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001章 抗拒参军的富二代

首页
  第001章 抗拒参军的富二代

  茫茫星空,广袤而寂寥,无数恒星在闪耀。

  辰元2011年3月1日,一艘中型卓卡飞船从白鹭星出发,匀速的飞往缅洛军事基地。缅洛军事基地位于白鹭星附近的一颗卫星之上。普通的卓卡飞船,大约要飞行三个小时。

  卓卡飞船上装载的,都是白鹭星今年加入联邦军队的新兵,总共是五百五十人。他们都是来自白鹭星下属的各个大城市,如白露城、日照城、逻些城、小雅城、瓦伦城等地。其中,又以来自白露城的新兵最多,大约有三十人。

  夏星晓就是其中的一个新兵。

  上个月才刚刚年满十八周岁的他,是在很突然的情况下,接到入伍通知书的。由于没有任何的思想装备,夏星晓自从离开家以后,就一言不发,情绪低落,形同行尸走肉。

  夏星晓其实是极力抗拒参军的。在白露城,他的父亲夏千峰,掌管着一家规模庞大的矿石贸易公司,拥有价值数十亿星币的资产。夏千峰本身还是白露城议会的重量级议员之一,在白露城还是相当有名望的。

  作为富二代,夏星晓有着悠闲舒适的生活,每天锦衣玉食,醇酒美人,不知道小日子过得多么的滋润。为了享受舒适的生活,他甚至都没有进入公立学校念书,而是到一家私立贵族学校挂了一个名字,其实根本就没有去上几节课。

  参军?夏星晓怎么可能想到自己居然必须参军?但是,因为一个女人的出现,一切都改变了。这个女人,就是缅洛军事基地的军法处处长虞芷蕾。

  夏星晓就是被这个美丽而清冷的军法官抓来的。当时他躲在自己的家里,愣是被她带人给搜了出来,强行带走。在她的淫威面前,所有人都爱莫能助。

  而此时此刻,她就坐在所有新兵的对面,有意无意的盯着他们。她所坐的位置,同样是新兵的位置。她的目光,时不时的从新兵们的脸上扫过,毫无生气,仿佛在看一堆木头。只是,没有任何的新兵,会觉得不舒服,又或者是对此有异议。

  事实上,由于虞芷蕾的过分美丽,过分清冷,即使她就坐在新兵们的对面,距离最前面的新兵只有不到五米的距离。但是,所有的新兵,都不敢正眼看她。只有夏星晓是例外。

  夏星晓将自己的不幸,完全归咎在虞芷蕾的身上。他认定,虞芷蕾就是他的最大的仇人。正是他的到来,扰乱了自己的生活。既然是仇人,那就不需要客气了。

  他看着虞芷蕾的目光,毫不掩饰的带着明显亵渎的味道。他的目光,赤裸裸的落在她的胸口上。末了,又慢慢的移动到她身上的其他地方。即使是面对虞芷蕾清冷的目光,他也没有丝毫回避的意思。甚至,隐隐间,还有种挑衅的味道。

  必须说,这个女人,在身材和容貌方面,还是有些资本的。她的脸庞,是典型的瓜子脸,唇红齿白。酥胸高挺,腰肢纤细,臀部微微上翘,滚圆如玉。双腿修长而洁白。难怪如此的高傲。心底下,他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立刻推倒,狠狠的蹂躏一番。

  只可惜,这个念头,暂时只是幻想。想强行推倒虞芷蕾,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听说军法官的权力,在军队里面可是相当恐怖的存在。得罪了军法官,比得罪了直接上司还要糟糕。暂时看起来,他唯一能够蹂躏的,就是这个该死的世界了。

  星耀联邦实行的是义务兵役制,每年由电脑系统在适龄青年中随机选择,如果被选中,就必须至少服役五年。否则,就要遭受军法的处置。电脑系统的随机选择,没有任何人可以干预。

  星空世界的人类,平均寿命已经超过三百岁。五年的服役时间,倒也不算太长。但是,服兵役毕竟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对于很多人来说,五年的时间,其实都太长了。特别是对于夏星晓来说,简直是噩梦一般的长。只可惜,他没有办法改变。

  每年电脑随机征兵的时候,所有的媒体都盯着呢,就算是总统、议长、国防部长、参谋总长之类的,都无权干涉。这就意味着,即使是富二代、官二代、军二代的身份,都不管用,都无法幸免。被选中就是被选中,必须前来服役。

  如果在征兵的过程中,发现有人作弊,那就有好戏看了。联邦最高法院有九个独立大法官,他们可是谁的帐都不卖,只按照自己对法律的理解做出判决。他们的判决就是最终判决。就算是总统和议长之类的亲自出面说情,也会被拒之门外。

  好在,星耀联邦有八千亿的人口,适龄青年大概占了5%左右。具体来说,就是大约四百亿人。这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而联邦军队每年的征兵数额,只有四百万左右。这就意味着,在一万个适龄青年里面,只有一个人会被电脑选中。这样的几率,大家倒也能够接受。万分之一的几率,你还想怎么样?

  夏星晓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倒霉。在一起混的一大群纨绔青年人里面,就他一个人被电脑随机选中了。万分之一的几率啊,居然就被抽中了,夏星晓实在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大血霉了,运气好到不能再好了。

  他就奇怪了,买星空大乐透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呢?那可是五百亿星币的奖励啊!如果中了一等奖,他个人的财富,立刻就要比他老爸的资产还要多了。

  蓦然接到入伍通知书的时候,不但是他,就是他的家人,都觉得非常的意外。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夏星晓都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要服兵役!军队,距离他真的是太遥远了!

  其实,夏星晓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一个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身份。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来自地球,来自数万年以前的古地球。在古地球上,他同样是富二代。大概两年前,他正怀抱大学校花看流星雨的时候,被一颗古怪的流星砸到,结果就来到了这个世界,并且莫名其妙的拥有了另外一个身份。

  星空世界——夏星晓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应该叫做什么名字。它的准确位置,应该是以太阳系为圆心,半径大约五万光年的一个圆球。姑且叫做星空世界吧——是一个科技文明和武学文明相并存的世界。两个文明齐头并进,都几乎繁衍到了巅峰。

  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很高,太空飞船、太空战舰、太空战机、机甲、电磁炮、轨道炮、中子炮、粒子炮、空间跳跃……一应俱全。在他穿越到来之前,已经爆发了二十三次的星空大战。

  每次星空大战,都有大量的战舰、战机和机甲出动。他们在广袤的星空展开厮杀,给星空世界带来巨大的创伤。星空中那些密密麻麻的陨石带,还有太空风暴,大量的死星、黑洞、白矮星、中子星,都是历次星空战争留下的痕迹。

  这个世界的武学修炼,同样很出色。

  如果说科技文明,是将人体外的一切能力,都繁衍到巅峰的话。武学文明则是将人体本身的一切能力,都繁衍到巅峰。两个文明之间的较量,几乎没有高下之分。

  每次的星空大战,同样有大量的修炼者参加。修炼者的各项能力,比普通人强出无数倍。高等级的修炼者,能够对抗战机,对抗机甲,对抗战舰,即使遇到各种星空大炮的轰击,也安然无恙。甚至,那些异常强悍的修炼者,可以一拳就将一艘大型战舰打碎。

  简单的来说,修炼者就是通过修炼各种武学,将自己变得异常强大的一群人。他们通过吸收天地元力或其他形式的能量,转化为内息真气,以此施展各种大威力的武学技能,重创敌人。

  修炼者,是人类特有的。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为了弥补人类在科技文明方面的不足。客观来说,人类的科技文明,和来自其他星系的外星文明相比,是要落后一些的。无论是战舰、战机、机甲,还是机械人,都要落后外星文明一个等级。

  在古地球时代,修炼者就是行走江湖的侠客,他们更加喜欢独来独往的生活。跃马横刀,快意恩仇,乃是大多数侠客的写照。但是,在星空世界,修炼者则是有着严密组织的。

  因为修炼者的能力太过强大,不经意之间,就能对别人造成严重的伤害,为了保证星空世界的秩序安全,所有的修炼者,基本上都被局限在军队范围内。各种大威力的武学技能,也禁止流传到民间。换言之,想要修炼上乘的武学,就只有参军一途。

  当然,任何事情都有例外。

  只是那些例外,一般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两世为人的夏星晓对参军没有丝毫的兴趣,对于成为修炼者也没有丝毫的兴趣。他其实没有什么人生目标,喜欢浑浑噩噩,无忧无虑的过日子。而恰恰好,凭借他目前的富二代身份,混吃等死,舒舒服服的过完一辈子,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参军,那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星空世界,可不是相对和平的地球二十一世纪。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危险,到处都是陷阱,万一不小心落在里面,这辈子就交代进去了。你想想,连蔓延整个星空的星空大战都已经爆发了二十三次,其他的小规模的冲突和战争,还能少的了?

  事实上,仅仅是星耀联邦,自从建立以来,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战争。特别是靠近边境地区,联邦军队和太空妖兽、合成人、生化人、非人类高智慧生命的交锋,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而联邦军队每年的官兵伤亡数量,更是超过二十万之多。

  这还仅仅是联邦军队公布的数据。有人怀疑,联邦军队每年的伤亡数据,至少在五十万以上。因为,联邦军队在统计官兵伤亡的时候,总是将失踪的人员排除在外。而偏偏在星空之中,失踪的人员数量,是非常庞大的。对于失踪人员来说,其实能幸存的极少,大部分都战死了,只是无法确认遗体而已。

  夏星晓的家人,在接到入伍通知书以后,动用了多方的关系,试图让他免除服兵役,结果都失败了。他的父母很无奈的告诉他,想要离开军队,回家去过逍遥自在的日子,只有他自己想办法了。但是,当逃兵是不行的。当逃兵的后果会很严重。

  “有什么方法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开军队,又不需要承担严重的后果呢?”这是一路上,夏星晓都在一边翻阅新兵规则,一边苦苦思考这个问题。只可惜,想了好久好久,一直都没有答案。

  ……

  大概飞行了一个小时以后,卓卡飞船突然开始减速,还向左边大幅度倾侧,似乎是在闪避什么东西。其实,茫茫星空,乃是立体的,根本没有上下左右之分。但是以夏星晓的学识,也只能判断是左边了。他完全是将自己的身体当做参照物来判断的。

  卓卡飞船在减速以后,浑身还剧烈的震动了一下,显然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撞击。猝不及防之下,新兵们都有些慌乱失态。有人发出低声的惊恐的尖叫,感觉好像是世界末日似的。还有人一不小心,居然呕吐了出来,样子可谓是相当的狼狈。如果没有安全带的话,估计已经有新兵从座位上滚下来了。

  虞芷蕾同样受到了影响。猝不及防的她,尽管及时的调整了自己的姿势,以适应剧烈的震动。但是,她之前并没有系安全带。结果,卓卡飞船摆动的时候,她情不自禁的向前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地上。幸好,她毕竟是军人,有基础的身体训练,很快反应过来,急忙用手撑地,将自己稳住。

  然而,当她正要挺直腰站起来的时候,蓦然看到一道贪婪的目光,正好落在自己的胸口上,死死的盯着,一点回避的意思都没有。虞芷蕾顿时大怒。同时,又十分的羞愧,脸颊瞬间红透了。原来,这道目光正是来自夏星晓。

  这个该死的家伙,肆无忌惮的目光,正好通过她敞开的胸口,盯着她胸前的一双大白兔。偏偏她这个跪地的动作,简直就是将大白兔送上门给他免费参观似的。由于身体的剧烈动作,她的一双大白兔,还在不断的摇晃呢。虞芷蕾要是不十二万分的羞怒,那就怪了。什么时候,她被一个男人这样赤裸裸的亵渎过?

  “你!”虞芷蕾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急忙挺直身躯,同时下意识的拉紧自己的军装。由于害羞和愤怒,她秀丽的脸颊上,全部都是红晕,连耳根的后面都红透了。

  幸好别的新兵都处于慌乱当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女军法官的异常。否则,只怕虞芷蕾要更加的窘迫了。她的内心,在瞬间,就将夏星晓打入了地狱。她发誓,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然而,作为罪魁祸首的夏星晓,只是轻描淡写的耸耸肩,依依不舍的移开了目光。他的神情,似乎是觉得有些惋惜,有些意犹未尽,却是一点歉疚的意思都没有。至于是否会因此得罪女军法官,他是一点都不关心。反正,他早就将她当做仇人了。

  刚才的事情,可不能怪他。这完全是虞芷蕾自己主动的送上门来的。谁叫她连基本的安全知识都没有,忘记系安全带了呢?这样的好事,如果他拒绝接受的话,他就不是夏星晓了。

  刚才的剧烈震动,夏星晓之所以没有反应,主要是得益他以前的胡作非为。以前的他,可是相当好动的,跑酷之类的玩得溜溜转。什么凌空翻滚,什么前空翻,什么后空翻,都难不倒他。这一点点的震动,其实不算什么。更何况,不是还有安全带吗?他可是乖乖的将安全带系的紧紧的。

  卓卡飞船上的全息图像,忽然打开,在新兵们的前面投射出卓卡飞船外面的情景。夏星晓下意识的抬头看着全息图像,发现在卓卡飞船的前面,出现了几个庞然大物。

  它们的外形,有点像是蟾蜍,又有点像是蜘蛛。远远的看过去,至少有四五层楼高,上百米大小。表面覆盖着鳞片之类,隐隐有些暗绿色的光芒。

  “蟾蛛怪!”

  “太空妖兽!”

  有新兵低声的惊叫出来。

  那几个庞然大物,正是太空妖兽蟾蛛怪。

  蟾蛛怪是蟾蜍和蜘蛛杂交引发的怪物。它们受到宇宙各种射线的照射,不断的发生变异,最终成为现在的样子。它们的致命武器,就是墨绿色的毒液。体型庞大的它们,体内拥有数个毒囊,蕴含的毒液非常多,随口一喷,就能喷射出一串串的“液体炸弹”。

  刚才,就是它们喷射出来的液体炸弹,打到了卓卡飞船的外壳,造成卓卡飞船的剧烈震动。蟾蛛怪喷射出来的虽然是液体,冲击力却是很大的,足可以震动中型卓卡飞船。

  如果是超大型的太空妖兽,喷射出来的毒液,甚至能对庞大的战舰都构成威胁。这可不是电视电影里面的虚拟情节,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太空战舰,在宇宙里面,绝对不是没有对手的。甚至,还发生过整个舰队几十艘大型战舰,被宇宙不明生物一口吞掉的恐怖现象。

  这种液体炸弹具有很强的粘性和腐蚀性,一旦被沾上,几乎没有洗脱的可能。只有纯粹的能量罩,才能将毒液隔离开去。更可怕的是,其毒性能够维持数十年乃至上百年不变。即使浓度经过数十万倍的稀释,依然对人体具有致命的伤害力。

  此时此刻,卓卡飞船的外面,到处都是飘散的墨绿色液体,如同一片墨绿色的雨幕。毒雾在虚空中弥漫不散,无意中形成一个个的陷阱。如果有人不小心沾上,小命多半不保。就算是修炼者,如果不小心沾到这些毒液,也不好受。

  刚才的液体炸弹,幸好是打在卓卡飞船的外壳上,被飞船的能量保护罩反弹到其他地方去了。如果打在人群里,他们这几百号新兵,估计一下子全没了。在强烈的腐蚀性下,估计他们连一点渣都不会留下的。而卓卡飞船的外壳,也会受到一定的损坏。

  这是所有的新兵,第一次遭遇到真正的太空妖兽。以前,太空妖兽只会出现在电视电影,又或者是书本图画里面。毫无疑问,他们看到的太空妖兽,都是经过技术处理的,不可能将太空妖兽最恐怖的一面,完完全全的展现在公众的面前。那样会引发恐慌的。

  第一次遭遇真正的太空妖兽,所有的新兵,内心都不好受。他们不得不承认,一个蟾蛛怪,就能轻松秒杀他们几百号人。他们面对这样的怪物,完全没有招架之力。而这样的蟾蛛怪,在太空妖兽里面,差不多是最低等的,最没有战斗力的。

  事实上,茫茫星空之中,有着太多的危险。生化人、合成人、机械人、太空妖兽、类人生物、非人类高智慧生物、宇宙射线、宇宙风暴、黑洞、白矮星、中子星、超新星等等,都严重的威胁到人类的安全。其中,又以太空妖兽最为常见。在星际航行中,遭遇太空妖兽,一点都不意外。

  卓卡飞船本身是没有攻击系统的,只有防御系统。实际上,对于灵活的太空妖兽而言,激光炮、粒子炮、电磁炮之类的武器,命中率太低,而需要消耗的能量却又太多,完全没有性价比。对付太空妖兽,完全可以由修炼者进行。

  “嗤!”

  蓦然间,一道刀光爆射而去,划破星空。

  刀光所过之处,立刻就有四头的蟾蛛怪被击杀。

  它们的尸体,在太空中四分五裂,不断肢解,墨绿色的毒液四处飘荡,进一步将毒雾笼罩的范围扩大。

  但是,这绝对不是结果。刀光掠过的星空,忽然间无声无息的剧烈膨胀,跟着无声无息的爆炸开来。处在附近的蟾蛛怪,纷纷被剧烈的爆炸,当场炸得粉身碎骨,连一丝丝的渣滓都没有留下。

  无声无息的爆炸,就好像是在平静的星空里面,扔入了一枚石子,引发了一阵阵的涟漪。涟漪不断的向四周扩展,似乎带着某种神奇的毁灭性的能量。凡是被涟漪波及的蟾蛛怪,都纷纷做出负隅顽抗的动作,似乎感觉到致命的危险。

  有的蟾蛛怪,在肉眼看不到的涟漪中,活生生的就被震死了。有的蟾蛛怪,则是被涟漪震荡得皮开肉绽,不断的喷洒出大量的毒液。这些毒液,却不是它们主动喷洒出来的,而是毒囊被震破了,大量的毒液,被动的泄露出来了。

  原本试图攻击卓卡飞船的密密麻麻的蟾蛛怪,因为这一道刀光的出现,几乎被一扫而空。星空中,只有飘散的毒雾和零碎的妖兽肢体。剩下的几个蟾蛛怪,也是遍体鳞伤,急急忙忙的转身,狼狈不堪的逃命去了。

  因为太空是没有空气的,在搏杀的过程中,完全感觉不到声响。新兵们从全息图像里面看到的,只有沉寂的画面。但是那一道锋利的刀光,永远的都烙印在了他们的脑海里。

  就是夏星晓也被狠狠的刺激了一次。我操,这一刀也太牛叉了。他粗略计算了一下,刚才那一刀,刀光横亘的距离,至少有四五千米远。能够将刀光劈出四五千米,的确是太强悍了。更彪悍的是,刀光附带的能量,居然将附近的蟾蛛怪,都全部震死!

  难怪太空妖兽这么多,这么猛,依然阻挡不住人类向宇宙深处扩张的步伐。也难怪人类的科学技术,距离非人类还有一定的距离,依然可以在星空中生存。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修炼者的存在。修炼者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其实,在星空的更远处,还有更多的蟾蛛怪,试图攻击卓卡飞船。蟾蛛怪从来都是大群大群行动的,数量很少会少于一百。刚才的那几十个的蟾蛛怪,只是来打头阵的。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它们会将这艘卓卡飞船吞噬掉,然后继续寻找下一个猎物。

  但是,那一道刀光,已经将它们都完全震慑住了。它们非但没有机会吞噬卓卡飞船,反而很有可能付出自己的性命。这些蟾蛛怪,天生就畏惧修炼者。发现不妙的它们,纷纷四散而去。

  别看蟾蛛怪的身形十分的庞大,十分的笨重,在太空中的移动速度,却是相当快,至少超过了500米每秒。这已经是比声音还快的速度。一会儿的功夫,所有的蟾蛛怪就全部消失不见了。

  出手击杀蟾蛛怪的修炼者,也没有继续追击,转身回到了卓卡飞船里面。这个修炼者佩戴着少校军衔,大概在五十来岁,国字脸,眼眶深陷,脸色肃穆。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沉默寡言之人。在他的背后,插着一把细长的弯刀,外表很是简朴。

  “章枫,你的狂风刀法又有长进啊!刚才那一刀,威力十足啊!不过,劳烦你老人家亲自出手,似乎有点大材小用了,随便一个少尉都能对付它们了。”虞芷蕾笑吟吟的说道。

  如果是平时,虞芷蕾一般很少说话。军法官,都是沉默寡言,惜字如金的。但是,她必须通过说话,来缓解自己的窘迫。夏星晓那个混蛋,还在盯着她的胸脯上下打量呢。想到刚才尴尬的一幕,虞芷蕾真的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只可惜,她不能这么做。否则,她以后都要被这个夏星晓拿住把柄了。

  击杀那些蟾蛛怪的,正是来自缅洛军事基地的章枫少校。他负责保护这艘卓卡飞船的安全。他修炼的武学技能,正是古地球时代田伯光最擅长的狂风刀法。这套刀法号称联邦军队第一快刀,修炼的人很多。章枫在这套刀法上浸淫了三十多年,颇有造诣。

  刚才那一刀,只是章枫随意挥洒而已。如果狂风刀法全力施展,夏星晓等人看到的,肯定是满星空的刀光了。方圆数百公里的星空,都会被凌厉的刀光笼罩。不要说几十个的蟾蛛怪,就是几万个,几十万个,只要被刀光笼罩,都只有死路一条。

  章枫坐下来,沉声说道:“这些蟾蛛怪,不过是来打头阵的。我估计,后面还有佛手怪、陀螺怪、旋风怪等到来。它们的老巢在黑虎星,总是一起出动。搞不好,还有螳螂刀骑、螳螂弓骑之类的大家伙殿后。幸好,咱们马上就到达基地了。”

  虞芷蕾脸色微微一变,有点忧虑的说道:“这条航路,本来是十分安全的,我上个月往返好多次,都没有遇到太空妖兽。现在……看来,又要组织人马清扫马路了啊!可是,我们不是去年才刚刚大规模清扫过的吗?怎么那么快……”

  章枫微微叹息一声,缓缓的说道:“根据联邦研究院的通告,打后三十年,都是WST射线的活跃期。这对于我们来说,可不是好事啊!三十年的时间,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虞芷蕾默默的点点头,内心更加的忧虑。她暂时忘却了刚才的尴尬。太空妖兽的强大,就在于它们可以吸收星辰之力。而WST射线里面,蕴含的星辰之力是最纯净的,浓度也是最高的。太空妖兽几乎不需要经过任何的转化,就可以从WST射线里面获得大量的星辰之力,进而提升自己的能力。

  无论是人类又或者是非人类,都需要从星空获取巨额的能量。不管这些能量是什么形式的。天地元气是能量,星辰之力是能量,宇宙射线、宇宙风暴、黑洞、白矮星、中子星之类的,同样都是能量。唯一不同的,就是它们的转化形式。

  人类的最大弱点,就在于各种能量的转化上,远远不如非人类。比如说,宇宙射线里面的能量,人类就完全无法利用。目前已知的数万种射线,对人类都没有任何好处。甚至,大部分的宇宙射线,对于人类,还有负面作用。其中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修炼者的经脉,在WST射线的影响下,会日渐萎缩。

  三十年的WST射线活跃期,意味着在今后的三十年内,太空妖兽将会变得更加的活跃,更加的强大,更加的难对付。就算是出现一些超级大怪物,也不是不可能的。在宇宙深处,更是有可能出现一些史前怪物。人类,只怕又要面临严峻的挑战了。

  但是,这还不是最致命的。太空妖兽的本事再强大,也无法对整个人类构成致命的威胁。太空妖兽的智慧,完全不是人类的对手。最致命的是,人类的主要竞争对手,那些非人类的高智慧生物,也有可能从WST射线里面获得好处,进而对人类产生更大的威胁。

  比如说,哈里兰帝国的捕食者,就能够吸收WST射线里面的能量,增强自身的能力。而哈里兰帝国,和德迦帝国一样,都是星空世界最不稳定的因素。每次的星空大战,几乎都是他们率先发起的。随着WST射线的活跃,只怕捕食者又在酝酿新的星空大战了。

  除了哈里兰帝国,还有米塔尔帝国、闪雷特帝国、摩羯陀皇朝、萨摩亚皇朝等非人类高智慧势力,都有可能从WST射线中获得巨大的好处。因为他们同样可以转化和吸收WST射线里面蕴藏的星辰之力。一旦他们的实力增强,星空大战同样在所难免。

  无论是在什么时代,在什么地方,无论有什么样的科技水平,什么样的文明体系,资源的争夺,都是恒久不变的。谁都想获得更多的资源,谁都想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

  谁能预料到,如果又一次的星空大战爆发,最终的结果,会是怎么样呢?

  ……

  这个小小的插曲,对飞船上的新兵,影响自然非常大。估计,绝大多数新兵都是第一次看到修炼者出手,第一次亲眼感受到修炼者的超级强大,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将来,会是前途一片光明。

  他们加入军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成为修炼者。参军固然有危险,固然很辛苦,但是,修炼者也的确是强大啊!如果不是被电脑随机选中参军,他们就根本没有成为修炼者的机会。

  前面说过,联邦一直努力的将武学技能,控制在军队范围之内,严禁流传到民间。但是,凡事总有例外。那些高级别的修炼者,不可能没有人将武学技能流传出去。他们肯定会想办法,传授给自己的后代。因此,民间的修炼者,其实数量不少。

  只不过,联邦的法律毕竟摆在那里,不许民间偷练武学技能。因此,民间的修炼者,是不能暴露在公众场合的。至少,他们不应该出现在大众的视线里。如果他们被有心人盯上,多少都会有一些麻烦。特别是那些锲而不舍的记者,最喜欢挖掘各类丑闻了。

  当然了,联邦军队对于民间的修炼者,也有一定的威慑作用。毕竟,最强大,最有组织的修炼者,都在军队里面服役呢。如果民间的修炼者乱来的话,肯定会遭受军队的镇压的。

  这也是联邦政府的统治得以维系的基础。任何政府,离开军队的支持,都是玩不转的。不管是人类还是非人类,不管是帝国还是共和国,不管是联邦还是自治领,道理都一样。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