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章 送人头上门

首页
  第五章 送人头上门

  

  苏真一喜:“不死血脉的修复能力,还在我预料之上。”

  自从开始猎杀妖兽后,苏真就不再吃肉食,而只吃妖兽内丹。内丹是妖兽毕生精华所在,相当于修士的丹田,蕴含能量极其充沛。两具鬼猿的血肉,在内丹面前不值一提。

  吃了内丹,苏真要返回洞穴,刚走几步,突然听到旁边密林里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苏真忙把真气灌入耳中,仔细聆听。

  细听下原来是身右侧几十米外,有人拨开灌木丛在行走,同时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该死的杂种,废物,跑哪去了?害爷找七天了!”声音非常熟悉,居然是焦鹏!

  焦鹏心情很不爽。

  两个月前他把苏真离开宗门的消息,托人传给了韩云峰。因为韩云峰忙着冲内门山河榜,收到消息已经是一个多月后来,再派人捎信给焦鹏,又过了一段时间,直至一周前,焦鹏才收到回复。

  他打开那封信,上面只有一个字:杀!

  血红色的大字,透露着浓郁的杀意,隔着纸都扑面而来,寒气森森。

  焦鹏知道韩云峰动了杀心。

  虽然他认为韩云峰过于谨慎,但还是麻溜的追进了落霞山脉。因为焦鹏知道,韩云峰出手阔绰,任务完成后会有很多奖励,凭此一举修到先天十重,进入内门都未曾可知。

  这是个机会,得牢牢把握。

  焦鹏二话不说,追进了落霞山脉,结果找了七天,连个鬼影都没看到,反而被蚊子叮的浑身是包。

  “小废物没有修为,不可能跑远,难道早被野兽吃了?这样的话,我要不要捡块骨头去跟韩云峰师兄交差?”焦鹏气急败坏,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满肚子鬼心眼。

  为防止走漏风声,这件事焦鹏独自行动,但一个人力量毕竟有限,找起来太麻烦了。

  焦鹏在外院耀武扬威惯了,那受得了这等折磨?他越想越生气,骂骂咧咧道:“去哪了呢?该死的小杂种,快点出来让爷宰了你!”

  密林另一边,苏真听到声音后,眼睛顿时射出两道寒光。

  苏真眼睛眯成一条线,眼底深处一抹寒芒如冰,嘴角缓缓翘了起来,森森一笑:“好狗东西,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我前脚刚发誓修为恢复后,先宰你这条狗,没想到你等不及送人头上门。既然如此,我大发慈悲的就成全你。”

  苏真修为恢复到先天七重,《虎炮神拳》大成,《凌云渡》入门,再加上不死血脉,正面跟先天八重的焦鹏打,都稳操胜算。

  但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苏真处于暗处,决定好好把握这个优势,十拿九稳的干死焦鹏。

  朝四周看了看,苏真选了一株十米高的古树,爬到枝桠上,屏住呼吸,化作了一截枯木,准备偷袭。

  很快焦鹏走了过来。

  这个跳梁小丑没察觉危险逼近,还用一口短刀劈着灌木丛开路,同时嘴里继续骂骂咧咧:“该死的小废物,杂种,让我逮到你非得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让你吃屎喝尿,折磨个三五天,再砍掉你脑袋。以泄我这几天受的蚊虫叮咬。”

  死到临头,还丝毫未知。

  苏真神色不变,气息淡漠,等到焦鹏从他藏身树下走过时,真气浑劲全身,陡然发力,一记虎炮神拳朝焦鹏脑袋轰去!

  拳未至,风先来!

  猎猎罡风吹的焦鹏脑后发凉,如同被一杆大枪逼近,焦鹏心中大惊,大喝声:“谁!”同时先天八重修为一下爆发,一蹬地面朝旁边闪去。

  但苏真铁心暗算,怎会让他逃脱?

  《凌云渡》施展,身子半空中微微偏移,虎炮神拳继续锁定焦鹏。后者震惊之下,避无可避,只要勉强躲开后脑要害,用后背挡下这一拳。

  嘭!

  焦鹏像个麻袋,被击飞数丈远,人在半空中就先喷出一大口鲜血。

  然后脸朝下,重重摔在地上,把脸皮戗破,鼻子差点磨平。后半身子因为惯性朝前折,屁股压到脑袋上,首尾相接成球,骨碌碌的滚出数米远,尘土飞扬!最后撞到一颗大树上,撞的七荤八素,才终于止住了打滚。

  “咳咳咳,噗,噗噗……”

  焦鹏狂咳几声,门牙霍血吐了出来,嘴角鲜血直流,狼狈不堪。

  “哪个鳖孙偷袭老子!”

  焦鹏挣扎着站起来,扭头看去,结果看到了一个令他最意想不到的人。苏真抱着膀子冷冷看着他,声音冰冷:“你不是想找我么,我在这。”

  “苏真?!”

  焦鹏这一惊非同小可,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偷袭他的人居然是苏真。更令他想不到的是,苏真这一拳,明显蕴含真气,这废物竟然能修炼了?焦鹏又惊又怒:“你的拳头里有真气,难道你丹田复原,修为恢复了?”

  丹田破碎是不可能恢复的,但事实就在眼前,令焦鹏震惊无比。

  “你一个将死之人,没必要知道。”苏真懒得解释。

  “凭你也想杀我?”

  焦鹏表情一狞:“哼,看你刚才那一拳,顶多先天七重。我先天八重修为,就算被你偷袭受伤,杀你依然易如反掌。你这小废物,死杂种,丹田破碎都能恢复,必然有大秘密!杀了你,拿你人头跟韩云峰师兄邀功,能得到更大的奖赏!”

  焦鹏灰头土脸,脸皮戗破很多,鼻子鲜血直流,门牙掉了,嘴角冒着血沫,后背的剧痛,令他表情扭曲,看起来格外狰狞。

  尤是如此,威胁起人来才更显疯狂。

  “愚不可及。”

  苏真背负双手,缓缓踱步走来,气势风轻云淡,语速不紧不慢:“我敢主动出现,就说明有能力杀了你,现在你身受重伤,是我砧板上的鱼肉,怎么杀你我说了算。连这点都想不明白,活着也是浪费粮食,送你上黄泉吧。”

  说罢,大跨一步,一拳袭来。

  《虎炮神拳》施展,真气喷涌,拳罡猎猎,封住了焦鹏退路。

  一拳之威,恐怖如斯!

  感受着一拳之威,焦鹏脸色终于变了,变得面如土色,心底涌起了滔天恐惧。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