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一章:暗中试探

首页
  第二十一章:暗中试探

  温柔被刘嫂一路拽回了厨房,当然两人已经套好了词,就说她肚子疼,方才去茅厕了,所以才耽搁了这么多时间。
  一到厨房,等在那里的丫鬟扫红已经颇不耐烦了,温柔一见是她,倒稍稍放下心来,因为当初受伤的时候,赵安曾央她替自己上药,也算半个熟人了。
  扫红自然没耐心听完刘嫂罗里啰嗦的解释,只向温柔道:“夫人等半晌了,快走吧!”说着,领头就走。
  一路上扫红不说话,温柔也不能多问,两人默着声穿过一道垂花门,顺着抄手游廊到了主屋,门外一个正喂鹦哥的丫鬟见她们两人过来,立刻向扫红丢了个眼色,扫红便放轻了手脚,示意温柔在外面等着,她自己掀起帘子悄悄走进去,见大夫人苏氏正歪在一张软塌闭目养神,也不敢高声说话,只等着她伸手要茶的时候,借着递茶的时机,才低声回禀道:“如花传来了。”
  “让她进来吧。”
  这是温柔第一次听见苏氏说话,只觉声音温软,听上去不像个严厉的人,一直提着的一颗心才放下了一半,暗自苦笑,在古代当丫鬟还真是够倒霉的,成天都要提心吊胆,要是再不赶紧赎身出去,恐怕她总有一天要得心脏病!
  温柔自己掀帘子进了屋子,只见屋内陈设一派含蓄温雅的古典风味,反正摆放的器物,她都是叫不出名儿来的,干脆也不乱看,只扫了一眼,知道苏氏是个年约四旬,仪态不俗的妇人,便向她请了安,然后站在那里,眼盯着软塌边摆的香炉,听她要说些什么。
  苏氏慢慢地呷了一口茶,打量了她几眼,才问道:“这几天大厨房里那些新鲜菜肴都是你做吧?以前倒没瞧出来,你竟然还有这手艺。”
  温柔没想到她开门见山,认定那些菜是自己做的,认也不是,不认也不是,想了想才道:“以前在家时跟着一位厨子学过一点手艺,都生疏了,去了大厨房后刘嫂又教导着学了几样菜,也不知道合不合老爷夫人的口味,不敢受夫人的夸奖。”
  苏氏微微一笑,将手里的茶递给扫红捧着,道:“刘嫂在府里做了这么些年,我还不知道她的能耐么?你也不用谦虚了,在我面前没必要遮遮掩掩,我又不是西屋那位,见不得人有一点强过她的地方。”
  这话摆明了是说偏房李氏,温柔当然不便插话,只是心里纳闷,都说苏氏不管事是因为长年生病又性格懦弱,可是听她说了这几句话,却明显感觉她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儿,倒叫人奇怪,她怎么会甘心受李氏压迫。
  “闲篇儿也不说了,叫你来是想调去小厨房里做事,每天为我调理些汤水,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苏氏说着话,抽了帕子抹了抹指甲,然后抬起眼来直视温柔。
  温柔心里叫苦不迭,她根本不想在任何靠近上房的地方做事,万一教赵府老爷或是李氏撞见,绝对讨不了好去,可是直说不愿意又不行,一时站在那里作声不得。
  “夫人问你话呢,怎么不回?”扫红看不过眼,在旁推了她一把。
  温柔心一横,咬咬牙道:“回夫人,我……不愿意。”
  此言一出,扫红和站在一旁的另一个丫鬟当即变了脸色,奇怪温柔哪来这么大胆子,竟敢顶撞夫人!谁知苏氏倒不生气,饶有兴味地望着她道:“为什么不愿意,我倒想听听。”
  话都已经说了,再要改口也迟了,何况她心里本就不乐意,落在赵府老爷或是李氏手里,横竖要倒霉,这个苏氏看着还不像个暴虐的人,碰碰运气吧!温柔想了想道:“夫人的恩惠如花铭记在心,只是夫人自然也知道我前些日子为什么挨打,在小厨房里做事,难免要到老爷或二夫人跟前伺候,我怕老爷或二夫人看见我就生气,因此还是离得远些,在大厨房里做事较好。”
  苏氏闻言轻笑,忽道:“西屋那位你不愿意伺候也情有可原,老爷那里你都不想去?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哪!”
  试探!这绝对是赤裸裸的试探!温柔心里雪亮,知道这苏氏绝对不是个好对付的人,看来这赵府里发生过的大大小小的事,她根本就一清二楚,至于是在韬光养晦还是扮猪吃虎,温柔没兴趣去弄明白,她此刻自顾还不暇呢,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回话道:“如花不敢妄想本份之外的事,只希望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过日子,还请夫人成全。”
  “平平安安……顺顺利利……”苏氏唇角勾出一抹嘲讽的笑,“谈何容易!”
  温柔不知道她这话到底什么意思,也不接话,只沉默地站在那里。
  半晌,苏氏终于开口道:“罢了!你既然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不过大厨房里你也别待了,去三姑娘那里伺候吧!她最近总说胃口不好,不想吃东西,你去那里尽心服侍,多做些细巧的点心,务必让三姑娘多进点饮食。”
  “是。”温柔听见让她去伺候三姑娘,总算松了一口气,一来那里还有小环可以作伴,二来她对付不了这些心机深沉的古人,应付一下三姑娘这种小女孩总行吧?起码稍稍出点差错,也不至于立刻喊打喊杀,这算不算因祸得福呢?
  “好了,说了这半天话,我也乏了,你下去吧。”苏氏身体似乎真的比较弱,渐渐露出了厌烦的神情,用手按按太阳穴,将温柔打发走了。
  “夫人,该吃药了。”旁边扫红见状连忙取过一只白玉药瓶,递给苏氏后,又忙着替她倒温水。
  苏氏从药瓶里倾出两粒红色的丹丸,送入嘴里又喝了两口水将药送下,这才疲倦地伸展了一下半蜷着的腿,另一个丫鬟赶紧将她身后的攒金丝弹花靠垫给挪挪正,扫红则上前去替她轻轻捶腿。
  隔了半晌,见苏氏的眉头已然舒展开来,扫红大着胆问道:“夫人,三姑娘那里服侍的人够多了,为什么还要派如花去?何况她今日说话也忒无礼了些……”
  苏氏半阖了眼也不睁开,只懒懒道:“我看她这两日做菜颇用了点心思,以为她心里存着别的不堪念头,今儿个找她来问话,不过是试探一下,没想到隔了半月没见,她胆儿倒大了。”说着,她又轻笑道:“既然她执意不从,我也就当做做好事积点德,成全她吧!打发她去三姑娘屋里服侍,你想老爷可有脸去动女儿房里的丫鬟?”
  扫红恍然道:“还是夫人想的周到。”
  苏氏冷笑一声道:“我想得再周到又有什么用?奈何这身子骨不争气!不过乘着还没咽气,再谋划两日罢了,也别叫西屋那位太得了意!至于你们,少不得要替我多留点神,大事小事常探听着!”
  “夫人放心。”扫红低头应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