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三章:娘亲现身

首页
  第十三章:娘亲现身

  时间转眼又过了两周,屈指算来,温柔穿越后在赵府里已经待了近一整个月了,这段时间里,她除了吃睡就是干活,每天有洗不完的碗,劈不光的柴,还有挑不尽的水。好在大厨房里的人除了王嫂之外,别人见她干活勤恳又为人机灵,对她的态度也逐渐温和起来,刘嫂虽然照例板着一张脸,但对她的喝斥也明显少了许多,即使有时看到她和小环待在一起说话,也睁只眼闭只眼假装没看见。
  温柔对目前的生活基本还算满意,毕竟她在努力改善自己的人际关系,也稍稍看到了一点成效,唯一令她郁郁不乐的事就是三姑娘对雕花糖葫芦的兴趣并没持续多久,三天之后她就感觉腻味了,从此再也没有叫铃儿替她买过糖葫芦,硬生生将温柔那刚刚在心里萌芽的生财之道给扼死在了襁褓之中。
  生活在任何时候都不是件容易事啊!温柔在心里很矫情地文艺腔了一把,放下手里劈柴的斧子,叹了口气。
  “姐姐——如花姐姐——”小环花蝴蝶一样从远处飞扑过来。
  温柔听见喊声,抬起头来微笑着望向小环,心想年轻就是好呀!活力无限!她这个身体虽然也年纪不大,可是心态却早已成熟,再也做不出像小环那般孩子气的举动来。
  “跑慢点,前几天不是还跌了一摔吗?怎么,好了伤疤忘了痛?”温柔将自己的手帕递给她抹汗,笑道:“又是什么事,值得你喊得这样惊天动地?”
  “你猜!”小环一边抹汗,一边笑咪咪地望着她。
  “是月钱发了?又可以买零嘴吃了吧!”温柔知道刘嫂每月会留十文钱给小环买零嘴吃,估算着这两天也是该发月钱的日子了。“不,不对,再猜,是和你有关的事哦。”
  温柔听说事情和自己有关,不知怎的,心就猛然跳了一下。穿越至今,她就压根没遇上过什么好事,巴不得老天爷不要再给她找麻烦了,只要能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过下去,她就得额首称庆了。
  “我猜不出来,快说吧!”她望着小环的笑脸,心想事情也不至于太坏吧?
  小环心里藏不住话,见温柔猜不着,便爽快告诉她道:“你娘来看你啦!”
  “什么?我娘!”温柔似遭晴天霹雳,一下子被这个重量级的消息给震晕了。娘!嘿!她在这个不知名的世界里还有娘啊?!
  “我在路上遇见蔡婆子,她叫我带话给你,说你娘正在西角门那里等你。”小环以为温柔那木然的表情是欣喜过度的反应,连忙催促她道:“姐姐,你快去吧,别让大娘久待。”
  “啊,好,我知道了,我就去……”温柔还未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游魂儿似地向前飘去,直到身后小环提醒她,才发现自己走错了方向,折转了身子,又换了条道,继续失魂落魄地走下去。
  娘!娘哎!温柔都不知道自己是该欣喜还是该放声痛哭了!她之所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并且打算安心在这里生活下来,就是因为她在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里已经没有亲人了。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遇到车祸双双身亡,是她做厨师的爷爷将她拉扯大的,可是就在她刚刚学成毕业,即将踏上社会之际,爷爷又因病去世,她哀哀痛哭了三天三夜,也没能将她最亲的爷爷再哭活过来,从此就只得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下去了。
  穿越到这个世界以后,她也只当自己是个从小死了父母被卖身到赵府的丫鬟,准备继续过她早已习惯的孤零零的生活,谁知就在这时候,老天又突然给她安排了一个活生生的娘!这让她该如何去面对啊?因为那被称作“娘”的妇人,对她来说分明就是个陌生人,那是如花的娘,不是她的娘!
  可是,她目前占据了如花的身体,那陌生的妇人对她来说也有血肉之恩,所以她唤那妇人一声娘也是应该的,难就难在她不是真正的如花,根本不知道如花家里的前尘往事,面对那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她稍稍应对不慎,就有可能露出马脚来。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啊!眼见离西角门越来越近,温柔心里就越来越烦乱。算了,反正躲也躲不过去的,干脆豁出去随机应变吧!她立定脚步稳了稳心神,深吸了一口气,在脸上堆起满满的笑容,自觉没有什么破绽了,这才一鼓作气快步往西角门走去。
  跨入西角门值夜的那间小屋,温柔第一眼就看见一个穿着粗布夹袄,面色憔悴的妇人局促地坐在炕床上,看到温柔进来,这才嘴角一咧,绽出一个带着点愁苦的笑来。
  “娘!”温柔竭力压抑住心里的别扭,带着笑甜甜地唤了一声娘。古人早婚,如花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估算一下,眼前这个妇人应该也不过三十多岁吧,可是她怎么瞧,都觉得这妇人眼角的皱纹和满面的沧桑遮掩住了她的实际年龄,看上去竟像有四五十岁的模样了。
  妇人听温柔这么一喊,不知怎的,稍稍愣了一下,过了会才回过神来,轻声应道:“哎!”然后她就低下头去,拿粗糙得犹如老树皮的手抹泪去了。
  温柔见她哭了,心里立刻一慌,仔细回想自己方才的言行,并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这妇人哭什么?难道是太久没见女儿,想得慌?
  “你们母女见面,老婆子就不待在这儿碍事了,你们慢慢聊,慢慢聊……”原本坐在炕角做针线活的蔡婆子,看见温柔来了,便站起身往屋外走,好给她们腾出叙话的空间。
  “谢谢你,蔡婆婆。”温柔冲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声,又用手按下不安地想要站起来的妇人,笑道:“娘,你坐下说话吧,渴不渴?我给你倒碗水喝。”
  别看温柔一副谈笑风生的模样,其实她心里紧张得不得了,只能借着不停的说话做事,来分散心神,好让自己镇定下来。妇人又愣了,这次她呆呆地看了温柔半晌,眼见她寻了只空茶碗,又要拿炕桌上的茶壶倒水,这才赶紧摆摆手道:“不,娘不渴,柔儿啊,你坐下来,娘有话同你说。”
  柔儿?!听见这一声称呼,温柔又似突遭晴天霹雳,提着茶壶正在倒水的手不由自主就抖了一下,笑容也因太过吃惊,顿时僵在了脸上。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