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四章:暂得安身

首页
  第二十四章:暂得安身

  第二天温柔一大早起了床就在苦恼,早饭做什么好呢?要是再做一次鱼片粥上去,可就未必讨得了好了,她也不知道赵颜到底爱吃甜的还是爱吃咸的,想了想,得了,也别头痛了,每样做一点呈上去,随她爱吃什么就吃什么好了。不过这年头没有冰箱,厨房里新鲜的食材不多,都是些耐放的干货,温柔还得往外跑一趟,将需用的食材告诉专管买菜的小厮,叮嘱他一会送到三姑娘院子里来。
  等食材送来的当儿,温柔先熬了白粥,炒了肉松,炸了油条,揉了澄粉。等食材一送来,她立刻又剥虾仁剁馅,擀皮包饺子,等到一小笼五个虾饺蒸上,正听见赵颜屋子的门儿“吱呀”一声被打开,昨晚值夜的书兰打着呵欠出来替赵颜端洗脸水了,她又赶紧将羊乳倒入干净的锅里煮开,并放了少许杏仁去腥膻,然后将鲜姜挤出汁子来,顺便还煎了两个荷包蛋。
  她现在算是知道了,在古代牛是不能顺便杀的,基本别想吃到牛肉,何况这里也没有专事产奶的乳牛,自然也没有牛奶卖,要想喝奶,只有羊奶。
  赵颜梳妆的时间倒不长,等温柔端着早点进去的时候,书兰正在往她梳好的发髻上插一支点翠珠钗,她对着铜镜端详了一下,回过脸来,看见桌上已摆好了食物,除了几碟子下粥的小菜是常见的之外,另有几样东西她都没吃过,不禁好奇道:“这些是什么?”
  “这是油酥肉松,配白粥很好的,这个是油条,也是配粥的,这笼是水晶虾饺,这碗是姜汁撞奶。”温柔微笑道:“我刚来,不知道姑娘喜欢吃什么,咸的甜的都做了一两样,厨下还留了豆浆,不知道姑娘想喝甜浆还是咸浆?”
  “咸……咸的吧……”赵颜不太肯定地说着,心里直犯嘀咕,一向只喝过淡豆浆和甜豆浆,这咸的,做出来能喝吗?
  咸豆浆!简单!反正紫菜、榨菜、虾皮和葱花一应俱全,当然,少不了油条!温柔应着声立刻一阵风儿似地又赶回了茶水间,须臾就端了一碗飘着香油的咸豆浆上来,其实若是她自己,倒是愿意往里头搁辣油的,只可惜这地方没有辣椒,好多菜都做不成。
  赵颜可能是昨晚睡得不错,早晨看上去心情很好,怀着好奇的心思,这碟尝一点,那碗尝一点,最后吃得还不少,似乎咸食特别对她的胃口,一笼五个水晶虾饺,她吃了四个,油酥肉松也去了半碟,咸豆浆和白粥各喝了一碗,等到吃饱了,她自己也吓了一跳,诧异今天胃口怎么特别好,于是略有些羞赧地站了起来,道一声:“我出去走走,你们也吃吧。”
  温柔吁出一口气,觉得这赵颜虽然出身大户人家,吃东西倒还不挑剔,她做的都是自己以前生活的那个世界里市井百姓常吃的早点,算是廉价的食品了,赵颜居然也吃得津津有味,看来她这回算是来对地方了,只要赵颜喜欢吃她做的东西,想必总会给几个好脸色看,让她往后的日子不必过得那么心惊胆战吧!
  “对了,你一会再蒸点水晶虾饺,我给老爷夫人请安的时候带去。”赵颜走到门口,又回过身来嘱咐温柔,转眼再向书兰道:“你去外头厨房说一声,往后不必给我这边送吃的来了,只把每日的份例送过来就成。”
  “是。”温柔和书兰齐声答应了,见赵颜不需要人陪,便叫了雅琴,一齐下去吃饭了。
  听见赵颜让自己多做些虾饺,温柔便留了心眼,一共蒸了两笼,一笼多蒸了三个,最后偷偷留下六个来,那两笼便让雅琴和书兰拿着,随赵颜请安去了。
  偷留的水晶虾饺是给小环的,这丫头果然爱吃,只是她吃饱了饭来的,勉强塞了三个水晶虾饺进肚里,便直嚷着撑,后悔今儿早上不该吃那么多东西。
  “这三个,我带给我娘吃去!”小环悄悄地笑着,又问温柔道:“三姑娘待你可好?”
  “还好吧,反正我又没做错什么事。”温柔现在不用去干什么劈柴打水洗碗的事了,自然有粗使丫环来收拾,她一边帮着小环给花木浇水,一边同小环聊着天,日子好像一下子变得悠闲起来。
  两人正说话,忽然院子外头有个粗使丫环在探头探脑,一看见温柔便喊她道:“如花姐姐,你娘来看你了。”
  啊!差点忘了这茬!温柔轻轻一拍额头,答应了一声,回到自己住的小屋内,将卖豆酥糖赚的一吊钱都拿了出来,随后便匆匆赶到西角门上去见如花的娘了。
  “弟弟好些了没有?”温柔一进蔡婆子的屋子,见只有那妇人独自坐在里面,便开门见山的问了。
  “不见好,也没有更坏,不过胃口倒是好些了。”妇人脸上的神色比第一回见时要平和多了,大概对她来说,儿子的病情没有恶化,就有好的希望了,只是她终究有些不放心,又踌躇着问温柔道:“你真有把握这法子能让刚儿好起来?这两日我做了不少好东西给他补身子,钱花得像流水一样……”
  “总比请大夫吃药要省多了吧。”温柔打断她,将那一吊钱塞进妇人手里,叮嘱她收好后又问道:“这些钱够家里用多久?”
  “省着点,十天左右吧。”妇人看着手里的钱,似乎感慨万千,眼圈儿又开始红了。
  十天!和自己估算得差不多。为了赚这一吊钱,这两天她简直吃睡不宁,好容易赚了来吧,这花钱的速度比赚钱还要快!照这样算,她每月起码得赚上五六吊钱,才能兼顾赎身和赡养如花的家人,以目前的情况来计算,这难度也太大了吧!
  看见温柔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妇人又抹起了眼泪,紧握住她的手道:“娘知道你为难,且将就这几个月吧,等你弟弟身子大好了,娘再去做多接点浆洗缝补的活儿,到时你每月贴补家里几个钱就够使了。”
  “不行!”温柔摇头。
  妇人一惊,都忘了哭,连忙抬眼看她。
  “我是说每月贴补家里几个钱哪里够用?”温柔连忙安抚她道:“好歹也得贴补两吊钱,不然娘你又舍不得吃又舍不得穿,将自己和弟弟的身子都熬坏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只是苦了你哇——娘真是对不住你,让你一个姑娘家,吃这样的苦……”妇人一听这话,悲从中来,再也忍不住搂过温柔就放声痛哭起来。
  “不会不会,我辛苦一阵子,往后就好了……”温柔忙着安慰妇人,可是话刚说完,心里一寻思,怎么觉得这妇人说的话有点不是滋味呢?再一回想自己接的话,更是不伦不类,不觉苦笑起来。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难不成这妇人还真想歪了不成!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