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章一路顺风

首页
  第1章一路顺风

  “茄子......”

  2000年6月29号,星期四。

  京城电影学院门口,一群风华正茂的年轻人,穿着学士服,聚在一起完成学生时代,最后的团体活动。

  拍毕业照。

  即便是大夏天,穿着一身黑的学士服,还戴个帽子,已经出了一头的汗,可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脸。

  人群中的唐言,咧开笑脸,跟着喊出了整齐的口号,还拖着长长的尾音。

  “茄子......”

  毕业了!

  唐言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也有些激动,回到这个时代,四年就过去了。

  没错,他穿越了。

  从2021年春天回到了1996年的秋天,京城电影学院开学那天,一个文学系大一新生身上。

  穿越这种事,但凡不是穿越在什么猪啊、狗啊的身上,都不会是件坏事。

  前世作为一个三流网文写手,赶上了影视行业大爆发,转型成为了一名三流编剧。

  不红的作者,和大部分时候都无法署名的编剧,这两大尴尬职业,唐言都干过。

  所以唐言很珍惜人生得以重来的机会,大学四年,也没有去干别的,认认真真地完成了自己的学业。

  也是为了熟悉这个时代,25年前的华国一切都是那么陌生。

  除了学习,也写点东西,赚点学费和生活费。

  四年过去了,唐言也彻底融入了这个时代,和在场的所有同学一样,现在都是电影学院96级毕业生。

  也是一枚即将踏入社会的粉嫩新人。

  “快点啊你们,拍够了没有,等半天热死了。”

  就在唐言展望刚刚开始的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有人打断了他的思绪。

  校门口等着拍毕业照的还有其他系,表演系的俊男美女们在旁边也等久了。

  一个大眼睛的短发女生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在那嚷嚷。

  96级表演系最大牌的明星,《还珠格格》里红透半边天的小燕子,现实中也同样大大咧咧。

  唐言瞄了他们一眼:“赵微你催个屁啊,没看见小明还在补妆。”

  “啊...干啥?”

  人群边上拿着个小镜子,照来照去的黄小明听见有人叫自己,有些迷茫地看了过来。

  “没事,好好照照,毕业照也打扮的帅气点。”

  唐言对他比了个OK的手势,拉着文学系几个男同学合照了几张。

  黄小明憨憨地笑了笑,又侧身过去对着镜子,收拾他那一头二八分的短发。

  96级表演系里,最臭美的不是哪个女生,而是日后的霸道总裁黄小明,从大一开始,他口袋里就随身带着一个小镜子。

  这是黄小明从高中就开始的习惯,书桌里必定放一个小镜子,时刻注意自己的外表。

  只是大学上表演课,很多时候没桌子,就随身带着。

  自认为英俊帅气,又特别臭美。

  赵微一看,气就不打一处来,大学四年同学又是好朋友,说起话来也是毫不客气。

  “黄小明你有完没完了,那几根毛弄了半天,戴着帽子又看不出来。”

  “来了来了。”

  一听赵微的声音,黄小明身体一顿,赶紧抓了两下头发,收起镜子走过来。

  唐言拍完了照,看到黄小名在赵微身边一副乖巧小猫的样子,也是一阵无语。

  舔狗!

  “戴帽子也要注意发型啊,毕业照一辈子就一次,二十多年以后,等你成了油腻大叔,大家翻出毕业照就发现。

  嚯,原来黄小明年轻的时候,也有这么帅气的一面。”

  “我靠唐言你什么意思,想当年高中在我们学校,我也是响当当的校草好吧!”

  黄小名憨是憨了点,不过可不傻,开始和唐言掰扯起来。

  “你们不知道,高中的时候我天天被女孩子堵,几个女班干部经常利用职权调换座位,就为了跟我同桌,就差打起来了!”

  吹了八百遍的牛,都快飞出了银河系,表演系的女生们已经忍不住笑了。

  “不知道是谁每次都缠着我们一起玩呢,出去玩不带你还不高兴了。”

  “我那是保护你们!”

  面对除了赵微的其他的女生,不管多漂亮,黄小明都能脸不红心不跳。

  他再次强调了一遍:“你们女孩子自己出去玩多危险啊,我不得跟着确保你们安全。”

  “哈哈......”

  电影学院的学生,不管哪个系的,在行业里都很吃香,大部分人早就已经走出校门工作了。

  不过,在学校里,就算马上就要正式毕业,大家还是同学之间的相处模式。

  也就这最后的时光了,踏出了校门之后,一年都不一定能见到两次。

  表演系在门口拍毕业照,唐言和文学系的同学道了个别。

  虽然这些同学里没有后来耳熟能详的知名编剧,不过现在混的都不差。

  有知名儿童作家的女儿,9岁就发表作品了,毕业了也回去写书去。

  有已经入职京城电视台,担任节目制作人。

  也有继续学习的,不过半数都是干编剧,有的编剧的电视剧都在开拍了。

  唐言也有了工作,进了电影剧本策划规划中心。

  虽然听起来名头不响亮,不过也是光电总局直属事业单位。

  主要职责是协助国内外制片机构,策划可以在国内拍摄、国内上映的电影剧本。

  唐言上了大半年的班,大部分时间都是跟着领导开会,要么就写写材料。

  单位级别不低,正事其实没多少,毕竟国内压根不缺剧本,缺的是拍电影的人和资金,多少剧本丢在那吃灰都没人过问。

  也就是全国各地的制片厂要拍主旋律片子,需要剧本,中心就和制片厂开个会讨论讨论怎么拍,没少出差。

  先上着班吧,实在是这个年代,电影市场还没开放,民营企业拍电影连许可证都拿不到,必须要挂靠一家国营制片厂。

  还得等到2002年,民营企业才正式有资格单独拍片,话说国足好像也是2002年世界杯出线?

  也只有穿越一回,才能见到国足世界杯出线这种盛事了。

  就在唐言想着,这么大的喜事,到时候要不要去现场看看,或者是不是该买个球,那玩意怎么买的时候,表演系也拍完了毕业照。

  “小明、陈昆、祖枫......”

  唐言去和他们几个男生打了个招呼,毕竟马上就要分别了。

  虽然不是一个系的,不过同一届就这么些人,互相之间都很熟了。

  黄小明回忆了一下学生时光,关心起了唐言的工作:“你在规划中心怎么样,这就提前进入养老生活了?”

  “还行吧,挺悠闲的,就看看电影,开会写写材料什么的,以后有机会找你们拍戏。”唐言笑道。

  黄小明乐呵呵地点头:“说话算话,那我们可就等着了。”

  唐言一口应下:“以后有机会把你们电影学院三骚凑一部戏里。”

  “......”

  黄小明、陈昆、祖枫他们仨顿时脸一黑,要不是看在同学之情,都要在学校门口来一场真人PK了。

  电影学院三骚,是唐言给他们取的外号,三个闷骚的大小伙子。

  只不过三人各有不同,黄小明属于骚而不焖,除了在赵微面前才会又闷又骚。

  陈昆从小跟外婆长大,家庭原因导致性格有些焖,可是高冷的外表下,却是一颗骚动的新,只是骚气的不明显,算是又焖又骚。

  祖枫就是个彻彻底底的书呆子,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写东西、摘抄、书法,每星期要给父母写一封信,焖而不骚。

  一开始祖枫很抗拒这个称呼,不过唐言喊了大半年,知道不管怎么反对都没用,也就放弃挣扎了。

  只是时不时地表示自己的抗争:“我不是,别瞎说。”

  “你都勾搭上中戏的老师了,还不是?”

  黄小明颇为惊叹地竖起了大拇指:“我辈楷模啊!”

  电影学院的学生泡到了中戏学生就已经是大新闻了,更别说是电影学院的表演系学生,泡到了中戏表演系老师。

  要是传开了,那对于两个学校,都是轰动一时的大事。

  祖枫急了:“还没有,我们只是朋友。”

  唐言也帮着解释:“对,朋友嘛,每星期两封信的朋友,比给父母寄的还多一封。”

  祖枫本来就是个书呆子,擅长写东西、讲道理,可是不跟他讲道理的时候,就没辙了,只能急的满脸臊红。

  他要是个女孩子,指不定被人看成黄小明和唐言在调戏小姑娘。

  可祖枫这大龄单身老实人,一脸窘迫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干什么坏事,被抓现行了。

  一旁的陈昆没有参与进去,继续在旁边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一脸的高冷范,只不过脸上的坏笑出卖了自己。

  偶尔插一句嘴:“都什么时代了,祖枫你怎么不直接去中戏约她,光写信有什么用。”

  “怕挨揍吧。”

  黄小明替祖枫回答了,言语里颇为兴奋。

  “当初咱们在军艺门口,不就是差点被人给揍了嘛。”

  见话题从自己身上转开了,祖枫也连忙道:“都怪唐言,好好的人家新生报道,非要拉我们去看师妹。”

  “看你们一个个胆小的,他们还敢动手不成,看了又怎样!”

  唐言撇撇嘴,去年军艺开学,他是想去看看未来的军艺校草沈藤,毕竟前世只是在照片上看过,没见到真人版的校草沈藤。

  可惜只是见了一面,然后黄小明多瞄了几眼人家小学妹,军艺的男生不爽了。

  还没等人家赶人,黄小明察觉到了眼神不善,胆子小先跑路了。

  祖枫提前认识了未来妻子刘天慈,也多亏了唐言,本来他要到留校任教,在今年年底的一次交流会上,才第一次和刘天慈见面。

  大一的时候唐言偶尔就带他们往中戏跑,第一次去想和中戏的女生们搞搞联谊的,交流交流艺术心得。

  不过中戏的男生知道了不答应,刘晔带头在学校里把他们几个堵住了。

  就刘晔那人高马大的,估计能打两个黄小明。

  联谊不成,就改串门,偶尔去中戏看看他们排的舞台剧,去年祖枫就认识了刚刚在中戏任教的表演系老师刘天慈。

  一个书呆子闷葫芦,一个性格开朗,就这么对上眼了,不过一直停留在书信往来上。

  除了认识一下军艺校草沈藤,促成了祖枫这个大龄单身狗的姻缘。

  唐言也在“梦幻酒廊”酒吧,看过黄博的演出。

  以前周汛偶尔也会去,不过是玩票性质的,现在基本上见不到了。

  在王府井大街,认识了摆摊给人画画的宁昊。

  碰到过17岁的高媛媛和同学逛街,把广告公司的员工当成骗子。

  学生时代还是有很多有乐趣的事,现在刚毕业就开始怀念了。

  在学校门口回忆了一下大学四年的生活,也就各自分别了。

  也没有再去聚聚,实际上刚刚过去的大四,在学校的时间就很少了,大家都很忙,唐言都上了大半年班了。

  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夏天,唐言的大学生涯,正式结束了。

  电影学院附近的蓟门桥公交车站,刚走到站台上,一辆公交车就稳稳当当地在旁边停下。

  88路公交车,正好是他等的那辆。

  上车,关门。

  老练的司机大叔一脚油门下去。

  “嗖!”

  一路顺风!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