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584章终章

首页
  第1584章终章

  

  第1584章终章

  “你想用那份秘密文件将齐家拉下水,对不对?因为你自己无法报仇,所以你想利用其他势力来完成。品书网(wWW.VoDtw.coM)但是齐益平却突然重病,使得齐家不得不临时放弃了同你的交易。”李青身体微微后倾,“悦欣,我说得对么?”

  薛悦欣搭在桌面上的白皙玉手紧紧攥住,深深吸了口气:“你说得对。”

  “好了,现在齐益平已经死了,可以罢手了么?”

  “可...可以...”薛悦欣浑身颤抖,吐字断断续续。

  李青看了心疼,但却不得不狠下这条心,继续道:“但我这里没完,你必须要给莫力一个交代。”

  “你要什么交代?”

  “你迷惑了他,你对此否认么?”见得对方没有出声,李青继续道,“你以为将莫力拴在身边,只要有任何势力敢对你出手,我就不会坐视不理对不对?但是悦欣,你真的错了。即便没有莫力,我会放任你受到伤害么?”

  薛悦欣怔怔的望着他,眼圈儿泛了红:“是,我错了。”

  “你早该对我说明这一切,就不会闹到今天这步田地了。”

  薛悦欣紧紧咬着嘴唇:“我们...”

  “我们不可能了。”

  李青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看到对方的娇躯一滞,旋即再度剧烈的颤抖起来。

  “别怪我。”他语调生硬的说道,“兄弟和女人,我必须选一个。”

  “所以就要牺牲我?”薛悦欣猛地抬起俏脸,满眼无助,“难道...”

  “因为你有错在先。”李青打断了她的话,封堵了所有的退路,“而且错得离谱,不可原谅了。”

  杨迅和冯玉成之间的那段过往,深深的影响到了李青。面对薛悦欣挑拨兄弟关系的举动,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任何谅解的余地。

  “我要走了,你好自为之。”李青语带双关的说出这么一句,缓缓站起身。

  他停顿片刻,又开口问道:“最后一个问题,你既然不喜欢周靖,为什么频繁的同他约会?”

  薛悦欣已经控制不住流下来的眼泪了,她重新低下头,并不作声。

  为什么?为了引起你的主意,为了制造绯闻刺激你...可事到如今,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好吧,再见。”李青索性放弃了追问,转身从咖啡馆后面离开。

  在他身后,薛悦欣玉手捂住面颊,额头抵在咖啡桌上一动不动。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她才揉了揉泛红的眼圈儿,缓缓起身走出咖啡馆。

  正在同文扬和秦武朝说话的莫力赶忙站起身,望着她有些发窘。

  “莫力。”薛悦欣轻轻抿了下小嘴,向旁挪了半步,“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莫力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瞪大了眼睛:“为...为什么!”

  “我对你没有感情,我一直在利用你,牵制李青。”薛悦欣抬起玉手抹了抹眼角,“对不起,你值得更高的人。”

  说罢,她转身快步离去。

  莫力张了张嘴,感觉喉中升腾起的酒气要把自己烧掉了。

  “为什么!”他冲着薛悦欣大叫,“为什么!你把话说清楚!”

  薛悦欣裹紧了外衣,并不回头,一直消失在海岸线。

  “为什么...”莫力显然没有从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中回过神,他想要追上去,但却被文扬和秦武朝联手扯了回来。

  “莫傻子,消停点儿吧...”

  “为什么...”莫力“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几欲痛断肝肠。他就算是再傻、再笨,却并非痴呆。

  他像个孩子一样,呜呜的哭了起来:“我早就知道...早就知道...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为什么...”

  三天之后,薛悦欣告别临港,暂停了她蒸蒸日上的事业,前往海外求学。这一走,竟然音讯全无。

  而莫力则是经过了一段浑浑噩噩的日子,在第二年的春天结识了一位在海边打鱼的姑娘。

  当时的莫力坐在明台鹿水山庄外的海边发呆,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薛悦欣的地方。打渔姑娘以为他是个傻子,想着逗来玩儿玩儿,两人由此结识。

  姑娘不漂亮,由于常年的风吹日晒,皮肤甚至有些粗糙。但她却是心地善良,干净勤快。

  后来的结婚喜宴,当年血骷髅一线队的所有成员都参加了。莫力还是那么傻,对劝酒来者不拒,没过多一会儿就喝得酩酊大醉。

  李青在那场婚礼上坐主位,和冯玉成一起代表莫力的父母出席。他看到姑娘每每停留在莫力身上的目光,泛着无尽的甜蜜温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法政部成立两年零五个月之后,长期隐居的李青同林秋秋携子李思木出游,就此消失在大海上,了无音信。李家派人打捞三个月,只得到了几块船只的残破碎片。

  十四岁的李小蛮站在望君港,望着苍茫的大海,怔怔出神。

  方勇走过来,将一件皮袍子披在她身上:“小家主,天冷了,该回去了。”

  “嗯。”李小蛮点了点雪白的下巴,仰起头笑眯眯的问,“我哥的追悼会,是在下个星期三吧?”

  方勇瞬间黑了脸,轻咳一声提醒道:“小家主,青哥已经过世,你不要表现得这么高兴。”

  “知道啦,追悼会上我肯定会哭出来的。”李小蛮无所谓的摆摆手,蹦蹦跳跳的上了车。

  她从一边拿起零食,一边吃一边忿忿的嘟嚷:“那小子真过分,带着好几个老婆跑到海外逍遥快活...我下个星期三要给我哥开追悼会,星期五又要给谢允康那老东西开六十大寿,这都什么事儿啊...”

  事实上,临港的很多人都察觉出了端倪,因为随着李青一同消失的不仅有林秋秋,还有慕柔儿、陆芸、丽莎儿,甚至是谢雨烟也时而不见踪影...

  当然,这些人以各种各样的名义出海,表面好像没有任何问题,但若细细追究起来,借口就编得支离破碎。

  燕京市的一间暗室里。

  “你真的决定了?”

  “是,已经决定了,我的工作将会移交给乔雪。”

  “法政部离不开你。”那道声音缓缓道,“你身上携带了太多机密,并不应该有过多的选择。”

  “这是我的事。”钟若曦冷冷道,“只要我想走,谁也留不住。”

  屋子里传出了一声叹息:“钟老将军有吩咐,你想怎么做...随意吧。但是请你记住,你身上始终流淌着华夏军人的鲜血。或许有一天,你所掌握的核心机密,将会给这个帝国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害。”

  “这点请你放心,当我脱下这身军装的时候,钟若曦这个人就不存在了。”说完这番话,钟若曦退出了房间。

  她脚步轻快的行走在走廊中,玉手中紧攥了一张纸条。

  纸条上有一个经纬度,还有一句话。

  “我在这里等你。”

  钟若曦玉手又紧了紧,唇角不禁荡漾起了绝美的笑容:“你等着吧,我很快来了...”

  临港受到寒流影响,正在一片肃杀之中。可隔着一片汪洋的雅玛尔岛上却是四季温暖如春。

  “那群海匪真特么不要脸。”李青穿着沙滩裤,手指在慕柔儿平坦的小腹上兜兜转转,嘴里却是骂骂咧咧,“老子这个月已经收拾他们三次了,还敢往岛上闯...”

  慕柔儿被他搔得喘气连连:“快...快投降了吧...”

  “嗯,也快被我灭掉了。”李青这样说着,那只手也越发不安分起来,“嘿嘿,柔儿,你什么时候投降啊?”

  “讨厌...”慕柔儿娇嗔一声,“杜化笙上个月来岛上,不是说有了古月的消息么?你打算怎么办?”

  “秋秋正在查,我估计快了。一有消息,我就动身。这个女人啊,老喜欢玩儿捉迷藏,真让我头疼,最好别让我抓到她...”

  慕柔儿懵懵懂懂的问:“你要是抓到她怎么样呢?”

  “嘿嘿,当然是好好惩罚一下喽,就像惩罚你一样...”

  “不要。”慕柔儿赶忙按住他摸索向下的手,偷偷望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嬉闹戏水的其他女子,“会被看到的...羞死了...”

  “看到就看到呗,改天把你们拢到一张床上开会...”李青笑嘻嘻说着,翻身压了上去,想要剥掉女子身上的性感泳衣。

  “你就是我爹么?”

  一道清脆嗓音突然响起,李青吓了个哆嗦。他摘掉太阳镜,望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你就是我爹么?”小娃娃歪着脑袋,又问了一句。

  李青一咧嘴:“你...你谁啊?”

  “我娘说了,我爹是个不正经的东西,就是你吧?”

  海滩上戏水的众多大美女都被这边的动静吸引,纷纷停下来向着这面张望。

  钱含灵游泳到远处去了,林梦蝶和陆芸聚在一起指指点点,苏小媚和新雅歪着小脑袋一阵发懵,而丽莎儿则是坐在稍远的地方,耐心的教蹒跚学步的小宝宝堆沙堡,这是李青的第三个孩子,还在茁壮成长。

  林秋秋和程歆在调查古月的下落,今天没有现身,要不然还会更热闹一些。

  “娃娃,你是不是认错爹了?”李青笑呵呵的问,“肯定认错了,我这么正经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谢芷瑶。”小娃娃说完,呸了一声,“我那混账爹起的,真难听...”

  李青整个人僵在那里,缓缓抬起头,看到谢雨烟正从不远处缓步而来,面颊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全书完)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