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八章 秦风的亲友团

首页
  第十八章 秦风的亲友团

  (从试读榜上下来了,新书榜的竞争又异常激烈,雨落总是在九、十位的地方徘徊,危险得紧啊。拜托大家多支持了!)
  看着不远处那栋熟悉的别墅,这是自己两年来很少回的家。自从母亲死后,在秦风自以为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后,就再也没有从这里感受过家的温暖,虽然这个家,从来就没有拒绝过他的归来。
  从绿柳研究所回到梓川后,秦风告别了送他回来的战士,在研究所的最后几天,秦风除了配合研究所的一些数据分析和基因采集研究,最多的是和柳冰月常在一起,其次便是和这些特战师的战士打成一片。
  老实说,秦风虽然不太喜欢特工,虽然他自己勉强也挂着特工的名头,但他对于军人还是非常尊敬的,这可能大多是因为爷爷的教导,以及老爸身边那个身手相当不错的保镖张哥。正因为如此,在和那些特种军人的交流中,秦风强悍的实力和迅捷的身手,同样大大地赢得了负责保卫研究所的特战部队战士的好感。
  军队本来就是一个尊重强者的地方,而像秦风这样外表不怎么样,但实力上却实实在在地算是强者的家伙,自然会让战士们服气,加上他没有什么架子,又是少尉军官,和战士们建立起相当友谊,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开车送他回来的战士大刘,就是最佩服他小小年纪就有一身好本领的战士之一,本来他是很想请大刘到家里坐坐的,可是这个坚定执行上级任务的军人却以不打扰秦风家人生活为由拒绝了,然后带着几分不舍,却又十分坚定地返回了研究所部队驻扎处。
  按响了门铃,开门的他的继母沈雪,这个优雅的女人看见秦风时愣了一下,然后高兴地大叫起来:“老秦,快出来,咱儿子回来了……”然后一把拉过秦风嘘寒问暖。
  秦风这几天突然的失踪,加上在他住的地方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以及随后的威胁电话,都让一家人对秦风的安危深深担忧。尽管前几天秦风打了一个电话回家报了平安,可是后来因为研究所规定的缘故,就再也没有和家里通过电话,这还是让秦唯明和沈雪担心不已。
  秦风注意到沈雪喊父亲出来时,说的是“咱儿子”,而不是“你儿子”,这个小小的细节让秦风的心一震,虽然没说什么都,但对这个继母的观感,还是改变了不少。至少,虽然还谈不上亲近,但和父亲解开心结后,也不再将这个继母当做仇人看待了。
  楼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秦唯明几乎是用最快的度从二楼下来,然后跑到门边,看着门口默默站着的儿子,秦唯明的眼眶有些湿润。这一个多星期,他公司的业务几乎完全停顿,若算经济损失的话起码是几百万。但是,一直担心儿子安全的他却顾不得这么多,至少四处托人找关系想知道儿子身上到底犯了什么事这么严重要出动军队。
  可是,面对秦唯明的请求,一听此事和军队沾边,再加上似乎上面打了招呼,所有人都对秦唯明的请求避之不及,就连以前称兄道弟说是不管什么事都两肋插刀的几个所谓老朋友,也一脸阴翳地劝说他最好不要再管儿子的事了。
  可是他不能不管,那是他的儿子,他秦唯明唯一的儿子,那个一直与他相濡以沫的妻子留给他的唯一骨血。他从来不曾知道,那个叛逆顽皮的儿子,在他心中竟然占据着那么大的分量,只要能换回儿子的安全,他真的会像那天在电话里说的一样,不惜付出一切代价,哪怕是他曾视若生命的事业!
  而现在,他位置牵肠挂肚了儿子,终于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惊喜来得太快,他甚至忘记了上前相认,只是在离秦风几步远的地方停下,呆呆地看着秦风,好半天才吼出来:“臭小子,终于晓得回家了……”
  “爸……”秦风哽咽着喊了一声,然后走上前去,一把抱住明显没了以前的意气风,显得有些苍老和憔悴的父亲,低低地说:“爸,我以前错了,今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和这个家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秦唯明抱着这个比自己还高出七八厘米的大男孩,老泪纵横。有多长时间没有抱过自己的儿子了?居然都比自己还高了!这个时候,什么事业,什么地位权势,都被他远远地抛在一边,这些东西全部加起来,也没有和儿子团聚重要!
  一旁的沈雪也是双目含泪,能进入这个家庭,她也是有着极大的压力的,本来她是希望通过自己的真诚和努力来赢得少年的好感和承认,但她没想到少年叛逆的心态居然严重到了要离开这个家的地步,因此丈夫一直以来的郁郁寡欢让她非常内疚。现在,看到父子两个因为那件看起来无比严重的事情而前嫌尽释,作为这个家一份子的她,是流的高兴的泪。
  她有理由相信,要真正融入这个家的梦想,似乎不是那么遥远了。
  三天后,充分享受了和家人的团聚,秦风回到了学校。虽然秦风以前也经常找不少理由旷课搞自己的研究,可是连续两周不来上课的情况还是绝无仅有。还好秦唯明亲自出面向校方说明情况,当然,是经过加工了的情况,很快,秦风个生活似乎又恢复了正常,除了,同学们看他时,那略带诡异的眼神。
  课间休息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来到秦风面前,看着那小山似的身材,秦风的脸上突然现出温暖的笑意。
  “胖子……”
  胖子叫徐乐,是秦风从小到大的死党,也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除了徐乐之外,秦风最要好的朋友就是绰号“小刀”的王明。因为小刀用刀的确出神入化,渐渐地大家也就忘记了他的本来名字,而是叫他“小刀”。那是个外人眼里的街头小混混,但是只有秦风知道这个外表冷漠的少年,其实比任何人都渴望温暖。这个一脸冷漠的少年,除了秦风和胖子外,几乎谁的面子也不卖。
  但是,渴望温暖的小刀有时候却很冷,尤其是有一把短刀在手的时候。这一片的大小混混中,几乎没有人敢单独面对手中拿着刀的王明,就算是一些混混头目也一样。道上传说四年前,小刀十二岁的时候就捅死过人,但是否如此却不得而知。
  和小刀相比,胖子徐乐的同样生猛,在他笑眯眯的和蔼外表下,战斗力却绝对不在手拿短刀的王明之下,光是那一身过一百公斤的体型就足够唬人。可实际上,胖子的身手却和他的身形完全不符,据他说是因为学了点家传武功的步伐的缘故。
  对这个说法两人都嗤之以鼻,但有个事实却不容否认,那就是所有和胖子干架,以为他人胖就不灵活的家伙都曾吃过极大的苦头,而胖子那一身肥肉基本无视锐器外的打击,更是让他如虎添翼。秦风曾开玩笑地说,如果胖子的体重能成功降低一半,那么他可以轻易地拿体操和短跑冠军。
  换了以前,秦风是三个死党中身手最差的,如果不是跟父亲的保镖张哥练过一段时间,他甚至每次都只能成为拖另外两人后腿的可怜虫。
  不过现在,以秦风相当于4、5个正常男性的体能,加上控制自身线粒体所获得的短期恐怖爆力,就算胖子和小刀加起来也未必是他的对手,这也让常受两人“欺负”的秦风有一种和两人再打上一架的跃跃欲试的感觉。
  徐乐的胖手在秦风的桌子上重重一拍,恶狠狠地说:“疯子,这段时间到哪去了?怎么什么消息也没有?”
  疯子是秦风的外号,除了他名字中带了一个“风”字的缘故外,还在于他打架时有一种疯般的执著,有时候甚至不见血决不罢休,虽然他原来的战斗力和两人相比要差上老远一截,可是那疯般的打架方式,却教人头疼,因此才有了这个绰号。
  不过现在,秦风对于打架这种事情早就失去了兴趣,不说以前那么疯大多是为了气气老爸给他找点麻烦让他善后,光是他现在的实力再欺负下高年级同学和小混混也没什么意思。当然,马上他就升入高三,自己也算是高年级同学了,难道要他这个未来伟大的科学家,去欺负比自己还小的小同学不成?
  “改天再说吧,这里不方便……”秦风淡然一笑,有些事他或许不会对那些科研人员透露分毫,但对自己的两个死党,还是可以说出部分真相的。
  自己要想创建出相应的势力,有能完全信任的人作为班底,这是必不可少的,而胖子和小刀,无疑就是这样的人。更何况,在秦风的心底,这两个死党,是除了心爱的女人外任何东西都可以分享的兄弟,对于他们,许多事都没有隐瞒的必要。
  胖子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压低了声音,但脸上还是保持着那可以称得上憨厚的笑容:“赵凯那龟儿子最近又开始缠着小茜,前天还跟踪她回家,这家伙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你要是再不回来,我未来的嫂子,你的媳妇儿,可就没着落了。”
  秦风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冷笑着说道:“看来,这小子上次得到的教训还不够深刻,这次必须给他一个彻底的难忘的教训,让他一想起骚扰楚茜,就会感觉陷入噩梦!”
  胖子眼中闪过兴奋的光芒,一身肥肉似乎都在哆嗦着,疯子说要彻底地教训一个人,这是多久没有的事情了?即便对于他来说,这也是个看看对方身手有没有进步的大好机会。太久没有好好的运动,他可不想自己身上的肥肉越长越多。
  “那么,叫上小刀吧,不过不许小刀那小子出手,不然事情就大条了!”
  “当然。毕竟是同学嘛,动刀动枪的多不好,咱们可都是斯文人!”
  胖子憨厚地笑着附和,在上课铃声中,一步一抖地走向自己的桌位。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