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章 重生少年

首页
  第1章 重生少年

  星历2344年,林天星系。

  这个拥有二十六个行星的星系曾经属于林家,并以林家第一位王者高手林天的名字命名,星系中间一颗巨大的恒星正在散发着狂暴的能量,它的光和热正是整个星系生命存在的基础。

  距离恒星最近的一颗行星,正是这个星系的主星“天林行星”。这个曾经无比繁荣的星球,早已衰败,星球表面满是废墟,江河断流,山峰倾塌,除了虫蚁青苔,早已不见大型生命的踪迹。

  在这片废墟中有一座峰顶仿佛被人用利器斩平的山峰,有一人正坐在峰顶,一身布满风尘的残破黑衣却掩不住绝代锋芒,一柄长剑横放在膝上,不甘寂寞的发着阵阵嗡鸣。

  这黑衣人,面目极为清秀,宛若女子,可一双漆黑的眼眸神光如刀,又带着几分深沉。此人正是人类星河联邦的王者,剑王林森。

  林森正望着脚下这曾经属于他林家的废墟若有所思,忽的眉头一皱,感觉的几道强大的神念在身上一扫而过,心念一动:“竟然这么快就追来了………恩!!!如此强横霸道的神念!!三个人,三个王者,呵呵,还真是看得起我。”

  “剑王林森,今日你便死在这吧。”随着这道阴鸷的话语,三道身影落于林森周围,呈品字型将其围住。

  这三道身影明显不是人类,前方一位狼头人身,手似利爪,闪着幽幽青光,正是妖族中的奎木狼族。

  后面一位双头四臂,身高九米,青面獠牙,乃是修罗族。

  右手一位最像人类,面目俊朗,身材修长,金发蓝眼,很像人类的欧罗巴族,可是背后却有六对洁白的羽翼,这是翼人一族。

  一百年前,妖族,翼人族,修罗族,三族由外星域突然攻来,人类准备不足,节节败退,后光明王崛起,麾下十大王者个个实力强绝,带领人类抵抗三族,取得几次大胜。

  可是就在人类反攻的关键时刻,翼人族的王者六翼天使路西法,破关而出,晋级圣者,自号上帝。并在战场上,大发神威,当场击杀四王,重伤光明王,光明王重伤后失踪,人类就此事颓,一蹶不振。

  一部分人类投降,另一部分转入地下继续反抗,反抗军首领有两位是当年光明王麾下十王中的力王和蝶王另一位便是新晋王者剑王林森。

  林森功法奇特,实力高明,一晋王者便是顶尖,击杀了妖族王者狐族的力拓,以及翼人族的六翼天使希腊,被三族视为大患。

  没想到一年前反抗军高层中出了叛徒,十二个据点悉数被灭,三王分头而逃,林森回到已是废墟的家乡,没想到还是被找到。

  林森缓缓站起,右手握上剑柄,已入绝境,心中却无悲无喜。

  那奎木狼族,见林森站起,嘿嘿一笑,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一甩,扔出一个白色的包裹,包裹上印染出一片殷红。

  林森接过包裹眼神一缩,“那是血的颜色”心中一叹,他已猜到里面是什么。轻轻打开包裹,一颗美丽的头颅现在眼前,双目圆睁,死不瞑目,这是蝶王妮可。

  “人这一生,有些事比活着更重要。”“我们将是火种,点燃人类的希望。”这是妮可邀请林森加入反抗军时说的话,其言犹在,其人已亡。

  林森轻轻的将这个曾经如此美丽的头颅放在地上,并没有合上那怒睁的双眼,轻道:“看着妮可,看我杀人。”

  说罢,直起身躯,眼眸如刀,直盯着对面的妖族狼王,道“力王是叛徒。”虽是问句,语气却很是肯定,三王的逃亡路线只有彼此知道,如此之快便被找到,而蝶王已死,叛徒必是力王。

  那狼族高手一愣,随即也不隐瞒,点头道:“不错”

  林森心中怒火更炽,脸色却愈发淡然,淡淡问道:“为何?”

  这次却是那翼人族接话:“林森,你们人族有句话叫,人往高处走,王者之上还有圣人,我翼人族有这世上唯一的圣人,力王想要更进一步,有圣人指点自然可少走弯路。圣上帝已答应收他为徒。林森,圣上帝也很赏识你,你若愿降,我……。”

  话还未完,便见一道剑光电射向自己,那翼人未想到林森在此时竟然突袭,又惊又怒,来不及多想便是一拳向剑光封去。

  林森身后的修罗族高手,怒吼一声,四臂各结了一个手印,顿时一道金色暮光将翼人护住,同时双口一张,一红一紫两道光柱射向林森。

  而那狼族王者,却是双脚顿地,身影便闪到林森身侧,双爪一个交叉划向林森的腰肾处,眼看林森无法避及,就要亡在自己爪下,不由得一声狞笑。

  却不料,林森突然弃剑,身形一矮一闪竟从狼妖的双爪下闪过,同时双手一握,将狼妖双爪握住,狼妖一惊体内奎木真元狂涌想将林森双手挣开,哪知真元刚刚到掌间便被一股奇异的真元消融。

  狼妖再想变招,已是不及。林森右腿上撩,正正挑中狼妖腿间要害,真元顺势而上,一路消融狼妖真元摧毁他的脏腑。

  血花四溅,狼妖飞跌而出,“他的真元怎地如此怪异。”这是狼妖的最后一个念头。

  翼人和修罗族人大骇,双双后退,眼睛死死盯着林森,一时竟不敢动手。

  三人乘着灭杀蝶王的势头赶来,信心满满,心想必是手到擒来,却不料此人如此强横,电光火石间便击杀狼族王者。

  林森神色淡淡然的望向两者,心中却在暗暗叫苦,刚刚行险一击杀了狼族王者,看似无恙,实际那狼族王者抓向腰部的双爪虽未抓实但是真元已是侵入体内,先前为了击杀狼王未有顾及,刚刚才用真元将其消除,但内腑已是受创。

  三人换了个身位,静静对峙,林森正站在原来狼王的位置,中间,蝶王头颅圆睁的双目正对着狼王的尸体,嘴唇微张,似在嘲笑,情形诡异之极。

  林森极力压制着体内的伤势,内腑出的血大量的往口中奔涌,又被林森咽回去。

  那翼人王者心思比较精细,眼见林森异样,眼中已露出怀疑之色。

  林森心中大叫不妙:“不管了,先下手为强”。身形一纵,身子贴着地面向翼人纵去。

  那翼人见林森袭来,身后六翼一张,便要飞起,天空是翼人的天下,实力到了王者之境便能掠空飞行,但要消耗真元,翼人有翅,天生能飞,所以在空中占有极大优势。

  林森哪能让他如愿,身子一个鱼跃,双手抓住翼人双脚,借力一翻,亦是翻到翼人背后,一拳击出,风声狂啸。

  翼人狂怒,暗骂:“怕你不成!“也不躲避,只是六翼交叠收起护住背心,同时右脚反踢,带着一溜圣白光芒直捣林森下腹部。

  同时那修罗族的王者也欺上前来,上两臂结了一个铁壁印,印一起,林森便觉着身周空气一滞,而下两臂却一拳一掌击向林森后背。

  林森面色平淡如水,撮指成剑,轻轻一划,铁壁印凝滞的空气便如纸一般的撕开。

  “咦!!!”这位一直沉默不说话的修罗族王者终于惊讶开口。他的铁壁印一旦结成,便是王者高手想要破开也要费些力气,这林森竟是如此轻描淡写。

  林森破开铁壁印,此时翼人右腿已到,林森也不躲闪,右膝下撞,“轰。”一声,劲风四溢,林森借着一撞之力,双臂一振,犹如大鸟一般腾空而起,修罗族王者的双拳顿时落空。

  林森一看破开夹击,一声长啸便向天外掠去。

  “想跑?”那翼人族怒哼。六翼一张,如流星一般追去,刹那间便到了林森背后。“圣光拳”右拳带着白芒轰向林森。

  “不要,小心…”修罗族天生好战,经验丰富,立时明白林森意图:想要分开二者,各个击破。可出口阻止已是不及,只好全力跟上。

  此时,翼人的铁拳已是击到林森背上,“死!”翼人大喝一声,拳劲勃发,圣光闪耀。可是拳劲真元一入林森体内,便如石沉大海,消失无踪。“怎么?”那翼人不知林森真元的奇异,大是讶异。

  “哇”一口鲜血喷出,林森虽是消融了大半真元,可剩下的依然不好消受,内腑伤上加伤。

  “机会!”林森眼中厉芒一闪,不顾伤势,右臂反抓,一把扣住翼人手臂,体内真元涌入,同时左脚反扫,一手一脚,一正一反,如同画了一个圆。

  而翼人身在圆中却有一种整个天地都向他倾轧过来的感觉“这是什么功法?”心中大骇,想要脱身,可是右臂被抓处的真元竟在不断消融,使他无法挣脱,眼看就要死在脚下,心中一狠,左手一斩,竟是将右臂斩断,同时左脚側抬硬挡住林森左脚一击,轰然爆响,翼人撒着鲜血,向下跌落。

  这时修罗王者飞到,一把将他接住。

  “小心,此人真元有古怪。”翼人虚弱道。

  修罗王者点点头,看向已经落在地面的林森,托着翼人缓缓落下。

  “真是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剑王,没了剑竟也如此强悍。”修罗王者问道:“这是什么功法?”

  “大阴阳赋,阴阳化生拳。”林森一面答道,一面暗查体内,伤势极重。“撑不了多久了,速战速决。”林森暗道。一面看向蝶王头颅,下定决心:便是死,也要将这两位留在这里。

  修罗王者慎重的看着林森道:“林森,你伤势极重,还能战吗?”话音刚落,也不等回答,双手一甩,竟将翼人向林森扔去,自己同时向林森扑去,四手两两合一,结了两个铁壁印,同时双口一张,一红一紫两道光芒喷出在中途又合为一道黑芒直击向林森。

  那翼人已到了林森面前,英俊的脸上满是狞笑,他右臂已断,左腿骨折,竟是让修罗人将他扔来,也是狠人。“死吧’一声暴喝,左拳击出,这是集他全身力量的一拳,那耀眼的白芒就像一个小型太阳一般,刺人双目。

  林森看着翼人近在咫尺狰狞的脸,不悲不喜,不怒不笑,只是淡淡道:“未必。”双手合抱,宛如揽月在怀,“噗”一声,那翼人就像一个压破的水袋一样爆开,死无全尸。

  这时那修罗族的黑光已是袭到身前,四周的铁壁印也是无力破开。

  那修罗族王者心中一喜:“终究还是死在我的手上,哈哈。“

  就在那黑芒穿胸而过的一刻,林森一声轻喝:“小青。“只见一直安静的躺在地上的长剑呼的暴起,一道青色剑光一闪,便由修罗族王者背心射入,穿胸而过。

  那修罗族王者的笑容僵在脸上,不可思议道:“怎么可能?圣人才能驭器。“

  被黑芒击中,倒在地上的林森笑道:“不错,不过小青有灵。“

  “灵器,怎么可能?只有圣人才能养出器灵,自五千年前,圣人神秘消失,再也没有灵器现世。“修罗喃喃道,随着话语眼中神采渐渐消失。

  “你终究还是死在我前面啊!“望着修罗已没有生命气息的身体,林森缓缓爬到蝶王头颅边上,轻轻的将她的眼睛合上。

  “有些事情比死亡更重要。”“人类的希望在哪里??我终究是没有看到。“随着话语,意识渐渐消散,朦胧中却好像看见一道流光从天外飞来,”那是什么,流星么?“最后一个念头闪过,意识沉寂。

  林森阖上双眼之际,那道流星似得光芒,竟向他的脑袋砸来,眨眼间便没入进去,之后空间一阵震荡,空气中泛起一阵涟漪,地面上竟又出现几人之前战斗的虚影,这是时间也紊乱了,突然一个黑洞出现,轰然间整个山峰都被吞噬进去,黑洞眨眼消失。

  “啊……”

  一声压抑的惊呼,林森从睡梦中醒来,身上的睡衣已被汗水浸湿。

  “我还没死??不对。难道只是一个梦?”林森望着黑暗中的夜光石英钟,上面显示着时间:星历2144年7月2日凌晨1:26,喃喃自语:“一个两百年的梦?如此清晰,如此真实?”

  “不对,这不是梦,我这是…。重生了?怎会发生这种事?”

  林森正疑惑着,忽然脑袋里一阵剧痛,一个机械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宿主已苏醒,检测开始…。。滴…。。滴……,检测完毕,宿主身体健康,精神力强大,可以融合智脑,融合开始10。。9。。8……。1。。0,融合完毕,匹配度70%,一些文件将丢失。”

  林森傻眼了,脑袋里的阵阵疼痛告诉他这不是梦。“我的脑袋里有东西?是什么玩意?”

  “宿主你好,我不是玩意,我是智脑2014号。”

  “智脑?那是什么?等等,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林森叫了起来

  “我与宿主已经融合,你的思维就是我的思维。”机械声音响起

  “什么,谁让你融合的,你快出来。”林森惊恐的叫道

  “抱歉,无此项功能。”智脑冰冷的声音响起

  “那你给我去死!”林森惊极而怒了

  “抱歉,无此项功能。”依旧是那个冷冰冰的声音

  “你给我滚蛋。”

  “抱歉,无此项功能。”

  林森感觉自己快疯了,就是上一世两百多年经历的风风雨雨,甚至面临死亡,也没有今天的这一出让他觉得离奇。

  “智脑,这到底是什么玩意?”林森头大

  “我不是玩意,我是智脑2014号。”智脑

  “闭嘴!!”林森怒吼

  “抱歉,无此项功能。”智脑

  …………………。

  第二日,经过一晚上的争吵。。不。。经过一晚的深入沟通。吊着两个黑眼圈的林森终于搞清楚了状况。

  智脑,是一个叫地球联邦的国家制造的高科技产品,地球联邦是一个叫太阳系的星系里的名为地球的行星上的十几个国家组合而成,拥有三个星系。

  让林森疑惑的是,这个国家的科技文明极其发达,但修炼文明却几同于无,“难道是另一方宇宙?”

  当了解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传说时,林森大骇:“三清: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太上老君。佛祖:接引,准提,释迦摩尼。东皇太一,还有女娲娘娘,还有上帝耶和华等等。这不都是5000年前神秘消失的几位圣人的名号吗。”

  “几位圣人,当年大战之时同时消失,难道是去了这方宇宙。还有,这个国家的白人相貌如同这里的欧罗巴人,而黄种人有如华族一般,竟然连度量衡和语言文字都有相似之处,难道圣人们不仅去了那里,竟还开枝散叶了,那黑人又是怎么回事?当地土人?”林森想的脑仁子疼。

  再说这智脑,却是地球联邦在即将遭到毁灭性打击之前造好的,集所有资源共造了4900个,里面存了各种地球文明结晶发往宇宙各处,以保证文明的延续。

  “什么毁灭性打击,难道无人能活下来?”林森问:

  “资料不足,无法回答。”

  而智脑2014号,里面存储的是大量的文化结晶,有音乐,有诗歌,有小说,就是没有林森最想知道的科技结晶。

  林森有些遗憾,但随即又振奋起来,因为智脑有一项超强的辅助功能,就是它强大的逻辑运算功能。

  当了解以后,林森知道,这项功能在他以后的修炼中会带给他莫大的好处。

  天色渐亮,林森看看时间,星时8:40。。将智脑调为被动(只有宿主主动发问时,智脑才会回答),否则林森相信自己一定会疯掉。

  走出屋外,眼前便是一片巨大碧绿的青湖,在朝阳的照射下波光粼粼,屋子周围是一小片柏树林,一条青石小道从屋门一直延伸到湖边,右侧有一个小码头,一艘白色的游艇静静的停在水面上,像一头温顺的白鲸。

  不远处便是连绵的山峰,有高有低,此起彼伏,这整条穹窿山脉便是林家的居住区。

  好美,林森不由的深吸一口气,柏树散发的天然清香扑鼻而来,林森只觉得神清气爽,不由的抬头高叫:“我林森,又回来了,一切遗憾我要弥补,一切美丽我要守护,一切恩怨我要报复,妖族,修罗族,翼人族,等我!!!”心底又轻轻加了一句“妮可,等我。”

  在一百多年的厮杀中,林森早已明白,种族之间的战争,无关正义,没有对错,只有生存以及更好的生存。“我林森生为人族,这里有我要守护的一切。”

  林森怀着一颗坚定的心,开始了今日的修炼,林森记得自己此时已被昆仑学院录取,还有三月便要开学,昆仑学院汇聚了天下精英,今后人类二十八位王者中的九位包括光明王都是出自此处。

  林森自信不弱与人,“当年若非家族出事,自己想必也会早早迈入王者之列。”

  “而如今吗?呵呵!”林森自信一笑

  “阴阳之气乃万物之母,混沌生太极,太极生阴阳,阴阳生万物,万物纳我心,………。”重生回来,林森自是不会再练天林中学所教的基础纳气法。

  基础纳气法,乃是这三千年来无数先贤的心血之作,中正平和,以此法筑基,只要天资不是太差,便可水到渠成,自然轻松之极,并且筑基之后想转练任何功法都没有冲突。现在五大星域有修炼资质的人几乎都以此筑基。

  但林森知道百年后乱世刚起,有多处上古先贤以及宗门的小千世界甚至大千世界出世,时人从中发现的上古功法多数都能从练气到筑基并一路修上去,有些功法筑基的妙处不下于基础纳气法,甚至有些更胜之。

  林森的大阴阳赋便是更胜之一。

  林森此时已是渐入佳境,体内练气期的真元已经尽数化为黑白二色互相缠绕,并在体内经脉游走,最后汇入丹田气海,在丹田中阴阳二气互相追逐,最后竟是化为一个圆,首尾相衔,阴阳互抱,形成太极。

  林森心中一喜体内这阴阳太极一成,便会缓缓转动永不停歇,便是不修炼的时候也能自主引天地灵气入体,就相当于时时刻刻都在修行,虽然引灵气的量不大可以说很少,但是架不住一日复一日的积累啊,积少成多,聚沙成塔。

  自此,林森的修行速度至少比别人快了两成。

  林森睁开眼睛,望了望天色,已是正午时分,肚子咕咕作响,早饭就没吃,如今胃已经在抗议了。

  “该去填饱肚子了,不知老爹回了没。”林森记得这段时日父亲应该是去了家族刚刚发现的一个小千世界。

  他还知道,明年,正是这个小千世界引发诸多事端,导致家族衰败。

  “必不叫旧事重演”林森握拳暗道。

  来到码头边,林森刚准备上游艇,忽的心意一动,一个鱼跃,冲入湖中,直接向对岸游去,湖面上顿时响起一连串少年人特有的清朗笑声。

  天林星,气候宜人,四季如春。

  湖水只是微凉,沁在少年的皮肤上,只让人觉着舒爽无比。

  林森一会儿仰泳,一会儿自由泳,忽而又像鱼一样跃出水面,少年一边笑一边叫,大喊着:“痛快啊痛快。”映着阳光的少年好像会发光一般。

  待得上到对岸,林森只觉得酣畅淋漓,块垒全消,曾经的生死搏杀,曾经的爱恨情仇,背负的人类希望好似都已离己而去,但林森知道,它们只是被埋藏在更深的心底。

  岸上不远便是一座山峰,这山峰高有百丈,造型奇特,一面缓如斜坡,一面陡如立镜。陡的一面覆满了藤萝,一片青翠;缓的一面建有一片宅院,一条小河从山顶流下,缓缓绕过宅院,在快到山底时没入地下,看这方向应该是直往那青湖而去。

  林森上岸,浑身已是湿透,他毫不在乎,直往院中走去,顺着九曲的回廊,连过两个跨院,途中的佣人向他恭敬的行礼,他也微笑点头回应,这些人的名字和样貌他早已不记得。

  当来到一个梅花形状的门洞前时,林森心中一时有些激荡,这是父母住的院子。

  稳住心情,林森一步跨进院内,院子很大,南边一座四丈高的小楼有三层,楼名观月。院中有一小湖,大约只有刚刚青湖的五分之一,四周假山青石环绕,还有几株梅树点缀其中。一条紫玉石铺就的小路连通小楼与湖。湖中心有一小岛,岛上有亭,四柱五檐,檐边飞翘,状若梅花。

  亭中有一女子斜倚在栏杆上,一身鹅黄色的长裙村的皮肤白皙如玉,外罩一件翠玉烟罗纱,飘飘如仙,右手掌着一本书卷,左手轻抚娥眉,眉头微蹙,似是遇到疑问。

  “妈妈”林森喊道。

  看见前世早早过逝的母亲活生生的就在眼前,林森心情激荡,几乎小跑着冲过楠木栈桥,来到亭子里。

  柳如是听见喊声,抬起头来,看见儿子急急向她跑来,欣喜之色挂在脸上,待得儿子来到近前,看见其一身水渍,不由俏脸一板,素指一点,点在林森额头上。道:“木头,你这熊孩子,瞧着一身水,又上哪顽皮去了。”手指顺势而下,极为熟练的拧住了林森的耳朵。

  “疼,疼,老妈,手下留情啊,饶命。”林森看着母亲假装严肃的脸和眼中隐含的笑意,心中温情荡漾,竟不顾自己两百多岁比自己老妈还要大的实际年龄,就此撒起娇来。

  若是上一世的熟人,看到林森这个样子,必定瞪掉一地的眼珠子,冷静的剑王,狠鸷的剑王,冷酷的剑王,但这是??撒娇的剑王???

  当然,重生回来的只有林森一人,所以他现在很是心安理得的扑在妈妈怀了,用故作天真的语气道:“老妈,木头饿了,有什么好吃的吗?”

  柳如是揉了揉儿子湿漉漉的头发,宠溺道:“就知道你小子坚持不下来,昨天不是还说要自力更生吗,要一人住在湖边小屋**,今天就来讨食吃?去吧,小厨房还热着海鲜虾饺。”

  “老妈万岁,孩儿去也!”林森欢呼,一个筋斗翻出小亭,一溜烟的闪了出去,如此之快,只是为了不让母亲看见眼中快要溢出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