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二章:赵三姑娘

首页
  第二十二章:赵三姑娘

  温柔从苏氏的屋里出来,先长长吁了一口气,胸腔里的一颗心才再次落到了实地。
  在这里待了这些日子,她算是看明白了,这里的奴仆,尤其是卖了身的丫鬟和小厮,性命根本就不值钱,主人家想打想骂想罚都随心,就算把人打死了,也是小事一桩,报个急病身亡,然后买张破席一卷,扔到乱葬岗上就算完事,压根不会有人来指责追究,也不会惹上人命官司,所以她更坚定了尽快赎身的念头,想早点离开赵府,哪怕外面的日子过得再艰难,毕竟不用成天提心吊胆,也不用被人任意呼来唤去,连尊严都被践踏殆尽。
  情绪一放松,她忽然又想起赏钱的事,苦笑了一下,知道这次的如意盘算又落了空,不过好歹因祸得福,不但没被派去小厨房,反而被调去服侍三姑娘,就地位而言,她也算升职了,而且她会厨艺这事也算过了明路,可以正大光明的依着苏氏的话在三姑娘那里动动锅铲,就算私下做点什么吃的,应该也不会有人来为难了吧?
  揣着满腹心事,温柔默默地回到了大厨房,刘嫂一见她,连忙追问,“大夫人传你到底为了什么事?难道是中午备的素斋不合口胃?”
  “她——”温柔迟疑了一会,轻声道:“知道菜是我做的,让我去服侍三姑娘。”
  刘嫂先是一惊,继而一喜,一把拉过她的手道:“三姑娘?”
  “嗯。”温柔点点头,不明白自己被打发去服侍三姑娘,刘嫂为什么这么兴奋,难道她是在庆幸总算把自己这个麻烦给扫地出门了么?
  “来——”刘嫂将她拉到僻静些的角落,悄悄笑道:“大夫人亲自发话让你去服侍三姑娘,说起来你也算三姑娘屋里的贴身大丫鬟了,那今后小环就烦劳你多多照顾了,若是方便的话,多打发她做些可以在姑娘面前露脸的事儿,那我就感激不尽了!”
  原来是为了这个,温柔松了一口气道:“这事刘嫂你放心,我是很喜欢小环的,一直将她当妹妹看待,自然会多照顾她,刘嫂你也别太客气。”
  刘嫂听温柔这么说,又提起袖子来抹了抹眼睛道:“小环她爹去得早,我这做娘的又没本事,只能巴望她自个争口气,混出个人样子来。”
  温柔一看见人哭,就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只得站在原地陪着笑。
  “往常我错待了你,难为你竟不记恨,还愿意拉扯小环。”刘嫂感慨着施了一礼道:“我在这里先给你陪个不是啦!”
  “不不不……”温柔慌了,连忙扶住刘嫂道:“其实刘嫂你已经够照顾我了,就别再说这些见外话了。”说着,她又玩笑道:“时间不早了,我还得借你家的锅灶用一用,做完那些豆酥糖呢,刘嫂你该不会不同意吧?”
  “看你说的!”刘嫂被逗乐了,眼花还噙着泪花呢,又笑了,催促她道:“快去快去,小环在屋里等着呢!今后若是有需要,我家那锅灶尽你使。”
  刘嫂的脸变得真快啊!先前还骂她呢,这会就热情起来。温柔心里好笑又感慨,但知道刘嫂这人性格爽利,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也没有故意存着什么为难她的坏心思,因此对她这种前倨后恭的态度,也不过是一笑了之,并没放在心上,转身就找小环去了。
  小环听完温柔的述说后,反应与她娘完全不同,一派天真烂漫都写在了脸上,拉着温柔的手只是一个劲的笑,拼命恭喜她,又欢喜道:“今后我们俩待在一块玩的时间更多啦!”
  “玩?”温柔好笑道:“我们做丫鬟的,哪有工夫玩?从早到晚都是做不完的活,倒是你年纪还小,上头指派给你的事情不多,就抓紧机会玩上一两年吧,日后可就没这么闲了。”
  两人说说笑笑做好了豆酥糖,小环提了去三姑娘那里交差,温柔也跟着一块去了,想必这时候,苏氏屋里的丫鬟已经和那边打过招呼了,她也该去请个安,听从调派了。唉,想想心里就郁闷,古人为什么要有这么重的尊卑观念,教她活得好不自在。
  三姑娘闺名一个颜字,叫赵颜,其实这个名字听上去有些男儿气的,可是她本人却是娇娇怯怯,温温雅雅的女孩儿,典型的大家闺秀。
  温柔去的时候,赵颜正燃着香在弹琴,琴声从屋子里铮铮地流泄出来,可是听在温柔这个五音不全的人耳里,却觉得这琴音也不过只比弹棉花好听那么一点。她自己也知道这种想法实在煞风景,简直俗不可耐,不觉低着头微笑起来,直到身旁小环轻轻推她,才发现琴声已经停歇,而赵颜正坐在那里睁着双好奇的眼打量着她。
  这目光——
  坏了!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准她在赵府的坏名声,连这个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都略有耳闻了!温柔心里叫苦不迭,表面上还得做出坦然的样子,向赵颜请了安后才道:“大夫人打发我日后来服侍姑娘,劝姑娘平日多进点饮食。”
  赵颜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儿?”她的声音和她的人一样,低柔温软,带着点怯怯试探的味道,又多少有点自矜。
  “回姑娘,我叫,如花——”如花这两字,真是让温柔难以启齿,在舌尖含了半天,才不甘地吐了出来。呜呜呜,凭什么她非得叫如花啊!拜托拜托,这三姑娘看上去也像是琴棋书画,样样皆精的聪明人儿,好歹给她换个顺耳点的名字吧!
  温柔最近真是倒霉,心想事不成!不知赵颜是没有替丫鬟改名字的癖好,还是压根就没觉得这名字俗气,只是漫不经心地点点头,轻声道:“那你从今日起就搬到我这院子里住吧,和雅琴、书兰睡一屋。”
  “姑娘——”站在旁边捧茶的书兰面上露出点不乐意的神情,瞥了温柔一眼,在赵颜耳旁轻声道:“我和雅琴住的屋子小,睡不下了。”
  “睡不下?”赵颜那两弯细细的柳叶眉微蹙了一下。
  雅琴在旁出主意道:“不如把院子后头搁花具的屋子收拾一下,让她先将就着住吧。”
  看上去赵颜是个寡言少语,也没多少主意的人,听两个贴身丫鬟这么一说,她也没别的意见,只点点头道:“也好!”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