又是这样。”

  唐言有些无奈,这不是第一次了,昨天全国大规模出现拷贝紧张,耽误运输中断放映的事情,还上了新闻。

  这也说明,电影真的火,要不然各省电影公司没必要排的那么满。

  ......

  元旦当天,《一只鬼的故事》票房达到了143万,增速和热度并不匹配,主要是拷贝不够,这还是有的电影公司傍晚拿着拷贝回来,临时加场。

  不过2号,虽然不是假期了,可是拷贝大规模铺货,票房不降反升,来到155万。

  随着拷贝的增加,热度不断加大,连续三天票房逆跌,分别达到了160万、167万、171万。

  总票房也来到了1122万!

  上映八天,总票房破千万了。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