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章 怪物?

首页
  第三章 怪物?

  接着秦风在道轨上放置了一根十二厘米长尖端呈锥形的实心铁棒作为滑块,再将线路与磁暴仪的控制系统连接在一起,又转过身迅地调出以前做道轨式电磁炮时的数据参数,稍加修改后录入到那个新建的数学模型中……太过庞大的精神压力,反而让高度紧张的秦风专注异常,这一切竟是无比的快捷与顺利,一台简陋的道轨式电磁炮渐渐成型。
  又在门口牵了几根铜线接在电源上,三千伏的高电压足以让任何6地生物失去战力,布置好了这一切,又回到电脑前检查数据是否有误。还不等他松口气,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是人?
  不容多想,脚步声已经靠近门边,接着敲门声响起。“谁!”秦风心一紧,正在进行最后调试的数据差点就输入错误。“是我,你周叔……它来了,快开门,快开……啊——”门外房东的叫喊惨叫一声后突然中断,然后传来细微而奇怪的“咕噜、咕噜”声,就像……就像是有人在吞咽流质的食物!
  室内的灯光亮得晃眼,但秦风没有看到门缝处有血迹出现,只有一小滩淡蓝色的黏液流进来,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着诡异的滑腻光泽。
  “怪物!?”秦风心头闪过一个念头,强行让自己不去多想,但上下牙却控制不住的不断碰撞——它就在门外!
  “砰!”门外传来巨大的撞击声,他甚至能感到整个房屋都在轻微晃动,又是几下撞击过后,对方似乎明白这样的撞击只是徒劳,随着一阵几乎细不可闻的“沙沙”声,天地间突然静了下来。
  可秦风丝毫不敢大意,拿起剩下的那根一米多长的铜棒,紧张地在上面缠着绝缘胶布。因为多次试验失败的缘故,他可不敢保证这台临时组装出来的电磁炮一定能正常运转,若是没被怪物吃掉,反而让还有一个月才满18岁的自己死在自造仪器的电击下,那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像是想起了什么,秦风在柜子中一阵乱翻,最后拿出一个家用来,还好上次充满了电却没怎么用,虽然过去了一周,但怎么也能拍个把小时。
  刚把打开调整好角度摆放在衣橱里,玻璃破碎的声音打破了寂静,秦风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虽然这里只是二楼,可窗户却几乎没有任何可供攀爬的地方,那东西是怎么到窗外的?而且,它只试了几次就懂得从窗户绕进来,至少说明它有着相当的智慧。
  一个难得而可怕的对手!
  这样想着,可手心早沁出的冷汗,下意识地握紧了铜棒。现在再调整电磁炮的轨道,显然已经是来不及了,只有想办法把那东西引过去,既然存在智慧,至少有上当的可能,不用担心那东西一来就毫无理智的杀戮。
  一根拇指粗细的触手从窗外伸了进来,来了!秦风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看准那触手,毫不犹豫地一棒砸了过去。
  触手诡异地一晃,秦风以为必中的一击顿时落空,一颗心整个沉了下去,这玩意儿,比想像中还难对付。
  那支触手却并不趁胜追击,反而在墙边摸索了一番,最后竟灵巧地卷住那老式的窗户插销,轻轻一下拔了出来,随后优哉地缩回。
  此时秦风的嘴张大得几乎能吞下一个鸭蛋,虽然知道对方很可能具有智慧,但也没想到竟聪明到这个地步。
  “咯”地一声,窗户被推开,先是几条与先前一模一样的触手伸了进来,可秦风再不敢冒失,握紧手中的铜棒一步步朝门边退去。一大团仿佛果冻般的半透明胶状物,十分艰难地挤进来了一些。它的体积实在太大,但很快调整自身的形状,像一股黏稠的泥浆般“流”了进来。恰好靠窗的地方是秦风的单人床,自己睡觉的地方竟被这样恶心的一团东西给占据了,秦风心中的愤怒在那个瞬间大过了恐惧。
  借着屋内充足的光线,加上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秦风总算看清楚这来历不明的怪物了,它有大半张床那么大,不停蠕动的身体像极了一个不规则的巨大土豆,二十多根细长的触手分布在“土豆”四周,尤自不停舞动,身下分泌的淡淡蓝色黏液已经将床单打湿,甚至有一些已经滴在地上。如果没有那些触手的话,相信曾狂迷过一段时间网络游戏的秦风已经惊呼出一个词:史莱姆!
  可是这个身上布满两米多长触手的奇特生物体,与其说是那种游戏中的低级p,还不如说更像是一个被放大可千万倍结构简单的单细胞细菌:长长的触手犹如鞭毛,透过那半透明的身体,中间部位那个勉强可以说是球形的器官,怎么看也像是细胞核,而那球形器官下面那个仿若一粒巨大胶囊的脏器,却怎么也逃不了线粒体的嫌疑,只是另一个橄榄大小的器官不知道有什么用。
  望着这个闻所未闻的巨大“细胞”,秦风心底暗暗盘算脱身之策,先前听房东夫妇的惨叫都是突然中止,证明眼前这家伙绝不会如表面看去这般笨拙,相反肯定还有能一击致命的杀着,而且这家伙十有**和那十几起失踪案件有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以前失踪的人都是在户外遇害的,怎么轮到自己就例外了呢?
  低头看了看脚下的蓝色黏液,回想着刚才的吞咽声以及对失踪者状态的描述,秦风心中一寒,莫非……莫非这家伙竟能快地吞噬血肉并转化为自身需要的养分?
  脑筋飞快地转动着,受害人的衣服财物体都没事,也就是说对方只能吞噬生命体,至于无机物却没有办法,由此看来它的身体仍然是与这个世界的所有生命一样,是由有机物构成的,从那散出的略带生鸡蛋腥气的黏液气味看,它的构成应该与大多数生物差不多,主要是蛋白质和水,也就是说,要对付这个可以简单变换形态的家伙,或许枪炮不一定管用,但电肯定会是一样不错的武器。
  或许是已经吞噬了两个人,这怪物对秦风并没有急着进攻,这样的难得的时机给了秦风应变的机会,一边仔细观察正自缓缓移动的怪物,一边飞快地拉下电闸,将原本接在门边的电线扯下,拿下电磁炮道轨上作为“炮弹”的短铁棍,在铁棍尾端接上那十余米长的铜线后又重新放了上去,电线的另一头同样接在电源上,这样只要他合上电闸并启动电磁炮,这枚带着三千伏高电压的“炮弹”,会让任何生命体都好好“享受”一把。
  在野外真正投入使用的电磁炮,其初甚至可以达到数千米每秒,而拖着上千米的电线,大大降低度不说,光是如何保证在那样高的度下使电线不至被撕扯断裂,就是一个十分教人头疼的问题,因此实战的意义几乎不存在。所幸现在是在一个极端狭小的空间内,仅仅只有几米的距离,否则这样的设想绝不可能实现。
  那团细胞般的生命体缓缓蠕动着,秦风甚至有了种错觉,对方竟似在观察自己,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现它有视觉器官。而那仿佛实验人员面对小白鼠般的“观察”,除了让秦风感到深深的恐惧外,更多的是不安,往前走了几步,竟主动用手中的铜棒去撩拨那怪物的触手。
  触手稍稍后缩,随后有四五根缠了上来,秦风下意识地一退,但手中的铜棒却已经被其中两根触手牢牢抓住,正要使里回夺时,一股浓烈的焦臭味传来,铜棒上冒起一团黑烟——是绝缘胶布被点着了。
  它可以出热能!
  脑子中这个念头刚刚闪过,还来不及松手,一股灼热从铜棒透掌而入,秦风惨叫一声,然后一咬牙将铜棒抵在胸前,猛地向前一冲。防护服虽然能很好地隔热,胸口只是被抵得有些痛而已,可是没戴手套的右手手掌却早已经被烫得皮开肉绽,刺骨的疼痛反倒让秦风更加清醒,利用整个身子冲击的力量,将铜棒全力向眼前的怪物刺去。
  如同抵在一团毫不受力的棉花上,那怪物的表层向内凹进去近半米,可惜却没有扎破它的表皮,那看似不起眼的透明皮层,竟有着惊人的韧性。
  松手,后退,拉下电闸,退往墙角拿起磁暴仪的遥控装置,几个动作一气呵成,中学时与父亲身边那个退役特种兵保镖学的技巧总算派上了用场。
  从一开始,早就推算出对方弱点的秦风压根就没有想到刚才的攻击会有效果,那不过是激怒对方的诱敌之策。虽然吃了这么大的苦头还是他始料不及的,可惜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考虑那么多,保住小命要紧。
  果然,刚才的举动已经深深将怪物激怒,整个身体蠕动着徐。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它就到门边了,那简陋的电磁炮所对着的方向,正是那该死的门边。
  再近一些啊,畜生!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