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581章来或不来

首页
  第1581章来或不来

  

  鲜血从额头,蔓延过脸颊,在下巴上停留一会儿,滴落在地面上。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圆弧形的大厅里惊得出奇,几名警卫负手而立,两三名穿着白大褂的科研人员忙忙碌碌,时不时的低声交谈两句。

  很多事情即便已然料到,可当它真真切切发生在你的面前,还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李青现在就感觉到了这一点。

  赵振赤着上半身,胸口赫然一道狰狞的疤痕。

  那是两个月之前,钱含灵用匕首留下来的伤口,现在已经完全愈合了。

  李青缓缓摇头:“含灵没舍得杀你。”

  “这更让我难过。”赵振那抹笑容瞬间荡然无存,声音很低,“她动手的时候,那么绝情...一度让我以为...她是真的要我死。”

  李青一阵轻笑:“现在你明白了?”

  “明白了,她不想再同我有任何瓜葛。饶我一命,恩断义绝了。”

  “你倒是看得通透。”

  赵振脸色发苦:“是啊,所以我没敢再去找她,我和她...已经这样了。”

  李青感觉浑身不舒服,他一只手揣进口袋,向旁挪了挪步子:“那个...我真的很好奇,匕首明明已经穿过了心脏,为什么死不了?”

  “因为活着比死了更难。”赵振紧紧的盯着他,“李青,你也可以试一试,看看自己能不能死得了。”

  李青瞳孔蓦地一缩,猛地后退半步,只觉得通体生凉。

  “我们是同一种人,同一种...噩梦才刚刚开始...”赵铭冷笑,那张沾满鲜血的脸颊也狰狞扭曲起来,“你迟早有一天会发现这个世界的真相...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发生在了我们身上,但留给你的只有痛苦和绝望...”

  “我不想再听他说了。”李青倏尔转身向外走。

  “我送你出去。”姜宇淡淡的说着,紧跟在他身后。

  李青快步出了门,额头青筋暴跳不止。

  金属门已经关闭,可他仿佛仍然听见了赵振的狞笑声。他咬着牙,目光在四周环顾一番,蓦地发觉那阵笑声源自于他的脑海,好似涌上沙滩的海浪一番无休无止。

  李青声音急促的问:“能放了他么?”

  姜宇摆弄着墙上的同行仪器,撇着嘴不说话。

  “明白了。”李青点了下头,“我不想有任何渠道,能够将他在这里的消息透漏出去。”

  其实他更想说的是,赵振在这里的消息,绝不能被钱含灵知道。

  “你放心吧。”姜宇舒了口气,迈步向前走去,“他永远见不到太阳了。”

  李青跟随在他身后重新回到了地上。

  “若曦为什么要让我见赵振呢?她是想暗示我什么,还是想警告我...”李青心下默默的思量着,不知不觉已经越过了礼堂门口,乔雪作为法政部副部长及特情司司长正在致辞。

  姜宇停下脚步问:“你不进去了么?”

  “不进去了,我现在觉得头疼。”李青摇了摇头,“我先走了,替我向若曦道别。”

  “会的。”姜宇笑着点头,目送他转过身,向着外面走去。

  李青走出戒备森严的临港法政部,回到了自己的车子上。

  他手撑额头,沉沉的叹了口气,然后就在外面静静的等。

  果不其然,过了没多一会儿,丽莎儿在两名保镖的陪同下走了出来。

  这女人同手下的人吩咐了一句什么,向着李青所在方向走过去,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位。

  两个人视线交错,丽莎儿的玉手微微一紧。

  下一瞬,两个人已经紧紧拥抱在一起,激情似火的热烈亲吻。

  李青的温热的手掌盘桓在丽莎儿尚没有显露怀孕痕迹的小腹上,声音低沉:“你怎么早不同我讲...”

  丽莎儿喘息着:“我...害怕你不要...”

  “我的孩子,为什么不要...”李青轻抚着她金黄色的柔软发丝,“生下来,和我移居雅玛尔岛吧。”

  “我的身后是美蒂奇家族,你不害怕么...”

  “我敢睡你,也敢灭了美蒂奇。”李青忽然停下来,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道,“尽可以让他们试试。”

  丽莎儿莞尔笑道:“李,我真喜欢你的骄傲。”

  “你以为我做不到?”

  “不,我觉得他们会同意,可你要知道,我同你的结合,代表了就此放弃高贵的家族血脉,甚至放弃继承权。”

  李青松了手,缩回去整理衣领,慢悠悠的道:“我李家的血脉同样高贵,我李家的财产同样富可敌国。区区一个美蒂奇家族,我并不放在眼里。”

  丽莎儿不禁蹙紧了秀眉,语调悠长:“你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李青偏过头,捏住了她雪白的下巴:“我就问你,答不答应。”

  “孩子都是你的,你说我答不答应?”丽莎儿美目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笑吟吟的反问。

  李青眉梢一挑:“仅此而已?”

  “我喜欢你的床上功夫。”

  面对如此大胆的吐露,李青摇头苦笑,收回了手:“很可以,这理由足够了...”

  停顿了片刻,他又缓声道:“梦蝶对我说,经过了详细勘测,她们发现雅玛尔岛地下的黄金储量极为丰富。”

  “哦?极为丰富是什么意思?”

  李青偏过头,看向窗外,脸色波澜不惊:“那是一座黄金岛,巨额的财富让我买下一个临港,依然绰绰有余。”

  丽莎儿那双漂亮的双眸陡然瞪大,难以置信的微张着小嘴:“李,你没开玩笑吧?”

  “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李青歪着头,笑眯眯的问,“你现在还惦记着美蒂奇家族的那点儿破烂儿么...”

  三十分钟过后,在四十九响礼炮的轰鸣声中,五颜六色的气球升上高空。

  临港法政部正式成立了。

  丽莎儿下了车,抬起玉手将盘在头顶的金黄色长发放下来,遮盖住雪白玉颈上的浅红色吻痕。

  她冲着车里千娇百媚的横了一眼,慢悠悠的转过娇躯,在两名保镖的护持下上车离去。

  李青盯着她窈窕的背影,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紧接着,他发动车子,沿着来时的那条路驶远了...

  这天晚八点半,慕柔儿放下手头的工作,准备下班。

  她抬起玉手,将一缕发丝拢到耳后,提着包包,踩着高跟鞋来到了地下停车场。

  停车场里光线昏暗,寂静又空荡,只有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回响。

  慕柔儿从包包里掏出车钥匙,玉手捂住小嘴,偷偷的打了个哈欠,俏美的脸蛋儿上流露出疲惫之色。

  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她娇躯不由得微微一僵。

  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静静的放在驾驶位上,上面插了一枚便签。

  慕柔儿紧张的四面环顾一番,空荡荡的停车场里却不见得半个人影。她只觉得手脚发凉,对方是谁?又是怎么将这束花放到自己车里的?

  她将小手探进包包里,慌乱的四下翻找,最后将那罐防狼喷雾捏在了手里。

  感觉自己情绪稳定了不少,她才慢慢倾身,将玫瑰花上的便签取下来,美目轻轻一扫。

  只是一眼,慕柔儿的视线便再也挪不开了。这便签上的字迹她很熟悉,来自于李青。

  手中的防狼喷雾“咣当”一声跌落在地,她捂住嘴,娇躯抖个不停。

  十几秒之后,慕柔儿好似陡然醒悟了什么,将那束玫瑰花挪到一边。她钻进车里,快速发动了车子,向着三里路的李家公馆而去。

  她神色焦急,不断的加快车速,将那枚便签紧紧的捏在指间。

  那张便签上,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我把我们的树挖走了,如果你六点之前赶过来,还能见它一面。”

  慕柔儿明白李青指的是什么。

  那是李家公馆外的一株梧桐树,因为自己常去浇水,长得比其他的树更加粗壮,更加茂盛。

  那棵树下,是李青和慕柔儿第一次接吻的地方,也是两个人的初吻同时失去的地方。

  夜色下的港北灯火璀璨,慕柔儿开着车,两行清泪缓缓滑过面颊。

  她恨李青,为什么连最后的这点念想都不给自己留。她恨自己,为什么要加班到这么晚。

  她又不知道究竟应该去恨谁。

  李青给出的期限在六点之前,而现在已经八点半了。她明知道为时已晚,却还抱着最后的一点希望。

  慕柔儿用了极短的时间赶到李家公馆外,可留给她的只有一个空空如也的土坑,旁边散落着几片树叶。

  旁边的梧桐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唯独这里,只剩一片不应景的荒凉。

  “李青!你混蛋!你混蛋!”慕柔儿蹲在地上嚎啕大哭,“我恨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哭了一会儿,从包包里翻出手机,打电话给李青。她已经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问个清楚明白,一定要狠狠的痛骂一顿。

  可电话刚拨过去,铃声就在身后不远的地方响起来了。

  慕柔儿脸颊上还挂着晶莹的泪,她猛地扭过小脑袋去看。

  路灯光下,李青沿着街边慢悠悠的走过来。他嘴里还叼着牙签儿,正低下头盯着手机屏幕。

  “混蛋!”慕柔儿一扬手,将手机砸了过去。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