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章 交手灵泉境

首页
  第一百章 交手灵泉境

  第一百章交手灵泉境

  “别不识抬举!我敬你内院第一,是弟子们的榜样,才对你客客气气,但别忘了你是弟子而我是长老,咱们尊卑有别!更别忘了,你是脱胎巅峰,再巅峰,也只是脱胎境,而我是货真价实的灵泉修士!”蛇杖老妪语气阴沉下来。

  “呵呵。”

  安尊一笑:“薛云,我敬你是长老,才尊称一声,但你真以为你在我眼里算长老?听说当年你一百七十岁才晋级灵泉境,天赋差的可以,难怪老成这幅模样。修士可以延缓衰老,到了灵泉境几乎青春永驻,但晋级时什么模样,到时就是什么模样。你这外貌,把你的天赋出卖的淋漓尽致。另外,你身为长老统治灵蛇峰,麾下也就那么几个小角色,跟我圣王党比,连一枚灰尘都算不上!至于我的境界?呵呵,实话告诉你,我已半步灵泉,最多三年便可晋级。你如果等不及,现在就想向我讨教讨教,我可以奉陪。但到时候,你若赢不了我,这张老脸可就没地藏了。”

  薛云是蛇杖老妪的俗家姓名。

  蛇杖老妪成名气晚,年龄非常大,以至于老的绝大多数弟子根本不知道她叫什么,见面都是尊称九长老,就连私底下亦是以‘蛇杖老妪’的称呼代替。在万象宗外,一些散修高手见了,也是用蛇杖老妪的名头,根本没人用她真名。

  更别提当着面用。

  而安尊就用了,还是当着上万内门弟子的面!

  更夸张的是,他还揭穿了蛇杖老妪的天赋,扔到太阳底下暴晒,丝毫情面不留。而且正面面对蛇杖老妪的挑衅,一步都不退让。

  种种行径,令围观者看的心跳加速,血脉喷张,热血沸腾。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霸道,强势,无敌无双……面对灵泉境的长老,都丝毫不让,锋芒毕露,以弟子身份质问长老,寸步不让!

  “大胆!”

  蛇杖老妪怒喝一声,漆黑的蛇杖朝地面一点,一圈波纹真气扩散出去,圈向安尊。她动了真火。

  “放肆!”

  安尊同样爆喝一声,右脚大跨一步,脚掌与地面接触,同样一圈波纹真气扩散出去,跟蛇杖老妪的相互碰撞,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气浪!

  轰隆一声,气流激射,把地面犁出几丈深的口子,跟地震一样,大地震动,远处的楼阁凉亭,纷纷倒塌,竹海树林亦是跌倒一片,连围观者都有很多站不住脚步,踉跄几步,一腚坐到地上。

  而安尊与蛇杖老妪,一动不动。

  竟然平分秋色!

  蛇杖老妪瞳孔骤缩,她本以为一杖能镇住安尊,就算镇不住,最起码让他知道差距。可万万没有想到,安尊竟然以脱胎境的修为,挡下了她这个灵泉境修士的攻击,而且丝毫不落下风。

  怪不得如此猖狂!

  安尊恐怖的实力,令蛇杖老妪害怕。

  “怎么,想试试我的成色?想动手直接来吧,没必要搞这些。”安尊嘴角挂着冷笑。

  蛇杖老妪眼睛眯成一条缝,里面寒光四射:“苏真杀同门,铁证如山,任何人都不能包庇。你真要趟这浑水?上报的刑罚堂后,你也免不了惩罚,何必呢?”

  “你也知道有刑罚堂?”

  安尊冷笑一声:“好好的九长老不做,偏偏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事情我自会报给刑罚堂,至于如何处理,就不劳你操心了。”

  “你!”

  蛇杖老妪牙咬的咯咯作响,五指快把蛇杖攥折了。

  “大胆安尊,你这是什么态度!”就在气氛胶着时候,一道怒喝响了起来。

  众人闻声看去,发现说话者是韩云峰。

  韩云峰满脸厉色,眼中能喷出火来:“宗门明文规定,见到长老要行礼,你无视不说,还屡次三番的顶撞,简直无法无天!而且还包庇叛徒苏真,真以为仗着内门第一就天下无敌了?你不过比我多修炼几年,用不了多久,我必反超你!”

  此话一出,山间全是倒吸冷气的声音。

  好大的狗胆,连安尊都敢顶撞?这是不要命了!众人看向韩云峰,大多数是用愚蠢的眼光,少部分则是佩服,不愧是山河大赛的黑马,胆识过人。

  “不错,我天赋是不如你,给你时间的确能反超我。”

  安尊点点头,脸上挂着微笑,说话语调如春风拂面,但内容却似万年寒冰,刺骨寒冷:“但我记得,四年前苏真天赋比你强,你为了扳倒他,打碎了他的丹田,而今天还要赶尽杀绝。那我是不是可以学你,在敌人没成长起来之前,捏死在襁褓中?今天,杀了你?”

  韩云峰神色一怔。

  他没想过安尊会说这种话,当着蛇杖老妪的面前,说杀他。

  被安尊那含着笑意的眼神看着,韩云峰不知为何心底却扬起了一股寒意。

  如果现在只有他们两个,韩云峰早就吓得屁滚尿流而逃,而现在仗着蛇杖老妪在神变,韩云峰强行压下恐惧,言辞声厉道:“当着长老的面,你都想杀同门,果然是跟苏真一模一样的魔头!怪不得你要救他,原来同出一源。你要杀我就动手啊,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

  听闻此言,别人还没什么反应,傅凌天脸色已涨成了猪肝色,看向韩云峰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找死的家伙。

  “呵呵。”

  安尊微微一笑,态度温和的看着韩云峰,道:“真佩服你的无知,我要杀你谁都救不了,薛云在旁边也不行!而且我杀了你,不会有任何惩罚,你信吗?不过你的命不该我取,但你倘若还一个劲的挑衅我,我不介意扭下你的脑袋。”

  韩云峰冷笑一声,就要说‘色厉内荏’。

  还没张嘴,一旁的傅凌天就一把抓住了他:“还说!不要命了?”

  韩云峰疑惑,不解傅凌天为何这模样,但看到对方脸色煞白,掌心全是细腻腻的汗水,还是把“色厉内荏”咽会了肚中。

  一时间,气氛再次凝固。

  安尊扫视一圈,确定没人说话后,冲蛇杖老妪道:“九长老,看来此事就这样了,我在这你杀不了苏真,不如回灵蛇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