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569章不共戴天

首页
  第1569章不共戴天

  

  港北市医院,那间高档病房外的走廊已经被围堵得水泄不通。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纵然各色人物齐聚,但此时此刻,走廊中却是落针可闻。

  齐泰微微欠身,眼底透着无尽的疲惫,但面色却依旧温和有礼:“谢家主,感谢你能在百忙之中探望家父。”

  “我是晚辈,如果不是前些日子没有空闲,早就该来看望齐叔叔了。”谢雨烟轻轻颔首,“我先告辞了,愿齐叔叔早日康复。”

  话虽是这么说,可谁都知道,这不过是一句客套话。

  以齐家的财力,倘若有一丝一毫的机会,也不会让齐益平重病到今天。

  齐泰的声音很轻:“慢走。”

  谢雨烟向后退了半步,缓缓转过身。

  在那一瞬间,原本拥挤在走廊中的各色人物全都挺直了腰杆分列两旁,自觉的让开一条道路。他们平日里呼风唤雨,但面对谢雨烟却老老实实的低下了头,甚至不敢直视她那张平添了几分雍容之气的绝美面容。

  谢雨烟今天穿了一件宽松式的长款纱衣,发髻高挽,被一支翠绿色的簪子扎在脑后。她玉手挽在身前,目不斜视的穿过人群,缓缓向外走。

  即将拐过廊角的时候,迎面上来一个人,脚步匆匆,两者差点儿撞在一起。

  两个人皆是蓦地一抬头,四目相对的那一刻略有迟滞,旋即异口同声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人群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旋即“轰”的一声炸掉了。

  临港三大家的家主,再度聚齐了。只不过此刻在病床上垂垂欲死的齐益平,依然没有同其他两人并驾齐驱的精神和体力。

  人群发出的喧嚷,伴随着李青偏头随意的一瞥,霎时间鸦雀无声,转瞬间又恢复到了先前的一片寂静。

  “呵呵,真巧。”李青咧嘴一笑,“我昨天刚回来,正想去看你。”

  两个人有千言万语要说,但此地却并非讲话之所。

  谢雨烟轻轻抿了下小嘴,旋即眉目低垂:“你留下吧,我走了。”

  话音落下,她娇躯微旋,便要擦过去。

  “哎。”李青忽然扯住了她柔软的玉腕,轻轻道,“别走,我还有事对你讲,一会儿去你家。”

  谢雨烟嗔怪的瞪了一眼,显然是在恼火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张扬大胆。两个人的身份都这般敏感,被闲人传扬出去,绝非好事。

  “那你在楼下等我?”李青讪讪的松了手,试探性的问。

  “你都来了,我暂时也没必要走了。”谢雨烟微仰起白皙的俏脸,又转身走了回去。

  李青摸摸鼻子,老老实实的跟在她身后。

  齐泰原本正打算转身回病房,看到外面的变故再度迎了上来:“李家主,谢家主。”

  李青清了清嗓子:“我来看看齐叔叔。”

  “有劳挂念。”齐泰一脸谦谨的道,兴许是这些日子心力交瘁,并没有对他表露出敌意。

  谢雨烟小嘴微抿:“如果他被你们齐家人打残废,我会抬走,以免污了齐叔叔的眼睛。”

  饶是这种森冷场合,齐泰也不禁笑着摇了摇头:“谢家主说笑了。”

  话音落下,他欠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李青同谢雨烟对视一眼,迈步走进了病房。

  穿过一道走廊,迎面是间宽敞明亮的屋子。齐益平就躺在病床之上,插着氧气管,双目微闭,脸色蜡黄。

  这些日子的折磨,使得这位原本身材健硕的齐家家主瘦成了一具皮包骨头,脸颊塌陷下去,颧骨高高的耸着,模样分外骇人。

  齐泰走到病床边,将手覆在齐益平枯瘦的胳膊上,轻轻晃了晃:“父亲,您看谁来了?”

  齐益平慢慢的睁开双目,看到李青的那一瞬,浑浊的老眼中掠过了一抹精光。他苍白的嘴唇蠕动了一下,但却什么话都没发出来。

  谢雨烟向后挪了两步,一直退到墙边,眸底是不可捉摸的诡异神色。

  李青舒了口气,缓缓走过去,微微俯下身:“齐叔叔,有何心事未了?”

  齐益平嘴唇又动了动,却依然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我知道了。”李青点了下头,抬眼盯着站在床铺另外一边的齐泰,“如此继续下去,对老人家也是一种折磨。你若真是孝子,送他走吧。”

  齐泰一个硬当当的中年汉子,却不禁单手捂眼,转过身去抹泪,声音低哑:“听凭李家主的意思了。”

  “齐叔叔,我们两家斗了好些年了。如今都是穷途末路,谁也好不到哪里去。”李青沉沉叹了口气,“时势所逼,有些事我不得不做,你不要怪我。”

  话音落下,他伸手入怀,将那颗金色的祈福珠拿出来,轻轻捏在手里。

  齐益平在看到这颗珠子的一瞬间,就满脸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件东西属于他最小的那个儿子。

  齐家夫人生下齐宽后,见他体弱多病,担心早丧,故而跑去寺中祈福,佛前开光,定下了这颗祈福金珠。从那之后,就一直呆在齐宽的身上。

  人不死,东西不离。

  此时此刻,这件东西出现在了李青手中,答案自然明了。

  齐益平张着嘴,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响,抬起了那只布满针孔的干枯手掌。

  李青以为他要取这颗祈福珠,连忙递过去。

  可齐益平却神色狰狞的瞪着他,绕过李青手中的那颗珠子,鹰爪般枯瘦的手掌扼住了他的喉咙。

  李青恍然醒悟过来,齐益平知道自己儿子死在他手里,所以想要杀了他。

  他淡淡的道:“齐叔叔,你想要我死么?人总归要死,又何必急在一时。”

  掐住他脖颈的那只手使不上任何力气,反而是剧烈的颤抖起来。

  齐益平大张着嘴,好似拉风箱一样的剧烈喘气。

  齐泰赶忙凑到病床边,满眼含泪:“父亲!父亲!”

  “杀...”齐益平异常吃力的从嘴里挤出这个字,手腕一松,垂落下来。

  他大睁着眼,一颗浑浊的泪滴从眼角悄然滑落。

  “爹!”齐泰伏在床上,嚎啕大哭。

  李青手指一松,那个金色的祈福珠跌落而下,沿着纯白色的被单滚落下去。

  医生护士、保镖秘书,十几个人急匆匆的走进病房,呆立在床前,默默无语。

  李青悄然转身,看了看面颊清冷的谢雨烟,向着门外走去。

  “李青!”

  听到身后的这声断喝,他停下了脚步。

  齐泰脸颊扭曲,狠狠咬着牙:“我们齐家和你的仇,不共戴天!”

  “愿齐叔叔一路好走。”李青说完这一句,转身出了病房。

  谢雨烟也退了出去,在她身后,护士已经开始拔了氧气管,关掉心率仪...

  走廊中的每个人,都低下头,脸颊带着一抹哀戚之色。他们同齐家关系密切,齐益平的离世,对每个人都不算是一个好消息。

  未来的齐家,将由齐泰和齐德两兄弟挑起,他们真能一改齐家的衰败,像当年的李家一样重振声威么?

  显然很难。

  齐家同李家、谢家截然不同,这个家族数十年的依托,在于执掌军政大权。但在临港督察的一再打压之下,已经无法再度恢复元气。

  一个超然家族的衰落,在所难免。

  在家主之位更迭后,齐家势必要再下一个台阶,成为同周家、慕家齐驱的大家族。其临港三大家之一的名望,已然名存实亡。

  李青快步离开港北市医院,蓦地停下脚步,一旋身,见得谢雨烟紧随着他跟了出来。

  他张了张嘴,最后却是叹了口气。

  “你有苦日子过了。”谢雨烟淡声说道,声音空灵悦耳。

  “是我们的寒冬到了。”李青忽然扯住了她柔软的玉手,“从今往后,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你来吧。”谢雨烟甩开他的手,径直向着街边的车子走过去。

  谢家的保镖为这女人拉开车门,一脸恭敬的将手挡在门顶,防止碰头。

  谢雨烟扭头瞥了李青一眼,耳垂下的精致吊坠,泛着明亮的光。

  她没再说什么,俯身钻进了车厢。

  李青迈步走过去,向着不远处指了指,将车钥匙交给那名谢家保镖:“你去,开我的车。”

  “是。”

  保镖应下,见到李青坐进车里,帮忙带上了车门,这才转身离开。

  车子缓缓发动,谢雨烟玉手撑在脑侧,玉指摩挲着白皙无暇的面颊:“齐泰对你的恨,毫无道理。齐家人行伍出身,做事欠缺考虑,太不理智了。”

  “不能说毫无道理,只是不合时宜,他们显然还不清楚真正的敌人是谁。”李青无奈苦笑,“我当初被迫与周文昊合作,扳倒了齐宽。这是齐家衰落的导火线,也是齐益平重病的诱因。要说没有我的关系,那真是昧着良心了。”

  谢雨烟问:“齐宽当真死在你的手里?”

  “同死在我手里也没什么区别。”

  “你这是何苦。”谢雨烟横了他一眼,“闷声发财的道理不懂么?何苦来自讨没趣?”

  李青再笑:“齐叔叔毕竟是老一辈的人物,我于情于理,都该来送他一程。况且齐宽临死之前,让我将那颗祈福珠带回临港,交给他爹。”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