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七章:早起梳洗

首页
  第七章:早起梳洗

  居住条件虽然不怎么好,但万幸此时已是入秋季节,夜里不怎么闷热,温柔又劳累了一天,头沾着枕头,没过多久,倒也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仿佛只是一阖眼的功夫,还没睡足,她就感觉自己的身子在轻轻摇晃,吃了一惊,跳起来就喊:“地震?地震了!”
  满屋里的人都起来了,停了手边的事,睁着眼诧异地瞧她,小燕在旁推推她道:“你胡说什么呀?是我叫你起床。”
  呼,虚惊一场!温柔吁出口气,感觉困倦又袭了上来,看看窗纸上还未透进日光的影子,想来天都没亮,怎么这么早就要起来了呢?前几天同金玉她们住在一起,见她们似乎也能睡到天蒙蒙亮才起身呢,不觉奇道:“这么早就要起来了么?”
  屋子里几个正洗漱的丫鬟看着她吃吃的笑,其中一个叫巧儿的冲她丢了个白眼道:“不起来,难道等着日上三竿叫老爷夫人来服侍你不成?”
  小燕也笑道:“我们都是打扫庭院、浆洗衣裳的丫鬟,自然要趁早把屋子和院子收拾干净,至于你,还是赶紧去大厨房候着吧,别耽误了做早饭。”
  温柔无奈,只得揉揉酸涩的眼,爬起来穿衣服,心里却暗自叫苦,痛恨老天爷将她丢到这么个地方,不但没有人权,连睡懒觉都不行,这日子,得过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不过眼下除了逆来顺受之外,也没别的法子可想,还是等熟悉了这里,再想办法慢慢改善生活吧。
  等她起床,屋里的丫鬟们早都洗漱完出去做事了,小燕还盘腿坐在床上梳头,对着温柔呶了呶嘴角道:“我早起打来的水还剩小半桶,你将就着洗漱吧,不过明儿个你可得自个去打水,别又睡迟了。”
  温柔答应一声,从自己的包袱里翻出那根银簪子揣在怀里,然后找小燕要了一点牙粉,去外头折了一根杨枝,咬软了一头,沾着牙粉就擦起牙来。
  小燕见了,道:“你怎么连刷牙子都没有一支?”
  这里的人把牙刷称为刷牙子,是一种竹制柄,马尾制刷头的东西,样子其实和温柔以前用过的牙刷差不多,只是没有那么精致。作为日常必须品,如花当然也有一支刷牙子,可是温柔即使占了如花的身体,从心理上来说,她也还是无法接受如花用过的牙刷,所以这几天一直使用以前在书上看到的方法,拿杨枝擦牙,不过此时被小燕一问,她也不能照实回答,只好遮掩道:“使坏了,还没买。”
  “西角门看门的蔡婆子一向同我们交好,你要是少什么零碎东西,就找她代买吧。”小燕说着从床上跳下来,穿好鞋,整了整身上衣裳,就要出门,口里还直念叨,“今日可迟了,都怨你!”
  温柔已经擦好牙,正洗脸,见小燕要走,不禁急道:“好姐姐,等我一块去吧!”她昨晚摸着黑走的路,此时还不太认识,要是一会再迷上一两个小时的路,铁定要被骂个狗血淋头。
  “等你?我们俩又不顺路!”小燕见她急急丢下擦脸的手巾,又忙着将盆里的污水泼出去,搁好脸盆就要走,不禁笑道:“你头也不梳,就这么蓬着头出去了?”
  “我……忘了……”温柔用手一摸头发,果然感觉毛毛散散的,她前几日受了杖击,伤势未愈,一直是趴着睡的,倒也没怎么弄乱头发,所以压根没想起这茬,再看小燕梳了一个三髻丫,总不好意思说自己不会梳古代那种复杂的发型吧,只好散开了头发,拿梳子理理顺,在脑后编了一根简单的发辫,扎上头绳,将就一下吧。
  好在小燕见她这么梳头,也没表示惊讶,想必这年代的女孩,也有梳这简单发式的,温柔便放下了心,带上昨夜从厨房里拿来的灯笼,关上房门,随着小燕一同走。
  这会大概正是凌晨五点左右,天色刚蒙蒙发亮,两人走到一条岔路旁,温柔不认得路,只顾着跟在小燕身后,小燕却停下步子回转身来,指着另一条路道:“还跟着我干嘛?去厨房不是该走这条道么?”
  “啊!我心里想着事,忘了。”温柔连忙退了几步,同小燕告别后往另一条道上走。
  到了厨房,远远就见里面灯火通明,想必厨娘们都已经开始忙碌早饭了,温柔只得硬着头皮进去,果然刚跨入门槛,就有人冷笑道:“好懒丫头,天都亮了才起来,你等着谁伺候你呢?”
  温柔假装没听见,走到正指挥着众人煮粥蒸包子的刘嫂跟前,将怀里揣的那根银簪子递给她,小声道:“刘嫂,我没有钱,能不能拿这根银簪子抵还那一吊钱?”
  刘嫂接过银簪子用手掂了掂,再仔细看看,才开口道:“这簪子外面镀了一层银,里面全是铜芯子,最多只值个三四钱银子。也罢,我暂且收着,但下剩的数儿,你趁早交上来。”
  温柔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很失望,更头痛的是上哪再找钱来还债?不过此刻却不是她可以呆站着想心事的时候,刘嫂收了银簪子就使唤她去劈柴,一直忙到太阳升起,主屋里摆过了饭,才许她坐下来一同吃点东西。
  要说赵府下人的伙食也不算差,早上吃饭备了稀粥、干饭、包子、面饼等主食任由各人取用,下饭的菜肴也有好几样,不过多半都是腐乳和各式咸菜,还有一小碟子咸鱼干,不过那些厨娘们每人夹了一筷就见了底,根本轮不到温柔。
  温柔舀了一碗稀粥,趁着低头喝粥的空子搜肠刮肚地想着自己到底有什么擅长的本事,能够利用了在这个陌生的古代赚钱活命,可是想来想去,她发现自己除了厨艺之外,什么事都只会点皮毛,换句话说就是什么都不会!写不能,算不能,画也不能,甚至连针线都不会拿,勉强能钉个纽扣算不错了,要想学别人做点针线活卖钱,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可是厨艺,在这个年代又有什么用呢?她探过金玉等人的口风,知道自己是被卖身到赵府来的,想要离开这里出去外面酒楼打工赚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温柔想着便苦笑了,那夫人李氏是不是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啊!知道她穿越前是个厨师,所以特地打发她来厨房打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