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六章:希望落空

首页
  第十六章:希望落空

  好不容易送走了如花的娘,温柔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垮了下来,明明心里烦乱的不行,还要假装欢喜,真是好累!可是为了让那妇人安心,她又不得不强颜欢笑,直到这时放松下来,才开始头痛钱的问题。
  钱钱钱,这世上最俗气的东西,可是离了它,真是寸步难行!若是身在原来的世界里,她辛苦一点,勤快做事,每个月也能有不菲的薪水可拿,可是现在做了被卖身的丫鬟,只有固定一百文铜钱的月钱,怎么可能负担得起两个人的吃穿用度呢?想要让温刚吃好,每个月起码得花三四吊钱,何况她自己还要想办法赎身,这些都是离了钱就办不成的事。
  “如花,你娘走了?”
  温柔想着心事迈步出门的时候,守在不远处的蔡婆子招呼了她一声,她忽然想起自己也该打点一下这个老婆子,毕竟平时买东买西的都要麻烦她,如花的家人来看望自己,也得借她的屋子说点私房话,于是伸手在怀里摸呀摸,暗中数出五十文铜钱,想想觉得太多,放回去十文,又觉得数字不太吉利,再放回去十文,这才应着声迎上去,将钱塞入蔡婆子的手里,笑道:“这次又麻烦婆婆你了,这点钱拿去买盏茶吃吧。”
  “这怎么行?”蔡婆子连忙摆手不肯要,钱却没有递还给她。
  温柔笑道:“只要婆婆你别嫌我小气就成了,同我还客气什么呢?”说着,她心里好笑,自己也觉得过于小气了,只是现在真的是没有钱,怀里剩下的那一百七十文铜钱,根本就是她想用来赚钱的本金,要是大手大脚都花用完了,那她就只能同如花的娘和弟弟,一起抱着头哀声痛哭了。
  蔡婆子扭扭捏捏收下了钱,老脸笑得像朵花,连声嘱咐温柔道:“若是有什么要买的针头线脑,只管来找老婆子。”
  温柔答应一声,去得远了,心里犹自琢磨钱的事情。当然借钱这条路是走不通的,这赵府里,肯借钱给她的恐怕只有小环一个,而她能拿出来的最大数额,也不过是十文铜钱!那么,赵府老爷的打赏又如何呢?他出手还是挺大方的,上回觉得蛋皮鱼卷味道不错,随手就赏了一吊钱,不管行不行得通,先试试吧。
  打定主意,温柔回去继续劈完了柴,就进厨房找刘嫂了,问她中午这顿饭,能不能让自己做两道菜。
  自从上回她露了一手,做了个蛋皮鱼卷之后,就没有再动手做过菜,一来锋芒太露了不好,二来替她遮掩的刘嫂也没道理一下子厨艺大涨,会引人怀疑的。因此今天她一开口说要做菜,刘嫂便有几分奇怪,再一细想,方才小环说如花家里有人来瞧她,心里猜测大概是她等钱用,想赚老爷的打赏,便淡淡道:“这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但你要做什么菜呢?”温柔低头想了想道:“做个野蒜干锅虾和三杯鸡吧。”
  刘嫂自然没吃过这两道菜,但一听菜名就知道是用鲜虾和鸡做的,就随她去自个料理。
  三杯鸡是江西名菜,做起来其实不难,只要食材新鲜,用料适当,再注意下火候就行了,至于野蒜干锅虾做起来就更简单了,食材只需新鲜活虾、野蒜和几个萝卜,起锅前加点盐和黑胡椒粉就行了。好在这里虽然没见辣椒这种调味品,但花椒、胡椒、孜然却还是很常见的,油盐酱醋酒也一样不少。
  等到上房摆了饭,这两道菜送上去,赵府老爷尝了之后自然是满口夸奖,可是不知道是温柔比较倒霉,还是赵老爷认为自家仆人不用时常打赏,这次锦绣来传话的时候,不但没带赏钱来,反倒嘱咐刘嫂道:“明日大夫人要吃斋,让你细心做几道素菜,可是一点荤油也不许搁的哦!”
  “吃斋?”刘嫂惊讶道:“往常不都是小厨房那边预备的么?”赵府里有两个厨房,刘嫂管的是大厨房,专职每日三餐饭菜,另有一个小厨房却是预备点心和宵夜的,大夫人觉得小厨房洁净些,所以每回吃斋时预备的饭菜,都轮不到大厨房插手。
  “夫人说了,你就听着呗,问这么多做什么?”锦绣撂下话就走了。
  温柔自然是大失所望,又一条财路断了,那两天后她从哪找钱供温刚调养身体啊?
  刘嫂也在头痛,埋怨温柔道:“我看都是你做的菜惹出来的麻烦,不然好端端的,大夫人怎么会想起我来?我哪会做什么素菜啊,红烧肉才是我的拿手菜!”
  被刘嫂一责怪,温柔忽然又欢喜起来,对呀,赵老爷不可能天天为了一两道菜就打赏下人,那么大厨房第一次替大夫人预备斋菜,要是做得味道适口,没准能捞点外块?这样一想,她立刻向刘嫂兜揽起活儿来,答应明天帮忙做素菜。
  刘嫂见她胸有成竹的模样,也略放下心来,只是口里难免还要唠叨她两句,直到看见温柔低着头不言语,自己也说得口干没趣起来,才转身走开。
  这次做菜未得到打赏,倒是给了温柔一个教训,让她明白打赏这种事是随主家心情而定的,高兴了,赏个一两吊钱,不高兴了,一文铜钱也不给,所以她再不敢将赚钱的希望都寄托在大夫人身上,万一她到时不赏呢?自己临时再想法子可就来不及了!何况照顾如花家里的事是救穷不是救急,还不知要投进去多少钱,单靠打赏来赚钱是远远不够的,还得另想长远之计。
  温柔低着头站在那里绞尽脑汁的苦想,但一时半会也没什么好主意,刚巧抬起头来,看见小环从远处走来,倒是瞬间想到了一个可以尝试一下的法子,于是招招手,将小环唤来,拉她到无人的僻静处,这才问道:“小环,我有件事想请教你。”
  小环见她说得如此郑重其事,不觉一愣,笑道:“什么事?姐姐只管问,无须同我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