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章:穷困潦倒

首页
  第六章:穷困潦倒

  打完了闹完了,看热闹的厨娘们也散了,温柔独自一个收拾好厨房,刘嫂将门一锁,才打发她回去休息。赵府很大,温柔来了这几天,都一直待在屋子里养伤,今天才第一次出门,被嫣红领着这里一兜,那里一转,虽然已经在努力记路了,可是此时天色昏暗,头顶只得一轮朦胧不清的毛月亮,四周又都是花丛草木,就有几条石子铺的甬道,她也认不清哪条才是回去的路,又不敢问人,只好随便挑一条路走着看看,若是错了,再退回来也不迟。
  算算时间,至多不过晚上九、十点钟,可是过惯了城市里灯火通明的夜,温柔还真怕这里黑越越,伸手几乎不见五指的环境,好在路虽暗,她手里却还提着一盏纸灯笼,虽然被风吹得摇摇晃晃,映得四周更显阴森可怖,但总算依稀能辨清脚下路。在园子里兜兜转转了近一个钟头,温柔才总算找到了赵府下人居住的那一片屋落,由于屋内多半点着灯,灯光从纸糊的窗子里透出来,瞧上去虽也昏黄黯淡,可是多少有了点人气儿,一直半吊着颗心的她,到此时才总算吁出了一口长气,再一抹额头,全是虚汗。
  找到自己住的那间小屋,她推了推门,才发现门内已经上了栓,于是轻拍了两下,半天,里面才传出一个慵懒的声音道:“谁啊?”
  “我,温……”话音出口,温柔才发现自己险些说漏了嘴,好在及时收住,停顿了一下,又拍门道:“是我,如花。”
  也不知屋里的人到底听清没有,总之过了很久都没人搭理她,就在温柔忍不住想要再次拍门的时候,屋门忽然“吱呀”一声开启,随即一个花布包袱被丢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床棉被,最后金玉探出了头,她手扶着门框,足蹬着门槛,睁着双惺忪睡眼向温柔道:“这些都是你的东西,现下当着面儿查看清楚,我们可没昧下你什么细软。”
  这意味着自己被赶出了这间屋子?那她今晚要睡哪去?温柔皱着眉看了一眼脚下的花布包袱,那根本不是她的东西,即使查看,也不知道多了什么还是少了什么,于是摇头道:“不用看了,只是你不让我进屋,那我今晚睡在哪?”
  “你不是被夫人打发去厨房了么?自然往西边粗使丫鬟们住的屋子里去。”金玉不耐烦道:“你若不看包袱,到时少了什么可不要赖我们。”说完,她将身一退,碰一下就关上了屋门,又听得一阵撞击门板的声响,想是她在里头栓门。
  这一天过得真是糟糕透了!温柔无力地弯腰捡起棉被夹在腋下,又将花布包袱挂在手上,提着灯笼辩了辩方向,实在搞不清哪边是西面,只好信步乱走,后来总算遇见一个出来打水的丫鬟,见她身上穿的是打了几个补丁的粗布衣裳,没有金玉等人的衣饰那般干净体面,心里猜想她大概就是个粗使丫鬟,于是等她打了水,便紧跟在她身后,往更偏僻的一处屋落走去。
  那粗使丫鬟见温柔跟着她,回过头来借着灯笼的黯淡光线打量了她几眼,问道:“你是夫人屋里的如花?”
  看样子在这赵府里,自己还是个名人哪,只是出名的因由,实在不算光彩!温柔点点头,挤出一抹苦涩的笑容道:“我现在厨房做事,今晚不知道要去哪睡,姐姐能不能带我去?”礼多人不怪,叫声姐姐也没什么,反正自己早就估算过如花的年纪,不过十四五岁,花骨朵一般的年华,而眼前这个粗使丫鬟,看上去怎么也有十六七了吧,叫她一声姐姐,也没错。
  那粗使丫鬟见温柔嘴甜,心下倒也有两分欢喜,遂道:“我住的屋里还有个空铺,你不如就跟我来吧。”说着,又告诉她自己的名字叫小燕。
  温柔跟着小燕到了屋里,放眼一看,这屋子极狭窄,只点了一盏如豆的油灯,一张大通铺上挤睡着六个女孩儿,要是再算上她和小燕,就整整八个人了,她当年读大学时住的宿舍,都没这么挤。看来这赵府还真是有钱,养得起这成群的奴仆。
  小燕关了门放下水桶,指指最靠里的一个床位对温柔道:“你就睡那里吧。”她一说话,有两个还未睡着的丫鬟转过脸来往外瞧了一眼,也不出声招呼,只是含糊地咕哝了一句,“小声点。”就又转头去睡。
  温柔吹熄了灯笼往墙角一搁,依言走到大通铺的最尾处,将棉被和包袱往空铺上一放,又仔细打量起这间屋子来,见墙上糊着几张破损的年画,四处摆的都是满满当当的杂物,只留出一小条走路的空道,此刻还凌乱搁着几双粗布鞋,看上去极为简陋逼仄。
  房间里本来东西就多,人又多,还不开窗,温柔坐了一会,不免感觉很是气闷,但知道古代女人封建,住的又是平房,防着人偷窥,所以绝不可能叫她们开着窗睡觉,只得叹口气,忍耐下来,反正总比没地方睡觉要好吧。再想起明天还要拿一吊钱赔给刘嫂,她便赶紧打开花布包袱,找找里面到底有没有钱。
  包袱里面装了两身换洗衣裳,料子还是挺精致的,温柔也不知道那到底是绫罗还是绸缎,反正用手摸上去滑腻腻怪舒服的,和她现在身上穿的那身衣裳料子差相仿佛,比小燕穿的粗布衣裳要好得多了,想必是上房里使唤的丫鬟特有的高等待遇。
  她再翻,找出几双袜子,一双绣花鞋,还有两个刺绣香囊,几条汗巾手帕,可是翻到了底,都没寻出钱来,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又将那些衣裳手帕一一拿起抖了抖,总算从中掉下一支银簪子。
  这就是如花所有的财产?她还真够穷的!
  温柔虽然不知道一吊钱在这年头的购买能力,可是总也知道一吊钱相当于一千文铜钱,约等于一两银子。这支银簪子拿在手里掂掂还挺沉的,不知道到底有多重,实在不行,明天就拿它去抵债吧!可笑自己,还想着要还赵安的药钱,穷成这样,拿什么还呀!
  “哎,你睡不睡?我要吹灯了。”
  温柔正坐在床上发呆,小燕洗完脚却要睡了,她只得点点头,将那些衣裳和零碎东西胡乱卷裹在包袱里,铺好棉被躺了下去,心里犹自琢磨着,怎样才能弄点钱来还债。忽然想起以前看过一些古代小说,里面的丫鬟使女们好像每个月都能领到月钱,不觉在黑暗中翻转了身子,压低声音问躺在身边的小燕,“我们一个月能领多少月钱?”
  “你们上房里的丫鬟不是每月能领五百钱么?”小燕的口气听着有些艳羡,“我们粗使丫环就没这么多了,每个月勉勉强强领一百个钱,说起来还是那些跟着老爷出门的小厮儿有钱,多少有点打赏的进帐,有时赏的还是银子呢!”
  一百钱?温柔又苦笑了。她既然已经被打发去厨房做粗使丫环,那月钱肯定会减,一百钱,就算完全不花用,也得攒上十个月才有一吊,这可怎么还债哪!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