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章 吞噬?

首页
  第四章 吞噬?

  秦风呼呼地喘着气,低声叫骂着,额头早被汗水布满,若是电磁炮对它造不成伤害的话,自己最后的依仗可也没了,刚才虽然是试探,可也已经用尽了全力,却连它的表皮都不曾刺破,房间里也再没有什么趁手的武器。
  那些触手胡乱舞动着,突然齐齐朝身体里一缩,然后前端出现两个拳头大的小包,一阵抽搐后猛地爆开来,两根比先前粗了两三倍的触手如章鱼般向秦风卷了过来。
  果然没有料错,具有部分变形能力的怪物能让触手伸长!这恐怕也是被接近了的“猎物”无法逃脱捕杀的原因之一吧。
  飞舞的触手眼看就到眼前,秦风几乎能清楚地瞧见上面带着吸盘的细小突起,一股灼热地气息带着丝丝腥气已经迎面而来——躲不开了!
  秦风的身子一阵瘫软,几乎就此放弃抵抗,他能够感觉到一根触手如铁钳般牢牢卷住自己腰际和胸部,用力之大防佛连肠子都要给挤出来,被抓牢后,秦风感到自己似乎正被触手往门边拖去。另一根触手却将自己的头脸绕了几圈,虽然力量不大,但却难免有些喘不过气,而对即将到来的死亡以及未知事物的恐惧,更让他几乎窒息,连被触手卷住头的恶心感也没了。
  触手上带着的灼热没有先前铜棒传来的那么夸张,可也让秦风的脸上慢慢起了水泡,只是被触手死死缠住,产生的水泡又很快破裂,疼痛让他稍微清醒了些,几乎是下意识地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先是一阵轻微的机器轰鸣,接着是空气被撕裂的声音,随着“噗”的一声防佛水袋被刺破的声音响起,胸部传来的力道就像是被巨蟒给缠住了,甚至能清晰地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然后一股巨大的拉力将自己轻易地拉着向前。不过两三秒钟后,秦风感到自己仿佛进入一团黏稠的胶状物中。
  是那怪物的身体!秦风顿时吓得魂飞天外,先前门外传来的吞咽声以及那些失踪之人骨肉全无的传言立刻涌上脑海,不由得拼命挣扎,可在怪物几乎无穷的力量面前,他那点挣扎却对现状没有半点改变。
  突然身子一轻,头脸和腰部的触手都松开了,更是感觉到一阵仿若回到母体的温暖。可以呼吸了么?几乎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秦风大口地吸着气,可吸进来的却是带着甜腥味的液体,呛得他连连呕吐,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这一机灵,人似乎清醒了些,迷茫而艰难地睁开眼,现自己似乎正处于一个装满淡蓝色液体的不规则容器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充满液体的狭小空间内,竟没有被溺的感觉,身子周围更有三个大小差不多的球体不停绕自己旋转运动。
  巨大的恐惧立刻填满心头,他意识到这正是那怪物的体内。自己……自己竟被它“吃”了!
  可是,为什么还没死?先前房东遇害不过是一瞬间的事,为什么自己竟还能保持意识?
  正在疑惑时,一个球体移动到自己眼前,与另两个球体不同的是,上面插了根黑糊糊的短棍,仔细看时,竟是自己匆忙中拼装起的电磁炮的“炮弹”——作为滑块的铁棒。
  想来这枚连着电线的“炮弹”,成功穿透怪物的表皮插入内部,且无巧不巧地正中这个脏器上,铁棒尾端的电线幸运地未被撕断,尤自闪动着电火花。这又吓了秦风一跳,三千伏的电压不是闹着玩的,自己竟然没事,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对方的体液是完全绝缘的,也就是说原本预料中能对它造成伤害的“电”几乎完全没有作用,自己做的一切几乎白忙活了。
  心中突地一动,顺着电线的方向,秦风找到了怪物被电磁炮击穿的伤口,在怪物内部拼命游动,似乎不断地有液体从那个伤口流出,但不断蠕动生长的伤口明显有着强大的自愈能力,液体流出的度已经越来越慢,相信不久就会全部愈合,虽然那上面还连着根三毫米粗的铜线。
  那怪物突然又是一阵蠕动,在内部的秦风像是大海中的小舟一阵翻滚,与蓝色液体接触的皮肤更是一阵酸痒疼痛,部分地方甚至隐隐出现溃烂的迹象,此时的怪物,更像是一个巨大的胃囊。强烈的恐惧像毒蛇般缠绕着他,他不敢想像自己被这个怪物吞噬后,还要在清醒无比的情形下被慢慢消化并成为对方的养分,对这种死法的恐惧,让他几乎是带着深沉的绝望抓向那根带电的铁棒!
  强烈的电流透过手臂击向全身,在电流刺激下,秦风的身子忍不住一阵抽搐。可是电击带来的痛苦还没过去,一阵深入骨髓的剧痛却又同时传来——那是从皮肤到内脏,毫无例外的巨大痛苦,似乎全身的细胞都在那个瞬间被完全撕裂,然后又被强行糅合挤压在一起,随即又开始新一轮的撕扯,而每一个轮回,越来越敏感的神经都能体会到加倍的痛苦。
  可是这样巨大的痛苦却没有另秦风晕过去,相反意识竟是无比的清醒,想要大声吼叫舒解哪怕一丁点疼痛,可一张嘴却只能吞咽下大口的滑腻液体,然后疼痛会从内至外的加剧。
  秦风多少有些明白了痛苦的根源,很可能与怪物体内的淡蓝色液体有关,也许自己正在被那些液体“消化”,只是那种防佛细胞被无数次的分解再重组的过程,让他对自己的处境有些疑惑。
  死就死吧。知道自己不可能改变现状,秦风反倒安定下来,心中更有了解脱的快感,终于要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了,还有这该死的怪物,难忍的巨痛……
  秦风感觉意识正一丝丝地抽离身体,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母亲!
  似乎是来自天国的幽远光线,在蒙胧的意识中交织成一副美丽慈祥的容颜,站在当年那个干净整洁的小院子中,扎着围裙温柔微笑的形象,仅仅是属于这世上独一无二的母亲。
  真的要见到你了么?要离开那个花心的父亲,自己住的这个狗窝般凌乱的实验室,回到当初那个温暖的家了么?
  秦风几乎下意识地张开怀抱,去拥抱儿时的温暖与幸福,却突然陷入一片漆黑中,无边的幽冷与黑暗,将秦风在片刻间从天堂打落地狱,那样的死寂,恐怕也只有真正的地狱才具备的气息,在这样的空间里哪怕多呆一秒钟,秦风也觉得难以忍受,现在他开始无比怀疑先前的剧痛来,至少,那还能让他感觉的自己的存在。
  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吗?要不然刚才怎么会看见母亲?很想大笑几声,似乎没做过什么坏事的自己,死后竟也要坠入最幽深的地狱么?
  在无边的黑暗中不知道呆了多久,如果不是不断地靠对儿时的回忆来打时间的话,秦风几乎要就此疯。如果硬要说有什么收获的话,那就是对父亲的恨意已经淡了许多,毕竟他对母亲和自己都还是比较关心的,只是母亲去世后,自己一直刻意地抗拒着他的关怀而已,也只有在这个绝对黑暗寂寞的空间里,自己才会下细去思索平时根本不可能想到的问题。
  比黑暗和寂寞更令他恐惧的是,他完全感觉不到饥饿或困顿,甚至,连对自己身体的感知也完全丧失,难道,自己真的成为这个幽闭空间内的亡魂?
  对光源的渴望,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强烈,当这样的执念累积到一定程度时,在黑暗的最深处,仿佛鸿蒙初开之时的景象,竟真的出现了一点光源!
  本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但心念刚刚一动,秦风竟已到了那光点附近,这才看清,那所谓的光点竟是一个巨大的熊熊燃烧的火球。
  太阳!对物理学有着浓厚兴趣的秦风,自然很容易就认出了眼前的火球,其外观如同一颗如正散着光热的太阳般的恒星,只是隔了不知道多长的距离,在自己“看”来它只有直径七八米的样子。但是无论秦风怎么努力,都无法再向前挪动哪怕半步,似乎有一层无形的罩子,将自己与那颗恒星远远隔开,自己虽然可以在这个罩子外围任意地随着心念移动,但对罩内的空间却无能为力。
  罩子内的那颗恒星不停地运动,但星体固有的运动特征,让秦风得以轻易捕捉它的轨迹,宇宙中单个恒星的运动方式,也就那么几种。
  太单调了,看了一阵,秦风索然无味地出这样的感叹。
  然而,还不等他转移注意力,远方又是一个光点出现,等它渐渐移近,秦风才现那是一颗与先前的恒星相差无几的另一个星体,为了区别,他在心中暗暗将这个星体编为“2号”。两颗恒星像是相互吸引似的,绕着对方进行更复杂的运动,不久后就组成一个相互绕转的稳定恒星系统——双子星系统。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