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章 小心走火

首页
  第六章 小心走火

  这怎么可能?房东太太的惨叫只怕几里外都听得到,这个关键时期自然会有警察飞赶来,就算要搜寻一段时间才能现出事地点,半个小时怎么也够了,怎会没人前来?难道说,难道说那个空间里没有时间的概念,或者那根本只是黄粱一梦,自己不过昏迷了片刻做的一个奇怪的梦而已,根本没什么三体,也没有那两股强大而充满仇恨的意识?
  可不管怎么样,自己要先出去才行。
  这怪物表皮的坚韧秦风是见识过的,唯一的突破口,或许只剩下作为“炮弹”的短铁棍击穿的那个洞,虽然那个伤口此时差不多已经完全合拢,但还有一根铜线连接在上面,铜线的另一头被他牢牢连接在几十斤重的感应式电磁汞上,如果自己抓着怪物体内的铜线,应该能够将它当作手术刀划开怪物的表皮,毕竟表皮再坚韧,还是不能与金属相比的,何况这次不是从外面攻击,而是用铜线穿过表皮后再拉扯,受力面的改变也省了不知多少力气。
  左手抓住贴近表皮的铜线,右手按住旁边柔软的表皮内壁,微微用力,表皮良好的弹性让右手包裹在一层表皮中探了出去,轻易地抓住了表皮外的铁丝,在手上绕了一圈后,两手同时向下猛然力。表皮先是被拉得凹下去二十多厘米,产生的七八层褶皱大大加强了阻力,但此时的秦风却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当下凹的表皮到了延展的极限时,竟“噗”地一声,硬是被他用铜线勒出一条十来公分长的口子,淡蓝色的液体顿时汹涌而出。
  秦风大喜,放开手中的铜线,两手分别拉住裂口两边狠狠一扯,一个巨大的,能够容秦风钻出去的口子顿时出现,随着那些蓝色液体一泻而出,怪物的躯体瞬间干瘪下来,秦风七手八脚地撕开快要粘连在身上的表皮钻了出来,贪婪地吸了口气,终于,又可以呼吸了!
  重新获得了自由,丝毫不顾还有蓝色的黏液从身上滴落,秦风第一时间看向挂在墙上的钟,却一下呆住了——他清楚地记得,自己输入电磁炮数据时时间是9点2o左右,而现在却仅仅是9点半,算上那怪物进来与自己对恃及战斗的时间,怎么也有七八分钟,加上自己被怪物拖进体内,还在那幽闭的空间内呆了不知多久,怎么才过去了1o分钟?难道说在那个空间里,时间真的是停滞的?
  苦笑着摇了摇头,秦风甚至没有心思去追究为什么怪物会那么简单地被自己消灭,还有,它体内的三个消失的脏器,又和自己在那个空间里看见的三体恒星系统有什么关系?难道说自己用数学符号复制了那个天体系统,竟是造成怪物真正被消灭的原因?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秦风扑到放置的衣柜前,用数据线将连接在电脑上,跳过自己知道的情况,直接从自己被怪物吞噬后看起,看了看时间,仅有两分多钟——
  屏幕中的磁暴仪安静地摆放在桌面上,代表着启动成功的黄灯微微闪烁着,那根连着电线的“炮弹”,成功穿透怪物的表皮插入内部,且无巧不巧地正中那个橄榄形的脏器上,淡蓝色的黏液从伤口不停流出,已经快流满了大半个房间,蓝色的黏液已经沁到了脚面,奇怪的是本应该瘪下去的怪物,竟只是化为一个缩小了一号的球形。而且秦风敢保证,那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完美的球形。
  可惜的是,连着那球形内部铁棒的电线,以及被触手拖进去的秦风却让这个球体更像一个孕育生命的巨大子宫。那三个形状不同的脏器正在球体内不停地运动,那是秦风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三体运动,只是那个橄榄状的脏器上面还插着跟带电线的铁棍,多少破坏了些和谐的美感,而且带着电线的它运动的路线也很受限制,远比另两个脏器的活动生涩。
  它想表述什么?
  观察了一阵,秦风突然有了一种荒唐的直觉,这个怪物,或者说这个包含怪物三个脏器的球体,似乎想向他传达某种信息,可惜那个时候的他正在怪物体内为生存挣扎,甚至已经开始在绝望中抓向带电的铁棍。
  秦风突然感觉自己先前似乎冒失了,一个以在地球科学家看来无解的三体运动作为交流手段的生命体,它的智慧已经高到了什么程度?可转念一想,难道就因为对方智慧高,自己就该老老实实地被“吃”了么?
  视频继续向前流动,他清晰地看到,屏幕中的自己在抓住铁棒后似乎昏了过去,然后肌肤开始大片地溃烂,甚至连内脏也隐隐可见,而暴露在蓝色液体中的内脏,在他似乎要大叫时吞咽下去的液体合围下,组织结构纷纷开始崩溃分解,被那些可怕的液体转化为同质的存在——这样的情形让他毛骨悚然,下意识地检查自己身体,却连一个微小的伤口也不见,连先前断裂的肋骨也完好无损。
  再看看流淌一地的蓝色液体时,却呆住了,那些液体竟飞地失去代表生命的光泽,然后干锢变色,最后竟全都成了一层薄薄的灰黑色的粉末,连那张原本坚韧无比的表皮,也脱水变硬接着开始龟裂,颜色更是成了毫无生机的黄褐色。
  不再管这些变化,秦风继续观看拍摄的视频,尽管看着自己被“融化”无疑是种痛苦的折磨。那个球体里面,就在他整个人几乎都快被吞噬时,从脑部突如其来的的闪光却让形势瞬间改变!
  那点闪光,先是幼小地一团,但很快分裂为两个,接着相互拉扯撕裂,彼此分裂出的一小部分又组成第三个,当三个光团出现时,一个新的三体系统形成了。随着它们的绕转运动,那个变成球体的怪物似乎极不甘心地一阵蠕动,似乎在本能地害怕,也像是在期待。
  三个光团从他的额头飞出进入怪物的三个脏器,从脏器中流出的物质开始旋转着飞快地修补秦风残破的身躯,尽管蓝色液体吞噬的度很快,但还是比不上那三个脏器的修补,甚至连部分蓝色液体也加入到修补的行列中去。修补每完成一次,脏器就缩小一圈,等脏器只剩下一层皮层而消失时,那三个光团赫地钻回秦风脑海消失了,那些蓝色液体,也再不能对秦风造成伤害。
  这一切,只有四十多秒。
  接下来就是秦风醒来,用铜线撕开怪物表皮,但那个时候,很可能失去脏器的怪物已经挂掉了,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自己能轻易地撕开那生命体的表皮,。
  自己现在的身体竟可能是那生命体的脏器组成的?秦风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难道,难道说自己也成了怪物?
  虽然心底隐隐地感觉到,那个奇特的生命体很可能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一种智慧生命,但秦风还是无法释怀。何况,就算是智慧生物,但不停地吃人也和怪物没什么两样,怎么说自诩为万物之灵的人类是没多少甘愿变成那样子的。
  但自己似乎也得到不少好处,感官比以前敏锐了不说,就连脑子,也似乎好用多了,秦风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在计算能力上有了质的提高,难道说,在那个空间演算三体的运行轨迹的能力,竟能带到现实中来?那自己不就是一台人形电脑了么?还是巨型机那种!
  就在他患得患失时,一束强烈的光线从窗外射了进来,接着是整齐划一的快脚步声,已经变得无比敏锐的五感,让他能轻易听出那是四十多个经过严格训练的军人出的,而远处,甚至隐隐传来螺旋桨的轰鸣。
  警察,还有那些省上的特派员来了么?
  秦风突然一阵烦躁和恐惧,他可不想自己被当作怪物切片研究,几乎想也没想,他飞快地删除电脑中的视频,甚至把这个分区磁盘格式化了一遍再建立同样标题的新文件,里面存储的一些有用资料也顾不得了。接着取出里的记忆卡,想了想把它放在桌上,拿起旁边的焊枪,毫不犹豫地抠动开关,这块才买了几个月的记忆卡就在短短几秒内化为焦炭。
  有条不紊地关闭了电源,又拿起铁锤狠狠砸向那台立了大功的磁暴仪,刚砸了几下,门被撞开了,那台上百斤的车床可笑地歪在一边,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秦风,一个低沉的声音喝道:“不许动!”
  秦风绝对没有与国家机关对抗的念头,乖乖地放下手中的铁锤,拍了拍身上沾染的蓝色液体干锢后化为的灰黑粉末,对他们微微一笑:“别紧张,小心走火。”
  五六个武装到牙齿的士兵冲进屋子,小心地四处搜查,其中两个有些粗暴地将他按在墙上,开始搜身。秦风眼中闪过一丝冷芒,不管怎样,身为受害人的自己似乎不应该被如此对待。但心下同时奇怪,这件事不是警察在负责么,怎么会牵扯到军队?从小接触过特种兵的他明白,这些行动果断的彪悍军人都是最精干的特种军人,只怕与父亲身边的那个保镖张哥有得一拼,也不知道父亲当年是怎么得到张哥那样的军队高手效忠的。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