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八章:意外惊喜

首页
  第二十八章:意外惊喜

  这一夜,温柔翻来覆去一直都没有睡好,心里总是想着事情,一会担心刘嫂不愿意帮她卖食单,一会又担心食单卖不出去,至于该卖哪些食单,卖多少银子,她也反复掂量了半天,没个准主意。
  好容易在天亮之前,迷迷糊糊合了一下眼,谁知没过多久,她又被竹枝敲窗的声音给惊醒了,看看天色已经蒙蒙亮了,眼睛虽然还困涩的很,却也没法睡了,只得哆哆嗦嗦地穿好衣裳爬起身来,赶着去替赵颜准备早饭。
  在赵颜这里服侍了这几天,温柔已经摸清了她的喜好,知道她爱吃清淡咸食,而且只求饭菜精致,不求数量,因此她也没有再像初来的那两天一样,忙着做许多种类的早点,只做了一碗七星鱼丸,又炸了几个香喷喷的萝卜丝饼,热气腾腾的端着送了上去,然后自己退下来,边在茶水间里同雅琴、书兰一起吃早饭,边不时地往门外张望。
  好容易盼到小环从院子外头走了进来,温柔先看她脸色,见她一脸喜气,还偷偷向自己眨眼,这才松了口气,放下了一直半悬着的心。
  等雅琴、书兰吃完早饭,陪着赵颜去请安了,温柔才得了机会寻小环说话,将她拉到僻静处,问她刘嫂到底怎么说。
  “我娘想了一宿,早起终于松了口。”小环悄悄笑道:“你不知道,费了我多大的口舌!在她耳边整整絮叨了一夜,说我想赎身出去,不想一辈子待在这府里。她起先还骂我,说出去有什么好,蓬门小户的连衣食都顾不周全,哪有在府里吃穿不愁来得舒心。后来大概想着多赚几个钱攒着也没有什么坏处,若是突然遇个三灾六病的也不至于走投无路,这才点头答允了。”
  “那太好了!”温柔忍不住兴奋欢喜起来,穿越之后,她还是第一次露出这样由衷灿烂的笑容,拉着小环,立刻就想去寻刘嫂,商量一下卖食单计划的细节问题。
  “别急别急,好歹等我做完了活!昨天老爷还夸我将姑娘院子里的花木灌养得好,让我这几日多送点花去书房里插瓶。”小环说着又道:“再说了,我娘这会也忙,腾不出空子来,我们还是午后再去吧。”“好吧!”温柔也觉得自己太性急了些,好笑地松开了拉扯小环的手,笑道:“那你吃过饭也不用过来了,和你娘在屋里等我,我自己过去寻你们。”
  “好。”小环说着,看见铃儿提着花洒走过来,连忙住了口,转身帮着她一块浇花去了。
  温柔等了又等,好容易等到太阳慢慢爬出来,又慢慢地升到了半空中,急急做了饭,吃完后,趁着赵颜歇午觉的空子,出了院门,径直往刘嫂住的那间小屋赶去。
  进了门,就见刘嫂坐在床沿上,正同小环说着什么,看见她进来,便站起身来,吩咐小环倒茶去。“刘嫂不用客气,我又不是什么客。”温柔急忙拉住小环,和她一同坐到墙边的板凳上,才接着笑道:“倒是又有事来烦难你,我心里怪过意不去的。”
  “我既然答应了这事,你也别再说什么客套话了,不如咱们好好商量一下,你打算拿什么食单去卖,每道食单卖多少银子?”刘嫂为人爽快,看了看屋外,仔细关上门后就直截了当的切入了话题。
  “这个事情我已经想了一夜,觉得一开始,我们只单捡四五道食单去探探行情就行,一来不容易吃亏,二来图个物以稀贵,能卖高点价钱。”温柔现在浑身上下就脑子里这点食单最值钱了,往后若是能够赎身出府,也得指着这些食单再生财,自然要留点压箱底的绝活,要是一次全卖光了,她就等着喝西北风去吧!
  眼见刘嫂缓缓点头,她又继续道:“至于每道食单卖的价钱,这个还得请刘嫂你帮着参详参详。你看,卖一两银子算不算贵?”
  “一两银子?”刘嫂哂笑了,只摇着头不言语。
  “刘嫂是觉得卖得太贵了么?”温柔对这里的物价只是略有所知,谈不上了解,见她摇头,略有些失望道:“那么五百钱如何?”
  “我不是笑你卖得贵。”刘嫂敛了笑容正色道:“我是笑你卖得太便宜!”
  “啊?”温柔心里又惊又喜,忙问道:“那卖多少才合适呢?”
  “外头的小食肆小酒店咱们就不用去考虑了,反正你做的那些菜卖相味道都属上乘,卖到大酒楼里最合适。”刘嫂思谋着缓缓道:“酒楼那是啥地方?随便吃顿简单的都得花上几钱银子!他们若是得了什么新鲜食单,做出什么特色招牌菜来,还不是有大把大把的银子入帐?卖一两银子自然是便宜了些,我看不如卖十两吧!”
  哗!姜果然是老的辣!刘嫂此言一出,温柔和小环都像没见过市面的土包子一样被惊呆了。小环咬着手指算了又算,十两银子哪!抵得上她五六年的月钱了!就连温柔都忍不住拿小指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毕竟她来到这里之后,虽然眼里见惯了赵府奢华的排场,但是平素接触的人都是丫鬟小厮之流的仆人,一两银子对他们来说都算是巨款了,乍听刘嫂张口就说十两银子,心里便开始砰砰乱跳。
  “瞧瞧你们这点没出息的样子!”刘嫂扫了她俩一眼道:“既然要行险赚钱,自然图的是巨利,否则我出府还得甩开身边的人,独自上酒楼去挨人白眼,为的是什么?况且做生意,总得被人压压价吧?价钱先订高点,至于卖不卖得了十两银子回头再说。”
  也对!温柔听她这么一说,心跳又平缓了一些,神色紧张的脸孔上也稍稍露出了点笑模样,只听刘嫂又接着道:“话说回来,酒楼那些掌柜都是人精儿,任你说得天塌,他也未必会相信,因此卖食单之前,你得先把那些菜都教给我,我出去后在他们厨房里露一手,总要等他们尝了,辩出好坏,才肯出价吧?我呢,也等收了钱之后,再把这菜的做法,仔细教给他们的厨子知道,这才万保无失!”
  “没问题!”温柔激动地站了起来,看来这次算是找对了人,刘嫂毕竟年纪大了,想事情周到,要是这次食单真能卖成功,恐怕她再熬上一两个月,就可以扬眉吐气地出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