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六章:一线光明

首页
  第二十六章:一线光明

  两人默默对立了一会,忽然听见院子外头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小环慌忙抹了泪,拿着剪子,遮掩着继续去剪那菊花,温柔抬眼,看见从院子外头走进来的是被雅琴和书兰这两个丫鬟簇拥着的赵颜,只得向着她施了礼,问了安。
  “怎么今儿姑娘都请安回来了,插瓶的花还没预备好?”雅琴不悦地瞅了小环一眼,忽然发现她神情不对,立刻扬声道:“你哭了?姑娘打你还是骂你了?大清早的哭什么?晦气!”
  小环低下头,说不话来。
  温柔见雅琴似有不罢休之意,连忙替小环掩饰道:“她方才收拾花木,没留神掐死了一条毛虫,吓哭了,我正在这劝她呢。”
  “走吧。”赵颜倒不在意,拂了拂裙子,往屋内走。
  “看你这胆儿!”雅琴信了温柔的话,没多计较,随着赵颜走了两步,忽又回过头道:“一会将手仔细洗净再拿花来插瓶,毛虫……想想就怪恶心的!”
  眼见她们走开,温柔轻拍拍小环的肩道:“别想伤心事了,先干活吧。”说完,她也跟进了屋,要替赵颜预备茶食。
  就在温柔往攒盒里摆放果脯点心的当儿,小环抱着数枝龙爪菊进来了,她仔仔细细地将花插在案几上的五彩花鸟纹瓶里,又准备顺手将换下来的残花捧出去,不过还没跨出门槛,就听见赵颜唤住她道:“今儿这菊花开的不错,你送些去老爷夫人那里。”
  小环答应了要走,赵颜又接着道:“等等,如花你把昨天做的那个杏脯蜂蜜蛋糕,拿一些让小环带点去给夫人,她爱吃甜食。”
  温柔没想到赵颜居然想到了这茬,为难道:“那个蛋糕搁不久,我没敢多做,若是要的话,还得现做。”
  “那就让小环等等,你做好了再让她带过去。”赵颜说着,又转头嘱咐书兰把她的琴取出来,不再理会两人。
  温柔和小环答应一声,一同从屋内走了出来,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都轻轻笑了。温柔走到茶水间才出声道:“都怪我,没事给自己找别扭,做什么蛋糕!”说起来,她目前条件简陋,没有烤箱,蛋糕只能用蒸的法子来做,好在口感虽有差异,但大体味道还是八九不离十,只是这地方奶油不好弄,她只能在蛋糕上加点别的配料点缀一下,聊胜于无。
  小环见她一边抱怨一边忙碌,不禁笑道:“其实姐姐我还真羡慕你。”
  “羡慕我?”有什么好羡慕的,温柔叹口气,不都是一样在苦挨日子么!
  “你会做的不少吃食,我娘都不会,我也没见过别人会。”小环寻了条板凳坐下,托着腮若有所思道:“若你是个男儿身就好了,外头酒楼里指定抢着要你这个人,我听说那些手艺高明的厨子,做菜都不许人看的,生怕自己的看家本事让人学了,可见会做几样寻常人不会的菜肴,是多么难得的事了。”
  “嗯?”温柔听她这么一说,脑中似乎隐隐约约想到点什么,可是等她细想,又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觉停下了正在打发蛋清的手,站在那里出起神来。
  “姐姐,你怎么了?”小环见她发呆,诧异地伸手轻推了她两下。
  温柔回过神来,急忙催她道:“你将方才说的那段话再说一遍。”
  “什么话?说你是个男儿身就好了?”
  “不,不是这个,是下一段。”
  小环纳闷地将整段话再次复述了一次,就见温柔站在那里侧着耳仔细听,猛然间跳了起来,大力拍着她的肩膀欢呼出声道:“我想到了!想到了!”
  小环见状连忙对着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苦着脸揉着自己被拍痛的肩膀道:“你想到了什么呀?吓我一跳!”
  “我—想—到—赚—钱—的—办—法—了—”温柔压低声音,从牙缝里一个一个的往外挤字。
  见她说得这样神秘,小环倒被惹起了好奇心,身子前探,凑过耳问道:“什么办法?”
  “卖—食—单—”温柔声音更低了,还是从嘴里缓缓地往外蹦字眼。
  “卖食单?”小环直起身子,皱皱眉道:“有人买吗?再说我们又出不了府!”
  “喂,不要泼我冷水!”温柔轻推了小环一下,沮丧道:“若是照你方才说的,会几样寻常人不会的菜肴是难得的事,那我的食单就一定卖得出去,只是……我们真的出不了府……”
  “对啊!”小环无奈地撇撇嘴道:“要是会写字儿,还能托人去卖,若是口传,记岔了什么食材或是作料,味道就差多啦!”
  “写字!”温柔又激动了,使劲眨着眼道:“这个我会!”不过话刚说完,她就想起自己会写的只是简体字,估计这里没人能看懂,何况毛笔是什么玩意儿啊!那是老古董!起码她这个新时代的知识女性不会用毛笔写字!再说自从她学会了使用电脑之后,连字都很少写,那一笔潦草之极的“温体字”,连她自己有时都看不懂,就别指望这里有什么天才能认得了。认真算起来,她其实跟文盲也差不多。
  倒是小环,乍一听说温柔会写字,那眼睁得都快赶上张飞了,嘴张得老大,半天蹦出一句,“真的啊?”
  “假的……”温柔苦着脸道:“哄你呢,我不会。”
  “我就说!”小环大人腔地伸出食指,微踮起脚在温柔额头上重重一推道:“咱们这种身份的人,哪能会写字呢!能认全自己的名字就算不错了!”
  “唉——”温柔长叹了一口气,空欢喜一场啊!她又端起碗来继续打发蛋清去了。不过到底没有死心,心里还在琢磨,是不是该等如花的娘下回来拿钱时,拼着命儿让她背食单,然后出去卖呢?
  不!不行!
  很快她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如花的娘看上去性子怯弱,即使能让她背下食单来,估计她也没啥能耐去卖,说不定被某些无良的酒楼掌柜出言哄骗恐吓一下,她就三钱不值两钱的将食单给卖了!这不行!她现在就指着脑子里头搁的这些食单奔向富裕小康的新生活呢!何况前天月钱发了,是照上个月算的,那时她还是个粗使丫鬟,只拿到了一百钱,她买了些生活必须品,花了三十文,现在全身上下所有的钱加起来,一共也就一百二十五文钱,不够温家两口吃三天,等如花的娘慢慢儿背下食单,再慢慢儿的将食单卖了,估计再多三个温刚都被她饿死了!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