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两千五百九十章 杀苏真!

首页
  第两千五百九十章 杀苏真!

  嵊州王府。

  鼋州王府世子‘鼋少象’正在座客,他身穿大氅,头戴平天冠,系海玉七旒,面容刚毅,皮肤古铜色,散发着浓郁雄性气息。而嵊州王府世子‘笙宗’则身穿三爪龙袍,头戴平天冠,系嵊玉七旒,五官英俊,皮肤白皙,偏向中性有异样蛊惑美感的男子。

  九大王府,九大世子。

  论关系——

  中州王府世子‘墨城雨’最被看不起,排斥的边缘化。

  冰州‘傲无双’,蛮州‘诸葛千重’,兽州‘独孤野’因苏真关系近数十年走得很近,但随着苏真不可抵挡的崛起,他仨碰了一鼻子灰,联手做次垫脚石,惹得各自父王不满,纷纷遭禁足,相互间联系变少。

  青州‘青飞龙’陨落。瀛

  州世子很少离开王府,雷州世子在闭关,隐约成为众世子的新魁首。

  目前走得最近的当属——

  鼋,嵊两州。“

  世伯伤可痊愈?”笙

  宗问。“

  多谢笙伯赠药,家父已无大碍。”鼋少象先感谢一下,然后说道:“大荒州的事情你也听说了,没想到苏真竟惹出这种事情,咱们还是小看他了。”笙

  宗感慨:“岂止是小看。”鼋

  少象:“家父尚在闭关,所以朝会由我前往,昨日早朝我参加了,满朝文武史无前例的统一,都想要斩杀苏真!内阁那边纪胤,万古蟾,楚歌,君御芊都发表态了,翰林的洪天熙,六部尚书,护国法师仅存徒弟,连镇国大将军都派亲信参加朝会,上书请奏斩杀苏真。”“

  大将军班师回朝了?”笙

  宗一愣。鼋

  少象:“大将军还在域外征战,所以才显得大荒州之事重大,身处域外却第一时间知道,并且派人表态,这才是最恐怖的!”

  笙宗吐出俩字:“太子。”是

  了。如

  果说兽州王,云青,武行,重明被灭,朝廷会大震动,可此事牵扯到太子殿下,未来储君,事情会上升到另一个层面,所有大乾王朝官员都得站出来。

  笙宗:“家父怎么说?”鼋

  少象疑惑:“世伯没告诉你?”

  笙宗:“他还回来。”

  鼋少象像是想起什么,恍然道:“昨日早朝后,青州王跟中州王举办私人宴请,邀世伯等前往,我知道是讨论苏真的事情,可我因辈分略低,没有参加,世伯等还在皇都吧。”然后再回答问题:“九州王同气连枝,苏真杀了一个,世伯们肯定不会放过他,联名上书请求斩杀苏真,文武百官基本都是如此表态。”“

  基本?”“

  宰相借查镇魔地之事,没有回来。”笙

  宗眉头微微一皱,兹事体大,朝野惊动,纪胤,了尘方丈都参加早朝,偏偏纳兰宰相没归来,里面必有缘故。满朝文武里资历最老,地位最高,跟大乾皇帝关系最深的就是宰相大人,他亦上古时期第一位追随大乾皇帝的。据记载,大乾皇帝第一次有记录的登场,旁边就跟着纳兰宰相。

  老狐狸不出面,必有原因。鼋

  少象突然朝四下看眼,确定隔墙无耳后,压低声音,神秘道:“早朝后,我听青州王邀请时,似透露了一则消息,宰相不现身应该跟此事有关。”

  笙宗:“何事?”鼋

  少象:“圣上救太子殿下时,对苏真有评价,称其不错,并说‘朕在皇都等着你成长,别令朕失望’。”“

  什么?”笙

  宗眼睛瞪大如铜铃,失声惊喊道。

  “嘘,小声点。”鼋少象忙示意他,声音继续压低:“当时在场除苏真一方外,活下来的有太子殿下,御芊公主,天道宗的太生跟清玄,消息是从天道宗传出的。”笙

  宗心跳加速,大脑震荡。

  圣上是什么意思,苏真差点害死太子殿下不提,更直接灭了兽州王,云青,武行,随便一个都是灭九族的大罪,更何况苏真劣迹斑斑,前科罄竹难书。当

  年梁帝因跟域外勾结,直接被斩首,相比之下苏真罪行大得多,然而还得到了称赞?“

  朝会圣上可有表态?”笙宗忍不住问。

  “没有。”

  鼋少象摇摇头:“陛下听完晨议宣布退朝,没说任何话,内阁,六部,还有世伯他们都想觐见,陛下谁都没同意。不过早朝太子没有出现,世伯猜测陛下应是去见他了。”

  “事情似没有那般简单。”

  笙宗感慨。鼋

  少象:“岂止,估计这消息早晚得传开,到时候关于苏真身份更加扑朔迷离。”顿了顿,像是想起什么补充道:“还有一件事情,兽州王陨落,独孤野按理应哭诉觐见,可他没有现身,而且没人能联系上他。”“

  死了?”“

  命灯还燃着,说明没死,兽州王府管家还说大荒州混战前见过他,理应没进秘境遗迹里,谁都搞不清他跑哪去了。”鼋少象再次叹口气道:“天下大变,咱们纨绔少爷的日子到头了,你我去趟瀛州王府,雷州王府?”“

  也好,现在就启程吧。”两

  位世子出洞。

  ……九

  州每个角落都热议苏真,各抒己见,天下城作为大乾皇都,自然受万众瞩目。此刻,满朝文武私下觐见未果的大乾皇帝君不败,正在御花园散布,鹤公公服侍左右,陪着他说笑,看起来心情不错,全然没有外界的焦灼。“

  陛下,太子来了。”鹤公公看向花园前面道。

  “哦。”

  君不败抬头看去。

  君御真一身储君袍,头戴玉冠,打扮的非常恭敬,看到君不败后,噗通声跪倒在地,叩首:“儿臣御真,参见父皇!儿臣办事不力,有损大乾威严,请父皇责罚!”这

  个君御真是本尊,从命运长河归来,他脸色非常难看,整个人都被阴暗笼罩着,有种跌入万丈深渊的感觉。“

  起来吧。”君

  不败道。

  “儿臣有罪,不敢平身。”君御真重重一下磕头。“

  好,那你就跪着。”君不败似一点都不心疼他的亲生儿子,赏花游完的微笑从脸上消失,神色变冷漠,声音沉下来,道:“朕有一件事情交给你去做,你,亲自去杀了苏真!”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