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章:风波再起

首页
  第五章:风波再起

  好容易熬到赵府主人吃完饭,剩菜都撤了下来,厨娘们集体去吃饭了,温柔又累又饿却还必须待在厨下洗涮锅碗,收拾桌案。那一大缸被王嫂弄污的清水,刘嫂也指明了让她去挑换,温柔眼瞅着厨房里没人,便偷偷地废水利用了,等洗净那些锅碗,再用净水冲洗一遍,最后拎起水缸边的扁担和两只水桶,出去挑水。
  幸好水井离厨房不过几十米的距离,并不太远,打水的问题也好解决,稍稍研究了一下,温柔就搞明白这井上装的辘轳该怎么使用了,可是她重伤未愈,而且在现代的时候干的也不是什么体力活,此时想要挑起那两桶沉得能压垮她肩膀的水,还真的是相当困难。就在她犹豫着把水一桶一桶拎回去,还是干脆咬咬牙挑着走的时候,忽听耳旁有个熟悉的声音道:“挑水?我帮你吧。”
  温柔吓了一跳,回头见站在身后的是赵安,这才放了心,笑道:“你怎么没吃饭去?前几天的事,我还没谢你呢!”
  前几天温柔还沉浸于离奇穿越的震惊中,悲痛莫名,赵安替她带了几回棒伤药,她都视若无睹,眼下情绪总算和缓多了,这才想起还没向他道谢。
  “小事,你不用放在心上。”赵安面对温柔的时候似乎有点不自在,目光总是不敢投注在她的脸上,只抢过她手里那两桶水,扁担一挑就轻松架在了肩上,边走边道:“我已经吃过了,倒是方才没看见你,你应该还没吃吧。”
  温柔闻言哀叹一声道:“别提了,这一整天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悲惨!想偷懒歇歇,喝口水都难,更别说吃饭了。”
  “你——”赵安忽然停住脚步,犹豫着看了她一眼,“你说话似乎和从前有些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温柔吃了一惊,心想赵安别是瞧出什么端倪了吧?她可不认为自己“借尸还魂”的事情是可以随便让人知道的,于是脱口便问道:“你和我很熟吗?”
  她本意是想了解这个身体的主人如花从前的人际关系,不过问出话来才觉得不妥,但要改口已经迟了,赵安更是误会了她的意思,以为她在指责他多管闲事,微黑的脸上顿时浮起一层薄薄的红,幸好天黑,瞧不太出来,他拼命摇头否认,“不,我们不熟,一点也不熟,你别理会我,我混说呢。”
  温柔轻笑,觉得这个面容看上去有几分精明的男子,其实忠厚老实的很,不过她也警觉到自己多嘴的不妥,毕竟这里的人说话时的谴词用句与她不太相同,就连口音也有差异,所谓沉默是金,她以后还是多看、多听、多思考,少开口为妙。
  须臾挑了水回去,温柔见厨房门口有个小女孩正探头张望,仔细一瞧,竟是小环,见到她回来,急忙向她招招手道:“如花姐姐,快来。”
  “什么事?”温柔丢下身边的赵安,快赶了两步。
  “我见你没去吃饭,就偷偷替你留了两个馒头一盘菜,你快吃了吧,一会我娘她们回来,你又得忙着洗撤下来的碗碟了,根本捞不到一点吃的。”小环说着,指指桌上搁的一盘青菜,又将揣在怀里的馒头递到她手里。
  馒头触手还温热,温柔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淡淡的暖流,她还以为这个小姑娘以后再也不敢同她说话了呢,没想到竟还这么细心的替她留了饭。
  “赵安哥哥,水倒进这个缸里就成啦,不过还得劳烦你挑两回才蓄得满。”小环见赵安进来,知道他替温柔挑水,连忙招呼,回头见温柔还低头站在那里,急道:“快吃呀,仔细让我娘撞见!”
  温柔欠意地望了赵安一眼,用目光向他道谢,然后才在小环殷切的注视下,在馒头上咬了一大口,咀嚼了两下,麦香味顿时溢了满口。她是真饿了,从早起到现在,只喝了一碗薄粥,又劳作了这一整天,连口水都没喝过,此时食物的香味唤醒了被压制住的饥饿,她再也顾不上去理会什么吃相问题,急急寻了双筷子,夹一筷青菜,啃一口馒头,埋头苦吃起来。
  “姐姐,你小心噎着。”小环被她狼吞虎咽的样子给吓到了,赶紧在煮水的锅中舀了碗热水,摆在温柔手边。
  赵安则摇着头憨憨一笑,接着帮她挑水去了。
  水缸蓄满后,两个馒头已被温柔塞进了肚里,那盘青菜也吃了个精光,她一边收拾桌上的空碟,一边向小环道谢,见赵安放下空桶扁担要走,连忙赶上去道:“前两天你替我买棒伤药花了多少钱?”
  “你问这个干嘛?”赵安不安地拿脚在地上蹭了两下。
  “我要还你呀。”她还没忘了自己半昏迷的时候听见的对话,知道赵安攒的钱是要替他自己赎身的。
  “几个小钱,你不用计较了。”赵安说着就转身出去。
  “这怎么可以,一定要还的!”温柔赶上去拽住他的袖子。
  “不用了,真的不用。”赵安竟然莫名地惊慌起来,想要从她手里抽回自己的袖子,又不敢使出大力,站在那里样子很尴尬。
  “呀!不好意思!”温柔这才发现自己对他“动手动脚”起来,这在古代该是大忌讳吧!连忙放脱他的袖子缩回手来,可惜已然迟了,一个略带粗嘎的女音突兀响起,喊着她的名字,“如花!”
  温柔回头一看,见是刘嫂带着二三个厨娘回来了,每个人都瞪着她的手,面上的表情很古怪,似乎看见了什么不堪的丑事。
  赵安见事不妙,更不能多说什么,匆匆向温柔点了点头就急忙避走。
  “哎,不过是吃个饭的工夫,人家也能寻个空子同男人拉拉扯扯!”其中一个厨娘望着赵安的背影,忍不住说了刻薄话,回过头来又道:“刘嫂,你真该管管!我方才还看见厨房里有个人探头出来,可不是你闺女小环?”
  刘嫂一听这话,立刻冒了火,冲进厨房揪出小环就打骂起来。小环也不敢辩,只是大声求饶,一时间厨房内外,只听得一片哭天喊地的叫骂声。
  温柔自己受了委屈还不觉得怎样,毕竟这几天里早已看尽了白眼,可是小环因她被打,让她心里跟猫抓似的难受,待要上去劝解,又见小环挣扎哭叫的当儿,还在偷偷向她使眼色,教她不要管,便晓得自己不能再上去火上浇油,只得站在原地,低头紧咬着下唇,极力忍耐。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