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八章:婚配年纪

首页
  第八章:婚配年纪

  温柔正吃饭,忽然见小环从外面跑进来,口里直嚷:“饿死了,饿死了,有什么吃的?”
  “姑娘家,这么慌张做什么?那边还有新出笼的包子,你拿两个吃吧。”刘嫂似乎对小环管得挺严,看见她不合规矩的举动就要唠叨。
  小环在厨房内兜了一圈,掀了锅盖瞧瞧,口里哝咕道:“怎么又是包子和稀粥啊?都吃了三四日了,就不能换点新鲜的?”
  “有吃有喝你还挑?有本事争点气,让三姑娘把你挑到屋里使唤,随着姑娘吃香喝辣,不比跟着我这个穷酸的老娘喝稀粥嚼咸菜强?”刘嫂呼噜噜几口将温热的稀粥喝完,捡了一个肉馅的包子递给小环,那是她特特留下的,其它的包子里都是菜肉馅,菜多,肉少。反正她身为大厨房管事的,克扣点肉来给自己的女儿开小灶,只要不过份,也没人敢道个不字。
  小环接过肉包瞧了瞧,又看看那些低头吃饭,故意不与她目光对视的厨娘们,心里暗自叹口气,舀了碗粥就坐到了温柔身旁。温柔可没想到她昨天接连被打骂了两回,今天还敢挨着自己坐,看看正打发人去上房里要水牌准备安排午饭的刘嫂,压低声音道:“你和我这么亲近,不怕你娘又打你吗?”
  “没事,我娘疼我呢,看上去打骂的凶,其实手上力道并不重,我再大声哭喊两句,她就更下不去手啦。”小环低着声音偷偷地笑,又在桌子底下将手里的肉包掰开,递半个给温柔道:“不过我极不喜欢娘给我留独食,这厨房里多少双眼睛盯着哪,都想她这个管事的位置,日后万一闹出来可不好看,可是不管说多少次,我娘总是不听。”
  温柔诧异这个年纪小小的女孩竟会留意到府中这些错综复杂的明争暗斗,偏偏她又口无遮拦,这样的事都随口对自己这个才认识不到两天的陌生人说,不禁抬头看看别人有没有留意到她们两个的窃窃私语。幸好厨娘们都在大声议论着府里的八卦,刘嫂也不知道出去做什么了,压根就没人理会她们这两个坐在角落里的小姑娘,她这才放下心来,悄悄笑道:“你怎么这么信任我?”
  “信任?”小环眨眨眼,笑了,“我第一眼看见姐姐就觉得很投缘啊!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而且你又不像她们——”她说着,对那些大声说笑的厨娘们抬了抬下巴。
  温柔被小环天真的话语搅得哭笑不得,只将那半个肉包递回去道:“这是你娘给你留的,还是你吃吧。”
  “姐姐你就不用和我客气了,我这还有呢!”小环说着,晃了晃手上那个肉馅已被咬掉的包子接着道:“我知道你在上房吃惯了好的,一时也无法适应这里的生活,不过还是忍耐一下吧,没准什么时候夫人气消了,还会召你回去使唤。”
  这小女孩算是在安慰她?温柔心里一暖,觉得小环的性格十分讨人喜欢,一点都没有现代孩子惯有的那种娇纵,纯真里又带点自小在复杂环境中长大而耳濡目染来的一点世故,偏不让人讨厌,只觉得可爱,不禁笑道:“夫人是不会把我召回去使唤的,我也不想回去。”
  “不想回去?”小环大大的吃惊了,紧盯着温柔,一口包子含在嘴里,半天没咽下去。
  “对啊,不想回去。”温柔肯定道。
  回去有什么好?如花还不是因为爬了赵府老爷的床才被打死的?不管她是自愿还是被迫,反正赵府老爷是看上了她的姿色,夫人李氏又将她视为眼中钉,回去除了被打骂虐待,最后死路一条外,她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好下场,若是当了赵府老爷的小妾,那种日子,在她看来更是生不如死。
  小环喝了口稀粥,好容易才将口里的包子冲下去,回过头来道:“可是……可是……”她可是了半天,也没可是出个所以然来。
  “忘了问你,你昨天说当上房丫鬟的好处,说了半截,那个最重要的好处是什么?我怎么都想不明白。”温柔的确不懂那些厨娘为什么取笑她动了春心,当上房丫鬟和动春心有什么关系?
  “那个……”小环的脸蓦地红了,低下头犹豫了半天,终究是小孩子心里藏不住话,还是用比蚊子哼哼还轻的声音对温柔道:“当了上房丫鬟,有机会配个好人家……”
  原来如此!温柔恍然大悟!
  “上房丫鬟要是得脸,还能自个挑选府里有出息的男人,没准还能配出去嫁个小户人家,不用再当奴作婢,若是当个粗使丫鬟,夫人随便指个家丁就给配了。”小环说着,抬起头担忧地望了温柔一眼道:“姐姐也快到了婚配的年纪,还说不想回上房的话,难道就不担心吗?”
  结婚!这事情温柔从来没想过!小环的话一下子就将她给问住了。
  她穿越前不过二十四岁,谈过两次没什么感觉的纯情恋爱,可是却从没想过要嫁人。现在穿回了古代,年纪更小,不过十四五岁,穿越的痛苦和生存的压力都已经让她忧心如焚,自然更不可能想到嫁人这档事了,此时被小环这么一说,才恍然惊觉,想起古人结婚都很早,过了十五岁,就已经是婚配的年纪了,天知道哪天那个视她为眼中钉的李氏就会打发她去嫁人,好绝了后患!
  这样一想,温柔只觉手心里黏黏腻腻的全是冷汗!不!她不要自己的生活被他人任意支配!也不想终此一生都在赵府当使唤丫鬟或是老妈子!她只想安安心心,快快乐乐,堂堂正正的活着!就像,从前一样!
  “姐姐,你怎么了?姐姐——”小环见温柔的脸色忽然变得惨白,额头上还渗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只道她是身上哪里不舒服,便急着站起来想替她倒碗水去。
  “我没事!”温柔被唤回了神,连忙一把拉住已半站起身的小环,神色凝重地问她道:“府里的丫鬟一般多大才配人?”
  小环见她问这个,心下有点奇怪,但也没有多嘴反问,只照实道:“这可没个定数儿,一般十七八岁就配人,若是府中一时没有适婚的家丁或者老爷夫人没想起,也会拖个一两年,至于上房的丫鬟们,要到十八九岁才许人,但那都是得脸的姐姐,老爷夫人使顺了手,舍不得打发走才多留一两年,若是寻常些的,十七八岁也配人了。”
  十七八岁!温柔心里断定那李氏绝不会将她留到这么久,没准更早就配了人家,这样一算,她只剩下一年的时间!可是这一年里她要做些什么才能逃脱被指配婚姻的悲惨命运呢?温柔咬着唇低头苦想,忽然脑中灵光一闪——
  有了!她可以赎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