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五章:江井场口

首页
  第十五章:江井场口

  “江井场口这里的翡翠毛料大部分是从腾冲、缅甸那边运过来的,老弟你虽对赌石不是很了解,应该听过这两个地方是专出翡翠的吧。”在往里面走,李全跟苏哲介绍一些大概。

  在上次大赚一笔,苏哲有专门补过这方面的资料。

  事实上大部分的翡翠毛料都是来自于缅甸,国内并没有翡翠产地。腾冲这个地方与缅甸相邻,却并不属于产地。但由于腾冲与缅甸较近,岩脉附近地带有毛料不奇怪。加上腾冲是有名的翡翠城,各种翡翠加工、交易都聚在那里。很多做翡翠毛料的商人经过不合法的途径从缅甸那边运原石到腾冲也不奇怪。

  在赌石人眼中,唯有这两个地方出产的毛料能够让他们觉得是真的,其他地方盛产的,哪怕不假,亦开不出高档翡翠来。

  “听说这批毛料当中,有一些是从老坑产出来的,就不知放在哪个角落里。”前几天李全赌垮不少,今天他想看能不能借助苏哲的运气,一次性回本。

  帝王绿、血美人这类他不奢想,要是能够开出一件老坑玻璃种,李全也算扬眉吐气。魏德刚这几天和他一起赌石,他赌垮,魏德刚全赌涨。虽然没有开出像苏哲那天高质地玻璃种和红翡来,最好的一块是黄翡。由于那块黄翡份量大,足以让魏德刚加工后卖到一个好价格。

  李全和魏德刚斗了这么多年,一下子让他在面前得瑟,这口气肯定咽不下去。

  “李哥,老坑口的毛料现在已经非常稀少了,要是有的话,进入国内市场,恐怕都要拍卖了怎么在这地方有呢?”苏哲补的资料不是白看的。

  缅甸的是翡翠主要产于北部密支那地区,有四条大岩脉,其中之一宽180米,长450米,向下延伸达150米,合约450万吨。次生砾石堆积长达十多公里,宽达6.5公里,厚达300米。按现每年产约10万公斤,则几千年也开采不完。

  数据是这样说,但是从古时以人工开采,到现在机器开采,特别是近几年,赌石这活动一下子火起来,按照现在这种开采速度,恐怕撑不了几千年。特别是老坑出产的毛料,更是少得可怜。

  像上次解出来的那块玻璃种尽管是属于高档翡翠,却不是来自于老坑。如果是老坑玻璃种,可能当时卖给李全的价格说不定会更高点。

  苏哲刚才的疑惑,很快李全就给出答案。

  “这次拿过来的毛料,老坑那些是一些人珍藏多年的。当时买回去,不知最后会开出什么来,不敢冒险就一直放着。如果老坑毛料越来越少,就放出市场交易,价格肯定比买回去要贵好几倍。”

  经过一堆毛料面前,李全停下脚步蹲下去在几块毛料上看了几眼才接着说,“如果将老坑的毛料进行拍卖,到时拍卖场那边又要抽一两成,有人肯定不愿意。所以这次老坑毛料就掺合在里面,如果有买家看中,私下谈价。”

  “那怎么分辨哪些是老坑和新坑产的毛料呢?”问题一问出来苏哲就知道他的确还嫩,说不定连入门都不算。来这里的人,十个九个当中都是老手,最后一个在这一行都算是成精的,老坑和新坑的一眼都能够辨认出来。

  李全没有取笑苏哲的念头,做为门外汉,他肯定是看不出来。

  “其实并不需要担心,在这个场口进行的是自由交易,为了交易公平,场口负责人有请了不少赌石专家做鉴定。”李全说。“每块石头上面都标有号码,有人看中了,哪些是老坑的做了记录,看号码就知道的了。江井场口能够经营这么多年不倒闭,就因为在这里交易够公平、公正、安全。”

  听李全这么说苏哲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启肉眼透视。扫了一眼才发现他们并不是在像上次切割厂那里掿的棚屋,说是房子,反而像是地下停车场,面积绝不会低于一万平方。周围堆放很多石头,应该是翡翠毛料。

  李全刚才提过,江井场口这边总共有三层,底下这层堆放的毛料是废料或者几乎不能开出高档翡翠的原石会在这一层放着。往上一层,毛料有好有坏,就看赌石者的眼光。至于最上面那层,每一块毛料都是经过精挑细选,让好几个在赌石行业多年的行家仔细看过,认为会出高绿的最后放在上面。

  一共三层,每往上一层价格都不一样。

  在下面转了一圈,苏哲发现这一层没有多少人,应该大部分人都在第二层。

  “老弟,我们上去看看。”李全的目的是第三层,自然不会在第一层浪费过多时间。苏哲亦没在下面逗留,眼前这一堆废料中有可能会漏网之鱼。只是异能有时间限制,苏哲不想在这么多废料上消耗太多时间。

  跟着李全到了上面,果然比起下面那层的冷清,第二层可以用菜市集来形容。与第一层的毛料堆放相比,第二层的堆放有着规律。每一块毛料上做了记号,一路并非放着。

  看着这么多人抱着一夜暴户的念头在这里出现,苏哲心里感叹,想来暴发户的梦想,无论谁都有拥有。

  李全一开始还有耐心跟苏哲慢慢往前走,听到前面传来欢呼声,他就再忍不住。可苏哲是瞎子,今天是他带来的,不能就这样将他扔下去。李全是急性子,前面的声音越来越大,他脖子伸得老长想看下情况。

  在这地方传来欢呼声,除了是有人赌涨外,其它的事情都不足以让人兴奋。苏哲望着李全的动作心里感到好笑,知道是为了顾及自己的感受没有将他丢下。

  “李哥,那边这么多人欢呼,应该是有人赌涨,你过去看看出了什么。”苏哲说。

  “算了,每天都有人赌涨赌垮,我也不是第一次见,还是要保持淡定的心态才行。”接着李全自嘲起来,“还好老魏没在,不然让他看到我这样子,又得挤兑了。”

  苏哲笑了笑说:“李哥,你过去看下吧。我眼睛不方便,你在这陪着我说不定会耽误你的正事。再者先过去到底是哪一个堆头出的绿,回头我们可以同样在那一堆石头上花点时间,避免在这么大的地方毫无目的。”

  李全笑着说:“还是老弟想得周到,你看我,都是个老手反而没你这刚入门的人想得周到。”顿了一下,李全将周围的环境刚苏哲说一遍,接着迫不及待的往前面过去。

  剩下苏哲一个人,他一直开着肉眼透视,摸着隔离带往人流比较少的地方过去。等会他想开启第二层透视,在人多的地方多少有方便。

  在九点钟方向那一带,人流比较稀少,苏哲心里正纳闷,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来。

  “咦,小兄弟你也过来了!”

  “陈老板么?”

  来人正是陈象,苏哲是看见他,但此刻他是一个盲人,只能用听声辨人方式。

  陈象呵呵一笑,“没想到在这里碰到小兄弟,前几天我还跟老郭提起你。”

  苏哲微微笑着说:“陈老板近来生意可好?”

  “好,托你上次开出两个高种,接下来那几天我的生意好得不得了,我的那些原石几乎销罊。”陈象掩饰不住他的兴奋。“回头我请你吃饭,算是报答你给我带来的运气。”

  “说要请吃饭应该是我请才对,别忘了因为你卖的石头,我可是大赚一笔。”

  在谁请吃饭的问题上,陈象也不纠结。往面前一堆毛料望一眼问:“小兄弟今天是和谁过来的?”苏哲上次运气是好到爆,到底眼睛不方便,陈象可不认为他是自己过来的。

  “李全,李哥。陈老板应该对李哥不陌生吧。”

  “老李那家伙,还以为他前几天赌垮这么多,真选择休息几天才重新出山。到底是男人,哪会让下面那根东西干呢,几时都要保持湿的状态。”

  苏哲脸上带着浅笑,这带荤的玩笑他一听就明白其中的意思。

  “陈老板今天是过来卖石头还是买石头?”苏哲问。

  “都有。”

  苏哲没有再问,走向一堆没有隔离带的毛料面前蹲下来看了几眼。不过每一个石头都一样,肉眼根本看不出究竟所以来。赌石这东西说也奇怪,现代科技这么发达,却没有任何一种仪器能通过这层外壳很快判出其内是宝玉还是败絮,这也是赌石这东西这么多年,依然让这么多人向往。

  虽然是门外汉,苏哲恶补不少关于之方面的资料,对于翡翠毛料的鉴定也不是真的一点都不懂。在几块石头上面摸了一会,苏哲开启了第二层透视功能。快速的扫了一遍,发现面前一堆都没什么发现。挪个身体准备去另一堆看时,突然眼睛传来一道耀眼的光芒。

  “咦,有情况!”

  ...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